欢迎来到爱玩网,独一无二的你快来取一个独一无二的昵称吧!

凯恩之角 Diablo传说·诅咒宝石:修道院攻略(上)

Diablo传说·诅咒宝石:修道院攻略(上)

本文为论坛玩家创作的暗黑破坏神同人小说,剧情承接2代结局,在世界之石带来的大爆炸十年之后,曾经惊天动地的战斗成为世人们辛劳之余的传说,一个围绕着诅咒宝石的凡人故事,就此开始。在上一期的故事中,抵达新崔斯特姆的修洛,终于理解了自己的父亲,并作出了选择:对抗黑暗!

修洛·风步的回忆

和凯恩老师早年的经历有些相似,其实,我早在与托格尔一同去往卡尔蒂姆的路上,就已经见识过恶魔的行径了,只是当时它们狡猾的躲藏在已死之人的躯体里,又用残忍的手段折磨着已然惊慌失措的人们(包括我在内),我就更加无法过多的思考,从而认清它们的真面目了。

强盗、杀人犯,这些代名词一直都是我给他们的身份,也是我一直欺骗自己的理由。

托格尔一直因为自己当年的逃跑行为对我心怀歉意,其实我并不能责怪他,面对恶魔的残忍——即使披着人皮,它们的所作所为也是让人不寒而栗的,有胆子逃跑已经证明了托格尔的勇敢,我亲眼见证了包括我在内的其它难民们被恐惧攫住心灵后连脚都迈不动的惨状。

如果用“残忍”来形容他们攻击车队的行径的话,那在大本营里对我们的折磨,简直就是地狱。他们是一群秩序很好的恶魔,当然,那时我只认为他们是变节的佣兵。他们每天挑选一人,将人绑在布满尖钉的刑架上,绑着双手双脚的绳子又另外连接着刑架末端的轴承,每个轴承的机关里都关着一只老鼠,开始时我以为他们要进行拷问,但他们一语不发,只是用蜡烛熏烤着轴承机关里的老鼠,老鼠耐不住热便开始乱跑,接着机关就会带动轴承转动,随着被绑囚犯的四肢被越拉越长,恶魔们看着渐渐痛苦的受难之人便开始发笑,骨节和肌肉被拉长到极限便会撕扯断裂,伴随着恐怖的笑声,只有令人恐惧的惨叫。只有一种方式可以提前结束这痛苦,那就是用尚可活动的头颅猛撞脑后的尖钉——只有死亡可以结束这痛苦。

然而,最凄惨的并不是刑架上的人,而是剩下的。剩下的人无论多么难过都要被逼着目睹这地狱的惨状,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轮到自己。库鲁芬德,一个本来充满希望的男孩子,单纯的他每天都祷告着、盼望着大天使奥利尔能够下凡来拯救我们,直到他的父母被一同拉上刑架,他紧咬着嘴唇,直直的盯着行刑的全过程,眼睛一下都没有眨,一滴泪也没有流。那天起,他便对希望与天使只字不提,每次行刑,他都会像那天一样,毫不眨眼的看完全程,我无意中的一撇,从那双通红的眼中看到的只有仇恨。

我和库鲁芬德都是幸运的,在噩运降临到我们头上之前被救了出来。那天,一道金光击碎了关押我们的地牢大门,随后无数支箭矢从门破之处射入,每一支箭都准确的钉在了人皮恶魔的要害之处,伴随着箭矢的呼啸声和恶魔的惨叫声,一阵听不懂的吟诵传入了我们耳中,所有囚犯的惊慌之情瞬间便稳定了下来——来救我们的并不是天使,而是一支猎魔人小队和一位武僧。猎魔人的领队带走了库鲁芬德,“你好,我是火之箭维沙利亚,我也曾像你一样失去了一切,像你一样心怀仇恨放弃希望,如果你愿意,你可以加入我们的队伍,我会训练你,让你掌握复仇的力量!”

忧心忡忡的看着他们的离去,死而复生般的我对将来充满了迷惑,这时一个沉稳的让人心感平静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困惑之人,你心中潜藏着暗影,”说话的是那位武僧,他缓缓走到我面前,双手合十道,“我是万神之志的践行者,如果可以,希望能够让我帮你祛除内心的黑暗。”

充满力量的邀请让我只能回礼致谢,“谢,谢谢,我叫修洛。”

“困惑之人修洛,愿我能助你聆听万神的教诲,我是一名行者,你可以叫我岩超。”

——修洛.风步

罗格之弓

“东门要塞是这片大陆上前往东方的唯一通道,曾经盲眼姐妹会的成员将其改造为修道院,她们在此招募成员,磨砺武艺,是一支对抗邪恶的强大力量,但曾经一度几乎被地狱魔头安达利尔——痛楚女士摧毁,好在后来被英雄们击败,在世人的帮助下,姐妹会的修道院又重新建立了起来,但现在,”凯恩讲述着修道院的历史,“修洛,经过你父亲的调查,我们才知道因为诅咒宝石的缘故,强大的恶魔再一次占据了修道院,甚至囚禁了姐妹会的先知阿卡拉,邪恶之徒们用尽手段,逼迫先知协助刚刚复活、尚且虚弱的安达利尔从诅咒宝石中吸取并恢复往日的力量,但阿卡拉用无比坚定的意志抵抗着,誓死不从,而罗萨也正是因为想要救她出来才被恶魔发现,好在现在诅咒宝石已经在我们手上,下一步,我们只需要救出阿卡拉,然后,”说着凯恩从箱子里拿出一个卷轴,“这个卷轴上承载着一个强大的结界咒语,但其中有部分关于盲目之眼 内容,凭我的知识无法完全解读,如果有阿卡拉的帮助,我一定可以完全施展这个咒语,将那尚未恢复力量的恶魔囚禁在修道院中,然后我们才有足够的时间召集世间的英雄们再次击败这里的邪恶。那么,莉娅,帮我们把地图取出来。”小莉娅一路小跑,到窗子下的小台子上取来了一幅大地图,凯恩在桌上将地图铺开后继续说道,“这是罗萨的外伤痊愈后,凭着记忆画出来的,我们先了解一下,然后我们再规划潜入和逃跑的路线以及全盘的计划。”

(注:盲目之眼:传说中亚马逊部落的神器,由天使莱姗德留下,拥有预知未来和远程通讯的神力。据传被当年离开群岛到东门要塞建立修道院的两姐妹带走,但未被证实。)

深夜,计划完成,四人围坐在凯恩小屋中破旧的方桌前,修洛仔细的回忆了父亲曾经教给他的所有知识,开始布置明日的计划,为了这次营救行动的万无一失。

“此次行动共分为四个步骤,调查和准备工作、潜入营救,撤退,最后凯恩老师和先知一起催动咒语设置结界,明天我们有一天的时间做最后的准备。

明天,我和凯恩老师一起到修道院附近进行最后一次实地调查,确认地形和守卫巡逻这些信息有没有变动,为营救行动作出准确的布置,行动日根据明天的调查情况再做决定。托格尔明天要找一个好的铁匠铺,为我们两个挑选合适的武器,另外联系上马科,找镇上的巧匠制作一个一人高的人偶,营救先知时用的到,还有让他找到镇上行动最为迅速的人,这个人不需要参加营救,但我们得为这个镇子着想,一旦我们的行动失败,他要在第一时间赶回镇上通知达尔顿队长,做好防守准备和疏散人群,以对抗敌人们的报复行动。”

凯恩慈祥的看着修洛有条不紊的布置着行动计划,内心甚觉安慰,修洛安排完第二天的行动时,莉娅跳了起来,“我,我呢?我也要迪卡德叔叔一块去!”修洛有些意外,望向凯恩,希望能从老师那得到建议,老人只是微笑着看着小莉娅,并未给修洛什么提示,修洛想了想,蹲下平视着莉娅的眼睛说道:“莉娅,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任务需要你来完成。我们潜入营救先知的时候,不可以带着赫拉迪姆方块,因为那里面存放着敌人最重要的东西,它绝不能够落入敌人之手,你是我们最能够信任的守护者,你来守护这件物品,直到我们回来,万一……”修洛又回头看了老师一眼,继续说道,“万一我们失败了,你就是西部王国里赫拉迪姆的最后传人,你要带着这件物品,到大海彼岸的吉库尔,去寻找那里的族人,警告他们,黑暗正在崛起!”莉娅看着认真的修洛,异常稳重的点了点头。

次日清晨,告别了睡眼昏沉的托格尔和正在梦中呓语的小莉娅,牵着向守备队借的两匹马,修洛随着凯恩一起走出了新崔斯特姆的大门,前往东方那座失落的要塞。

一路疾行,在一片昏暗的森林前,两人停下了马,“咳咳咳,”从森林中传出的阴郁气息让凯恩止不住的咳嗽起来,“到底是年龄大了,这点邪恶的气息都让我感到难受,咳咳”凯恩抬手指向森林,“这就是黑暗森林,曾经它是盲眼姐妹会武装力量——罗格们的训练场,那时,恶人们都不敢走进这片森林,因为他们完全无法预料,何时从何处会发出带给他们死亡问候的弓弦之声,只是后来……”

(注:罗格:又称萝格、浪人、游侠,是盲眼姐妹会的组织成员,以出神入化的箭术声名远播。)

修洛见凯恩停了下来,便接着问道,:“后来一只叫做安达利尔的恶魔攻陷了这里吗?”

“安达利尔,呵呵,”凯恩苦笑道,“她可不是‘一只恶魔’,她是‘痛楚女士’——地狱七魔头之一,当年从她的邪恶魔爪中逃出的只有一少部分罗格战士和先知阿卡拉,没想到如今有人竟会堕落到如此地步,居然打起了复活这柱魔头的主意!如果不是罗萨盗出了诅咒宝石,等到安达利尔从中汲取力量并恢复往日的强大后,必定会对新崔斯特姆展开攻击,到时,潮水一般的恶魔大军定会把这些年间人们辛苦经营的生活吞噬殆尽。”

凯恩口中那恐怖可怕的回忆,修洛曾一度认为,也可能是强盗或是恶人利用人们的恐惧心理编造出来的恐怖传说,但他此刻并没有说出心中的想法,因为老师的表情和父亲的信中所述,实在都不像是在说谎。二人定了定神,催马走进了这片黑暗森林。

一路无事,马上就要走出森林之时,修洛突然勒住缰绳,也伸手示意老师停下脚步,修洛将食指放在嘴唇上做出了禁声示意,然后扶着老师下马,伸手指向森林边缘的树荫之下,一片刚刚腐烂的白骨解答了凯恩的疑惑。就在修洛打算前去观察之时,随着一声不易察觉的崩弦之音,利器的破空声随后便至——一支羽箭牢牢地钉在了二人前方的树干之上,修洛马上回头朝弓弦声的方向看去,一位身穿皮甲,看似左臂有伤但依然英姿不减的小个子弓手,站立在不远处阴影中的树干之上正望向他们,修洛仔细一看,那弓手将皮甲、绷带和外露的所有身体部分都涂成了和黑暗森林一样的墨绿色,面部也没有例外,“两位先生!”一开口修洛才意识到这是一名女子,不等修洛答话,她接着说道:“森林之外的黑色荒地已被邪恶占领,不管你们有什么目的,都请回头吧,堕落巫师的强大力量不是你们所能应付的!”

“虽然姐妹会被攻陷,罗格组织已分崩离析,”凯恩不顾修洛劝说,大步朝那弓手走去,“但什么时候,区区一个堕落巫师,也配成为罗格游侠口中,所谓强大邪恶的代名词了!”修洛看着平日里走路都得靠拐杖的老人,此刻的背影显得异常高大。弓手听到凯恩的质问,低头思索片刻,毅然答道,“盲眼修道院再一次被邪恶击败,先知已然沦陷,罗格近乎全灭,只有我带伤逃出,我无法拯救族人,只能躲在这森林边缘抵御邪恶,虽然我不够强大,但我仍会用尽最后一丝力气,”说着停顿了一下,咬了咬牙昂头接着道,“直到死神将我带走!”

“孩子,”说话间,凯恩已经走近,站定之后,轻轻举起手中的拐杖,亲切的示意道,“你还记得我这个糟老头子吗?”

小个子弓手有些意外,仔细打量了树下的老人以及他举起的拐杖,一下子恍然大悟,老人酷似十年前的一位故人,虽然苍老的面容只让她觉得有一些熟悉,但那拐杖顶端螺旋交织的造型却是她无法忘却的希望之光。迅捷的身影从树上一跃而下,激动地看着老人说出了他的名字,“迪卡德.凯恩先生,”随后单膝跪地,捧起随身的猎弓,“在下冰之箭凯尔,罗格之弓听从赫拉迪姆差遣!”

凯恩扶起激动的罗格,修洛也走了过来,“你说你叫冰之箭?那你是否认识一个叫火之箭维沙利亚的猎魔人?”

“维沙利亚加入猎魔人了?”凯尔和凯恩两人异口同声的问道,“太好了,她一定是从东门逃出去的。”凯尔庆幸自己并不是唯一幸存的罗格,但一阵欣喜过后又不免难过,“她一定和我一样,认为自己是唯一一个逃出去的,所以才会加入猎魔人组织。

“嗯,不管怎样,她没有忘记自己的使命,仍在与邪恶战斗,”凯恩安慰道,“我们也不能放弃,我们今天来就是要弄清楚修道院的防御布置,准备营救先知阿卡拉。”

“是的,听你刚才提起了一个堕落巫师。”修洛接着问道。

“嗯,不是普通的堕落巫师,他是一个堕落成魔的法师。”凯尔红着眼盯着森林边缘说道。

插曲:修道院的重建与贾卡尔

凯基斯坦历1266年,盲眼修道院

“三年前,我们的姐妹莫雷娜曾协助一位英雄拯救了被恶魔恐惧笼罩的崔斯特姆,但自负的英雄天真的以为他能够用自己的身体净化地狱的力量,最终被‘恐惧’侵蚀。一年前,曾经被他拯救的家园,再一次被失控的他所召唤的恶魔彻底毁灭。也许是受体内的恶魔驱使,也许是他残余的人性带领他前来寻求盲眼姐妹会的帮助,不论什么原因,善良的先知阿卡拉接纳了他,并试图以修道院的力量协助他控制体内那份邪恶。但先知和英雄犯了同一个错误,低估了恐惧之王——迪亚波罗的强大,这柱魔神在修道院内成功的召唤了地狱七魔头之一的痛楚女士,安达利尔以及她的痛楚军团在我们毫无防备之下几乎将罗格力量屠杀殆尽,而作为坎杜拉斯前往东方的唯一通道,修道院也变成了恶魔们的要塞。战斗结束前,十二位姐妹组成突围小队准备保护先知逃生,六位在突围中牺牲,他们的名字是火之箭维沙利亚、安诺、安普利沙、冰之箭凯尔、海瑟和迪亚娜。但面对毁灭的家园,逃出生天的我们并未丧失斗志,我们继承了牺牲者的名字,在北方建立了新的营地,也聚集了一众世间的英雄,终于修道院的大仇得报,英雄们也不负众望的在北方击溃了更为强大的恶魔大军。

虽然胜利的结局并不完美——野蛮人的圣山分崩离析、北部大陆沦为死亡之地,但幸存的人们依然坚强,今天,在大家的协助下,盲眼修道院终于得以重建,而清除还残存在这世间的恶魔爪牙,罗格在所不辞。”

——《左手札记》重建修道院篇  节选:凯尔的演讲    阿兰顿

凯基斯坦历1273年,盲眼修道院

修道院重建七年后,附近的恶魔在罗格的狩猎重压下,已很少露面,现在的修道院已成为守卫东门要塞、惩奸除恶的利剑,任何想要越过泰摩山脉逍遥法外的恶人们,都会在训练场——黑暗森林和黑色荒地里被罗格的箭矢问候,而想要东行的商旅、车队,则会在罗格的保护下安全顺利的到达目的地。

一天傍晚,一位受伤的法师倒在了山道的东方入口,善良的罗格判断了他的伤势后将他救起,来到修道院里,阿卡拉带领着修士们一同为他治疗,终于祛除了他体内的恶魔毒素。

“我是一名旅行法师,我曾以为自己很强大,直到……”清醒后的他情绪十分低落,“我一直根据古籍寻找着各地的恶魔巢穴,然后将其摧毁,那天在沙漠调查时,碰上了一群被野兽围攻的年轻人。那些野兽是一群恶魔化的豹人,遍体鳞伤的可怜人们向我发出求救,不由我选择,外围的一只豹人发现了我,然后迅速朝我冲了过来,仓促的我施展魔法将其击倒,剩下的野兽便开始发出尖啸,当我正在思考那像刀子一样穿过我大脑的声音代表着什么意义之时,脚下的沙地便开始翻滚,然后我就被一只长满了刀片一样的爪子掀翻在地,接着出现在我面前的,就是一只巨大的眼睛,和一张血盆大口——沙丘长尾蜥,我没有了别的办法,我只能选择施展传送逃走,即使这样,一只敏捷的豹人在我消失前还是用它那沾满毒素的利爪给我留下了致命的伤口,”说着想要伸手触摸伤口,好像在回忆中再一次被豹人抓伤了一样,“幸好遇到了你们。

在修道士们的精心照料下,伤口日渐好转的法师执意要离去,“我放弃了那些年轻人,他们一定凶多吉少了,虽然救不了他们,但我可以为他们复仇,如果当时我能够准备充分,那些野兽根本就不是我的对手!”

“拥有仇恨之人,我们又何尝不痛恨那些恶魔和它们所造的可憎之物,”先知并没有劝阻他,“请让我们助你一臂之力吧,让罗格之弓助你一臂之力,消灭那些怪物,为亡者复仇,也为了世间的安宁。”

一支罗格小队和法师一起出发了,在这次联合进攻中,法师除了让罗格见识了他强大的的法术,还出人意料的展现出了优秀的战场指挥能力,在他有条不紊的组织下,罗格小队几乎毫发无伤的歼灭了那群豹人和藏在沙地下的沙丘长尾蜥。

凯旋归来,在庆功会上,作为谢礼,他公布了自己的真名——贾卡尔,又将用以寻找恶魔巢穴的古籍捐给了修道院,并承诺在踏上新的旅途之前,帮助罗格一起剿灭更多的恶魔势力。就这样相处了一年之后,对修道院的众多女性一直极为尊重的贾卡尔终于得到了罗格游侠和盲眼修士的共同认可,他结束了自己多年的旅行生涯,成为了唯一一位男性修道士。无与伦比的洞察力、强大的魔法、运筹帷幄的智慧以及一张无比英俊的脸,种种光鲜的优点让所有人都忘却了一个问题——他从未说过自己从何处来,师从何人。他的根源在哪?如果当时修道院能派人到撒瑞圣所或别的法师部落去调查一番,说不定日后的悲剧就不会发生了。

“此次远征,我虽因修行而无法同去,但只需照我的计划,依计行事,我们强大的罗格战士们定能以最小的损伤赢得最大的胜利!”根据古籍分析,在当年罗格临时营地北边的沙瓦尔旷野,就有多处的恶魔巢穴,只是当年罗格力量不足,疲于对抗安达利尔的势力而未曾发现。虽然贾卡尔的盲目之课修行无法中断,但他还是倾尽全力为罗格们定制了完善的远征作战计划,最后为队伍送行时还不忘叮嘱要依计行事。

然而,此次计划,却是贾卡尔谋划多年的计划中的一环,当罗格的主要战力一腔热血的朝着未知的敌人巢穴开拔之后,他便悄悄的潜入了修道院的地下墓穴中,那里有他“伟大”计划中必不可少的一件“物品”——安达利尔的遗骸!不过在复活痛楚女士的过程中还是发生了意外——在他将藏在远处的诅咒宝石碎片召唤至手中的时候,盲眼先知就感受到了来自地下的邪恶,马上便召唤剩下的战斗人员迅速组成小队前往地底墓穴。等她们赶到,安达利尔已然复生,而贾卡尔倒在一旁遍体鳞伤,善良的修道士们赶忙救起了法师,阿卡拉发觉安达利尔只是复活了而已,并没有恢复往日的强大力量,就在她念诵咒语准备施展封印魔法时,一只匕首悄无声息的横在了她的脖子前,而刚刚奄奄一息的法师、曾经温文尔雅甚有风度的贾卡尔,此刻凶相毕露,他一手握着匕首,另一只手驱散了阿卡拉的封印魔法,轻声说道:“感谢先知这段时间的信任,但我真的做不了盲眼修士,因为我一直都是三神教的忠实信徒!”

(凯恩关于三神教的研究)

凯基斯坦历,1277年,黑暗森林

在凯恩告诉她此次的行动后,凯尔将多年前的惨剧讲述给了面前的两位。

“……终于,在沙瓦尔旷野清除了寥寥无几的几只恶魔后,我们意识到事情不对赶了回来,与埋伏在修道院里的众多邪魔展开了战斗,虽然罗格拥有强大的战力,一度将敌人压制到了地牢深处,但在我们赶回前,安达利尔已经赋予了贾卡尔恶魔之躯,拥有恶魔力量的他变得更加强大,他在地牢深处击溃了罗格冲锋部队后,便躲在恶魔阵营后方狞笑着施展了无尽召唤——不停复活的堕落魔终于将所有人的力量消耗殆尽,最后,只有我负伤逃出……他不配法师的名号,所以我用一个极其卑劣的恶魔之名,称他做堕落巫师!”

(未完待续)

本文来源:凯恩之角

跟帖3条跟帖

跟帖成功,查看我的跟帖

    热门跟帖

      最新跟帖

          跟帖成功,查看我的跟帖

          意见反馈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