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爱玩网,独一无二的你快来取一个独一无二的昵称吧!

凯恩之角 Diablo传说·诅咒宝石:崔斯特姆旧事提(下)

Diablo传说·诅咒宝石:崔斯特姆旧事提(下)

本文为论坛玩家创作的暗黑破坏神同人小说,剧情承接2代结局,在世界之石带来的大爆炸十年之后,曾经惊天动地的战斗成为世人们辛劳之余的传说,一个围绕着诅咒宝石的凡人故事,就此开始。在上一期的故事中,修洛抵达了新崔斯特姆,遇见了凯恩,找到了他父亲留给他的信件。

父亲的信

修洛吾儿:

对不起!没能亲口跟你道歉,你在读这封信的时候,我应该已经见到了你的母亲了。

请一定不要为我难过,我这一生虽然辛苦,但也比大多数人要精彩的多,唯有两件事是我一生之憾。第二件事就是当年没能留住你,陪你度过人生成长历程中那段最精彩的时光,但我相信,一定会有其他善良的人陪着你走过这段时光,为你解答人生的疑惑。我虽然没能让你摆脱小时候噩梦留下的阴影,但起码也将你锻炼成了一个自立之人,相信此刻你已经成长为一名能够独当一面,有担当有抱负的男人了。我和你的母亲对你的期望就是能有一个普通的、快乐的人生,但我很清楚,普通的生活才不会一帆风顺,哪有人能够一生都快快乐乐,有些事情无法做到也不必强求。

而第一件事还需要回忆我的一生才能说得清楚,也希望你看完后能够理解老爸一生的苦心,不再为我的身份而汗颜。

我叫罗萨,凯基斯坦历1230年,和我未来的爱人——埃拉,一起出生于大陆西边的一个小镇——崔斯特姆。

我们俩从小一起玩耍,一起欺负其他孩子,一起把开朗的怀特的鞋子藏到铁匠铺的铁砧后面,看他单脚跳着找鞋子时,带领其他孩子一起大笑,我们还一起偷偷拿走了铁匠的设计图,后来我们都忘记藏到哪了,害的铁匠大哭了一场,说他丢失了这辈子设计的最完美的杰作。

(这条腿原先属于一个名叫怀特的开朗的小伙子,在崔斯特姆镇附近,当他在恶魔施虐者的手中承受了严重的伤害之后,这条腿被截肢了,从此以后人便变得阴郁固执。)

(据可靠消息,埃拉偷偷藏起来的设计图,后来被一只地精偷了去)

后来,我们迷上了镇上那位凯恩大婶的故事,虽然她前前后后讲的都差不多,但我们还是对传说中那些对抗恶魔的英雄们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我总是幻想着成为无畏的英雄,手持利剑在地狱里冲锋陷阵,而善良的埃拉则对故事里那位名叫塔拉夏的法师更为敬重,因为他为世人的福祉做出了最伟大的牺牲。

然而,快乐的时光总是短暂的,意外总是潜伏在人们身边,当人们觉得自己很幸福时,它就会跳出来把所有美好的画布撕得粉碎。

我七岁那年,我的父亲因为工作的原因要到鲁高因去一趟,而我和母亲也搭上了商队的大车,希望能够到沙漠明珠去观光一番,就这样我告别了埃拉,和家人一起开心的出发了。结果路上遇上强盗,我单纯而幸福的一生从此结束了。只有极个别人逃出了强盗的围捕,而剩下的人都被强盗残忍的杀害了——他们就像故事里的恶魔那样,见人就杀,就连4岁的小杰瑞德也没能获得丝毫的怜悯,和她的母亲一起被从躲藏的车中拉出来杀害了,我的母亲用尽最后的力气把我敲晕塞在了死人堆里,就那样,我幸存了下来。不知过了多久,我醒了过来,我发现自己趴在一头驴子背上,而牵着驴子走的,是一位只有一只左手的流浪汉。

我们越过山区,走进了破碎大地的广阔沙漠,流浪汉努力的想要从沙子中找出商队的路线,最后以失败告终,而我丝毫不敢提出往回走的要求——死亡的恐惧充斥着我的全身。我们走了多久,谁也说不上来,但我们终究是来到了绿洲之地,沙漠明珠——鲁高因。定居下来之后,我才知道他曾经是一名盗贼,因为不愿做出除了偷盗之外其他伤天害理的事情而被组织赶了出来,作为离开的代价,他们砍掉了他赖以生存的右手。之后他一直照顾着我,好像对失去了右手极为不甘心似的,在我成长的过程中,他将他所知道的所有偷盗技巧毫无保留的都教给了我,这也让我们的生活水平提升了不少。

但做坏事总有东窗事发的一天,那天我从一位有钱的商人口袋里偷到了一枚蓝宝石胸针,高兴过头的我没有发现被人跟踪了,到家后,我刚把蓝宝石撬下来,大门就被撞开了,进来了十几个壮汉,抢回了宝石,把我们俩结结实实的揍了一顿,最后把没用的胸针丢给了我,说是当汤药费了。我年轻力壮,没多久就恢复了,可是他却因此一病不起,临终之时,留给了我一包金币和一句话:“我总说盗亦有道,只要不做太过伤天害理的事情就对得起自己的良心,现在才知道,错的就是错的,没有什么大小之分。你不要再走我的老路了,拿上拿包金币,那是我们这些年打工攒下来的干净钱,从今改过,你还有机会做个好人,拿上那枚胸针,用它提醒自己不要再犯。”

22岁的我,带着一身尘土,回到了崔斯特姆。而埃拉,早在十年前得知当年那场事故我的记录为失踪时就每天到镇子东口期待我的回归。可是我确不敢公开自己的经历,只说自己这些年在做佣兵,攒下了一些钱回了故乡。终于,埃拉的家人也接纳了我,在他们的祝福下,我们结婚了。婚后,幸福充斥着我们的生活,我们一起种田,一起玩乐,一起回忆从前,她讲她等我的辛苦,我则编造佣兵生活的枯燥,我们唯一的不和,就是儿时听大婶讲的故事,这么多年过去了,埃拉还是天真的以为那些传说都是真的,而经历了无数风霜,饱谙世故的我则不断地提醒她别再幻想那些童话故事了(现在想想那时的我是多么的愚蠢),最后善良的埃拉做出了让步,把所有关于赫拉迪姆的资料都锁在了地窖里,全身心的陪着我经营着我们的小日子。

一年很快的过去了,而对未来的小生命幸福的期待了几个月的我,迎来了这一生中最大的幸福和最痛的悲伤。你母亲临终前,用尽最后的力气抱着你对你说的每一句话我都记得,以前没机会告诉你,现在终于有时间代为转述了。

“亲爱的,你就叫做修洛吧,这个名字是非善非恶,普普通通的意思,希望你就像一个普通人一样,每天学习、劳动、休息,找几个好友一起玩耍,朋友不用多,有几个真正知心的就行。可以恶作剧,但不要做坏事,不然等你老了就会后悔,好事能做就做,做不到也没关系,尽量做个善良的普通人,那样会获得很多快乐,烦恼也会少一些……但不要当英雄,英雄会很累……妈妈没有时间了,爸爸会好好的照顾你,你一定要听爸爸的话,妈妈不在的时候,他会是这个世界上最最爱你的人……修洛,修洛,妈妈好想一直陪着你长大,好想好想……”

孩子,我人生的第一件憾事,就是没能跟你妈妈坦白我的过去,那天以后,我也永远的失去了得到她原谅的机会,我只能告诉自己,一定要好好养育你,对我来说,你就像是埃拉生命的延续,值得我用生命去守护。

你五岁那年,伟大的李奥瑞克国王将国都迁到了我们的小镇,将破旧的修道院修葺一新,新的大教堂吸引了很多信徒,我们的家乡也繁荣了起来,大家也都慢慢过上了好日子。然而好景不长,在所有人都开始赞颂国王的文治武功之时,你却告诉我自己最近做了一个无缘无故的噩梦,邻居的孩子们慢慢也开始时不常的做类似的噩梦,当然,小孩子做噩梦是很常见的事情,没有人当回事,孩子们白天一起玩的开心了也就慢慢不提这件事了。后来,国王变得乖戾,开始做一些非常离谱的事情,把镇上搞得乌烟瘴气,而你告诉我,你又开始做小时候的噩梦了,而且每天晚上睡着后都会被恐惧的黑暗笼罩。在和你的老师(也就是交给你这封信的那位名叫迪卡德凯恩的老人)沟通后,他觉得你描述的噩梦非常像是受到了赫拉迪姆传说中恐惧之王的影响,但我俩都觉得这只是传说而已。不过,我还是决定离开这个地方,也许换个环境会好一些。因为国王的原因,我们当时的日子过得很艰难,于是我向邻居们“借”了些钱,带着你去了西方的威斯特玛。

其实刚到威斯特玛的时候,盗贼行会就找到了我,我没有妥协,毕竟没有正式入会,他们倒也没有太为难我。可是后来去了国王港之后,他们便以在教会工作的你来要挟我,我只能像流浪汉当年一样,只做一些不是那么伤天害理的事情,比如帮他们训练新人、规划路线等等。但我的内心从来没有再次堕落,我发现流浪汉教给我的东西让我远比这些家伙们强大的多,于是当年气盛的我给自己定了一个计划,我要釜底抽薪——做上头目,彻底的改变这个组织。

不过,当我成为这个组织的最高教练之后才发现,我还是犯了错误,我小看了这个组织,他们在整个威斯特玛国度盘根错节,上到国家政客,下至贩夫走卒,他们拥有着极为庞大的关系网,只靠我自己,完全无法撼动,我只能独善其身。我将当年留下的胸针送给了我最得意的弟子,也给他讲了流浪汉的故事,希望他也能够改过自新。

就在我刚刚萌生退意之时,我发现威斯特玛大教堂下属的萨卡兰姆骑士团居然也和盗贼行会有联系,他们要求盗贼们留意一种新型的宝石,宝石整体呈现通透的血色,而且本身带有诅咒,会引来地狱恶魔。小贼们都没怎么当回事,毕竟恶魔这种传说只有教会的人才会相信。可骑士团的人却异常重视这件事,我觉得这个宝石没那么简单,于是利用职务关系搜集了一些资料,结果却发现萨卡兰姆的历史记录里居然会有和赫拉迪姆的那些故事相通的地方,想起小时候的记忆,联系上你的噩梦和李奥瑞克国王的反常,我发现有些传说不由得我不去试着相信了。

通过我的了解,骑士团已经完全堕落了,他们是在为另一个隐藏很深的组织服务,打算利用诅咒宝石召唤地狱恶魔来扩充实力最终实现战争的目的。很可惜,直到现在我也没能查到有关那个组织的消息。当时我做了一个艰难的决定,继续我在盗贼行会里的计划,成为首领,利用盗贼行会来调查甚至对抗那个组织,在必要的时候,哪怕牺牲自己也要阻止他们邪恶的计划。

虽然不愿承认,但我的确走上了小时候幻想过的道路,在这条路上走得越远,越能感受到肩上的责任和对手的强大,我只有选择孤注一掷才有一丝胜利的可能,而你,是我唯一放心不下的牵绊,在我达成了计划第一步,也就是成为首领的那一天,我知道不能再瞒着你了,我要抓住一切机会向你坦白我的过去,以征求你的原谅。但你的回答让我想起了流浪汉临终时的话,错了就是错了,没有什么借口可言,你最终还是离开了,我也为了自己的错误付出了代价。第二年,在我发现盗贼行会根本无法与那个藏在暗处的组织抗衡的时候,我就选择了离开——很多小贼虽有过错,但罪不至死,我不能以自己的观念来决定他们生命。

我给你留了记号后,回了老家,我要找回埃拉当年锁在地窖里的所有资料,那些知识很可能是对抗邪恶时最有利的武器。然而,我还是回来晚了,崔斯特姆已成废墟,不过还好地窖里的那些不值钱的东西还留在那里。整理完埃拉留下的宝贵资料,我觉得赫拉迪姆一定还有别的传人,就算没有,我也可以成为一名传教士,像传说中的那些英雄一样,寻找自己的伙伴,训练自己让自己变得更加强大。先祖们可以战胜恶魔,流着同样血液的我们也一定能够做到。于是我启程了,四处辗转,寻找着志同道合的人们,跟踪着夹杂在空气中难闻的恶魔气息,终于在三年后,一处恶魔居所被我查到,而不巧的是,我还是独自一人。

就像故事中讲述的冒险那样,我独自一人走进了那座高塔,但我可不是鲁莽,我的计划中并没有与恶魔战斗的内容,我只想利用自身的优势,悄悄的潜入,悄悄地调查然后悄悄地离开。然而事情总会发生些意外,我在地牢中遇到了一位奄奄一息的修道士,她告诉我他们是对抗恶魔的修道士,只可惜恶魔过于强大,他们失败了,地下恶魔是因为诅咒宝石而重生,而在地牢中还藏着一件可以战胜恶魔的威力强大的武器,它可以帮助我将宝石带走。最后找到这柄武器的我,也顺利的偷到了诅咒宝石,只是在离开的时候被守卫的恶魔发现了,一路战斗,终于在那位修道士的掩护下逃了出来,然而我们也付出了很大的代价:修道士牺牲了,那柄武器在对抗恶魔的时被折断了,而我,也受了重伤。本以为在劫难逃,然而命运在这时向我伸出了援手,我遇见了我一直寻找的,你曾经的老师,最后一位赫拉迪姆的继承人——迪卡德.凯恩。

我们一起回到了旧镇的废墟,在凯恩的照料下,皮肉伤很快痊愈了,可是沾染了恶魔毒素的身体,却永远无法被治愈,此时我心知时日无多,于是我将风手得到了诅咒宝石的事情放出风去,期待你能发现并找到我。最后,在将我这些年整理的资料都交给凯恩之后,我决定写下这封信给你,让你可以了解你不曾记得的母亲,和我这个让你难过的父亲。

不用为我们伤心,我们都是为了自己心中的理想而做出了牺牲的选择,我是这样,你妈妈也是这样,如果说我还有什么想要教给你的,就是像你妈妈为你取的你的名字那样,不要做恶,也不用费心去一辈子行善,顺势而为,跟随自己的内心即可。

亲爱的儿子,做一个开心的普通人,就像你妈妈期望的那样。

最最最爱你的母亲:埃拉

以及

最最爱你的父亲:罗萨

看完了信,父亲的一生呈现在自己眼前,未曾谋面的母亲也有了具体的样子,修洛沉默良久,托格尔也罕见的一直没有出声,凯恩慢慢扶着拐杖站了起来,走到修洛身边,将手轻轻的放在了他的肩膀上,“自己未曾理解的至亲离我们而去的心情,我能够理解,相信我,他们并不希望你因此而承受太多的悲伤。”凯恩招呼着托格尔和莉娅,将屋子留给了修洛,此刻这个孩子需要太多的时间和空间来平复难过的心情,“孩子,你父亲最后的日子并不痛苦,因为他相信你一定会找回来,也一定会理解他的苦衷,他走的很安详。等你准备好了,我们就一起再去看看他吧。”说完三人走出了屋,托格尔轻轻关上了门。很快,屋内就传出了一阵阵轻声的抽泣。

三人走出镇子大门,凯恩望向东北方旧镇废墟的方向,想起当年自己的至亲离去的场景,内心也不禁一阵唏嘘,只希望自己可以好好的引导这个善良的孩子,让他能够不像自己那样,用了几十年的时光才真正走出阴霾。

抉择

“埃拉是在李奥瑞克国王来到崔斯特姆之前,在破旧的赫拉迪克修道院里整理的资料,那些原始的文献和她整理出来的信息,对我这些年所收集的关于末劫之日的资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补充,而你的父亲,是一位真正的英雄。”

修洛平复下来后,凯恩带着他们一起向哭泣山谷走去,一路上,凯恩述说着前些年救下罗萨后的事情,“你的父亲,在没有任何帮助的情况下,潜入了曾经在东门要塞建立的盲眼修道院,面对被囚禁的盲眼姐妹的嘱托,他虽只身一人,明知地牢中是自己完全无法战胜的恶魔,依然选择了前进,如果不是他盗走诅咒宝石,等到那地下的恶魔从宝石中吸取了足够的力量,后果就不堪设想了。”说着话,已经走到了山谷尽头的墓园,“我们到了,你父亲最后拜托我也赋予他和埃拉两人赫拉迪姆的名号,”凯恩打开大门,拉着修洛走向他父母最后的归属地,“他们当然可以,他们配得上这个名号,赫拉迪姆也将因罗萨与埃拉之名而更加荣耀。”

指引修洛走到墓碑处后,凯恩就带着莉娅和托格尔离开去取罗萨留下来的物品。墓园中心的高亭旁,萧瑟的清风拂动着石碑前刚刚摆下的花束,修洛喃喃的诉说着这些年自己的经历和一直以来藏在心底的话。

“……每个人都无法完全掌控自己的命运,妈妈的离开是这样,我们的误解也是这样。当命运来临时,人们能做的,就是跟随自己的心底最诚实的声音,做出种种不一样的选择,有些高尚,有些悲哀,但都是那一刻心底最真实的想法。妈妈不会怪你,你见到她后也一定能取得她的原谅,而我,真正应该道歉的人是我,我没有了解事实的真相就对你大加苛责……”修洛深吸了一口气,慢慢睁开眼睛,那是种坚定而清澈的眼神,他伸手轻轻抚摸着父母合葬墓碑上新篆刻的赫拉迪姆徽章,“亲爱的爸爸妈妈,你们跟随自己的内心,做出了自己人生中最重要的决定,我也将会做出同样的决定,你们没有完成的事业,我来继承!”

这时,凯恩三人从大臣的陵寝中走出,凯恩拿着一个方块,托格尔则抱着一个长长的缠得紧紧的布包。

“修洛,也许我不应该把这个交给你,但是尊重罗萨的意见,我要给你看这两件物品,你可以选择留下,也可以放弃,但不管哪样你选择放弃,我都会来替你保管。”说着凯恩举起了那个有着精美花纹的方块,“这是赫拉迪姆兄弟会的宝物——赫拉迪克方块 ,是赫拉迪姆用以保存重要物品的装置,莉娅,你回避一下”,托格尔带着莉娅重新躲进了陵寝,之后随着凯恩手指的扭动,方块的花纹上变成了发光的缝隙,随后一颗通透的血红石块悬空而出,“这就是诅咒宝石。它一旦落入土中,周边的邪恶之物便会随之而来,而莉娅似乎也与它有所关联,一看到它就会感到头痛,我尝试了许多容器,最终,只有这个可以隔断它对外界的影响。”说完便重新合上方块,叫回了莉娅和托格尔。

将方块交予修洛,凯恩又在托格尔手中抖开了那件长长的布包,是一柄断成了两截的长矛,即使已然破损,那金刚钻石一般的枪头依然闪烁着微弱的光芒,“阿瓦里昂,莱姗德之矛——天使莱姗德留给亚马逊人的神器,这曾是对抗恶魔的利器,它折断时释放的力量摧毁了追踪罗萨的恶魔,你父亲也是因为它而获救。只可惜”说着,凯恩拿起其中一半,“要想修复它,只能将它们交给亚马逊部落,只有那里的原始力量才做得到。现在,即使在强大的阿斯卡利——亚马逊战争仕女的手中,也只能发挥出不到一半的力量。”凯恩看着修洛,关心的说道,“孩子,你不必急着做决定,诅咒宝石的确是一份沉重的责任,不过我还有点力气,你可以放心的交给我,我会用剩下的时间来揭开它的谜底……”

“不,”修洛打断道,“凯恩老师,我选择保留。”面对凯恩错愕的表情,修洛深深鞠了一躬,“您曾是我的老师,我会继续我父母未完成的工作,希望您可以继续教我。”说完面向托格尔说道,“对不起了兄弟,我不能陪你回卡尔蒂姆去了,帮我给贝鲁斯也道个歉吧。”

“嗨,好兄弟说啥对不起,”托格尔拿着长矛的另外一半走过来,一把搂住修洛,“咱哥俩还没一起见过恶魔呢,你的决定就是我的决定,是福是祸,我都陪你走下去,等到事情完成,我们再一起回绿洲酒馆找贝鲁斯喝个痛快。”

看着举重若轻的两位后辈,凯恩想起了隔着双子海峡远在吉库尔的那些赫拉迪姆追随者们,不由得握紧了拉着莉娅的手,“既然如此,我们就先回新崔斯特姆,一起准备下一步的计划!”

(未完待续)

本文来源:凯恩之角

跟帖8条跟帖

跟帖成功,查看我的跟帖

    热门跟帖

      最新跟帖

          跟帖成功,查看我的跟帖

          意见反馈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