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爱玩网,独一无二的你快来取一个独一无二的昵称吧!

凯恩之角 Diablo传说·诅咒宝石:崔斯特姆旧事提(上)

Diablo传说·诅咒宝石:崔斯特姆旧事提(上)

本文为论坛玩家创作的暗黑破坏神同人小说,剧情承接2代结局,在世界之石带来的大爆炸十年之后,曾经惊天动地的战斗成为世人们辛劳之余的传说,一个围绕着诅咒宝石的凡人故事,就此开始。在上一期的故事中,修洛最终决定原谅身为盗贼的父亲,而他父亲留下的印记,指向了那个黑暗爆发的源头——崔斯特姆。

新崔斯特姆

穿过敦克雷城背后泰摩山脉的小道,修洛在托格尔的陪同下,很快回到了自己的出生之地——崔斯特姆。

走出最后一个搭在茂密丛林中的小道,两人站在镇子前的高地上眺望着整个村落,那座大教堂就静静地立在远方,仿佛在证明着两人没有走错路,虽然距离有些远,但还是一眼就能分辨出那座曾经无比辉煌的建筑。

“怎么样?”托格尔拍着正在眺望远处的修洛,“和小时候的印象一样吗?这里可是充满了传说的地方。”

“我离开的时候还太小,”修洛指着东北方,“只记得那个大教堂,别的都不记得了。”

“唔……”托格尔盯着立在一旁的路牌,“‘新’崔斯特姆欢迎您,修洛,这里还不是你老家,这是‘新’的。”

修洛看了看路牌,又看了看远处的大教堂,说道:“不管新旧,那座大教堂总没错,整个坎杜拉斯找不出第二个那么高大的建筑了。我们先过去再说吧。”

走到小镇门口,一辆大车正在往外拉东西。

“让一让,好的多谢啊。”一个矮胖的车夫一路和旁人打着招呼拉着马走了过来,一看到修洛和托格尔,笑了一声,回身对守卫说,“达尔顿队长,又来了两个新手——没有带车子就来寻宝了,呵呵呵呵”边说边赶着马车离开了。

两人来到门口,刚才那个叫达尔顿的守卫笑笑说:“别理塔苏恩,他是个矿工,帮着一些冒险家去大教堂挖宝藏,自己倒是也捡了一车的好东西,你们看样子不是来寻宝的吧?”

“嗯嗯,我们小时候住在这,这次回来看看故乡的老朋友。”托格尔满嘴胡话脱口而出。谁知他刚说完,达尔顿的表情立刻就严肃了起来:“朋友,请不要乱说话,即使你们是来寻宝的,我们也不会难为你,崔斯特姆旧镇的人已经死光了,镇子也被烧成了废墟,你要看的老朋友,估计不会活在世上了。如果你想对这新镇子有什么图谋不轨的话,我们守卫队也不是吃干饭的!”说着指了下头顶的塔楼,马上有两名弓箭手拈弓搭箭瞄准了修洛和托格尔的头顶。

“别别,别紧张,”修洛见状赶快解释,“我是小时候住在崔斯特姆,后来就去了别的地方,这是第一次回来。”达尔顿听完,仔细的观察了修洛的表情,确认了他不是在说谎后,冲着塔楼打了个手势,两名弓箭手才收起武器,继续放哨。“嗯,登记一下就可以进去了,你很幸运,灾难发生前离开了这里。”

“拉姆福德,放行。”见两人登记完,达尔顿交代守卫开门后又嘱咐了一句,“就像我说的,旧镇已经毁了,今天天色不早了,你们可以住在新崔斯特姆的屠牛旅馆。”

“谢谢,我们知道了。”修洛谢过守卫,和托格尔走进了这座“新城”。路边摆满了小摊,摊位上摆着的都是些教会的器具和杂物,也难免那位叫塔苏恩的矿工误会,来这里的人们大多都是为了老教堂里的“宝物”,可是他们得到的,除了正常的教会用具,也没别的什么特别值钱的东西了。

“两位新朋友,如果看不上这些小摊上的东西,你们可以去旧镇的老教堂来次冒险,说不定会有意外的收获哦。”一个看起来十三四岁的小伙子跟着两人说道,“当然,冒险的话,最好有一个精通各种通道的向导。”小伙子边说边指着自己,“咳咳,本人名叫马科 ,去那所大教堂探险过无数回,精通里面的各种通道,甚至密道的位置。”

“抱歉孩子,我们只是路过这里,不打算做什么冒险的事情。”修洛刚想回绝那孩子,托格尔接着说道,“虽然不需要冒险,但是能有个人打听一下镇上的事情也是不错的。”说着还向那小伙子使了个眼色,那小子机灵得很,马上明白了托格尔的意思,拉着两人来到了旅馆里找了个角落里的桌子坐下后,小声说道“别看马科年龄不大,来往的人和事就算没见过也听说过,你想找什么人或者问什么事?

屠牛旅馆的大厅被布置成了酒馆的样子,里面人声嘈杂,没人会注意到这个角落里居然会有人打听有关旧镇的事情。

“究竟什么灾难能毁掉一整个城镇?强盗也不会烧光整个镇子啊。”修洛对达尔顿的话十分不解。

“你们没听说传闻吗?”马科觉得这么大的事件,即使远方也应该有所耳闻才对。

“你是说恶魔从地下爬出来的传闻?”托格尔嗤之以鼻的说道,“别拿吓唬小孩子的故事来蒙事儿啊。”说着从怀里掏出一枚金币,将金币上哈坎大帝的头像朝着马科晃了一晃。

“卡尔蒂姆金币!”马科眼睛都直了,可是想了想,又趴在了桌上,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托格尔手中的金币嘟囔着,“虽然很离谱,但是有些事情不由得你不相信,而且,我还特别从当年的幸存者那里验证过这种说法。”接着挠了挠头又说,“虽然幸存者是个疯老头,而且他说的话,连他的侄女也不怎么信。”

“那最近一段时间,镇上有没有来什么奇怪的人,就是说,不是来寻宝的人,或者自称以前住在这里的人?”托格尔接着问道,完全没在意修洛听完马科上一句的回答后突然陷入了沉思。

“有啊,”马科懒洋洋的抬起左手,伸出食指和中指两根手指,向着修洛和托格尔指了指,“就你们俩。”

这时修洛好像想到了什么事情,一把抓住马科的手,“那个带着侄女的疯老头现在在哪?”

“啊,疼疼疼……”马科缩回被修洛抓疼的手指,“那老头成天神神叨叨的,你找他干嘛?”

叮的一声,托格尔在桌上转起了金币,轻轻向前吹着气,让金币慢慢的向马科转了过去,“你不会不知道吧?”

“知道知道,当然知道,”马科一把抓过金币,嘿嘿笑着说道,“嘿嘿,谢谢大哥啊,那老头白天总是去老教堂呆着,晚上会回来,喏,”说着眼神往吧台旁边一指,“那边就是他侄女的房间,老头自己住在旅馆旁边的小破屋里,估计是连他侄女都受不了他,不愿和他住在一起吧。”

跟马科确定了老头的住所后,两人回到吧台预定了晚上落脚的房间。布隆是位非常好客的老板,面对两位打算到大教堂一探深浅的两位新手冒险家,不仅为他们选了他认为最舒适的一间客房,还免费赠送了一份本镇的地图和两大杯自酿的啤酒,可谓非常殷勤,尤其是马科向其展示了那位胖先生打赏的金币之后,更是满脸堆笑,“等二位探险归来,可以把没用的东西都给我,我会帮你们多换些铜板,以备不时之需。”

最后的赫拉迪姆

酒足饭饱,告别了马科,修洛二人边在新城的集市上闲逛,一边试着找父亲会不会在哪个角落里留下盗贼印记。

“修洛,你是不是认为马科说的那个疯老头就是给贝鲁斯讲故事的那个?”

“是的,从贝鲁斯和马科的描述中,他们说的应该是同一个人。只是不知道他能给我们多少有用的消息,希望别只是讲那些神话故事吧。”修洛看着马科所指的那间疯老头的小破屋,现在他可是完全没有听故事的兴趣了,只希望这位唯一的幸存者能够给自己多一些关于旧镇的消息。

“不必太过担心,我们已经来到这里了,明天就和马科一起到旧镇去找找看,如果你对你父亲留给你的印记的判断没错,他没在这里留下记号,肯定会在旧镇留下线索给你。”托格尔安慰着修洛,随后开始讲起了自己当年和雅娜大姐一起出海的故事,修洛正听着,心头突然泛起一丝凉意,不过这个感觉一闪即逝,他也不确定是不是自己的错觉,下意识的往四周一撇,就看到一个小姑娘背着弓抱着一本厚厚的书朝屠牛旅馆走了过来,她身后跟着一位拄着一把奇怪的拐杖的秃顶老头——要等的人到了。

提醒了托格尔后,两人开始迎着走上前去。小姑娘只有十二三岁的样子,蹦蹦跳跳的走的很快,老人在后面喋喋不休的念叨着慢些别摔倒了之类的话。看来从那个废墟回到这个热闹的新城里让小姑娘开心许多,眼睛放着光哪里都看就是不看路,听厌了老人的念叨,回身边倒着走边做鬼脸,结果一不小心被面前走来的两人吓了一跳,手中那本破旧的大部头随即就要脱手掉下,修洛眼疾手快,一个探身,弯腰给接住了,把书交给小姑娘后亲切的摸了摸她乱糟糟的头发,小声说:“小朋友,要听大人的话,走路慢一点哦。”刚想抬头给老人家打招呼,结果那老头两步赶到他们身边,也不问小姑娘摔着没有,一把就抓住了修洛的胳膊,“你叫什么名字?”

这可把修洛和托格尔吓了一跳,事先想好的套词也都忘得一干二净。修洛看老头的眼神总是盯着自己的脖子,伸手摸了一下脖子上的吊坠,问道,“你认识这个吊坠?”

“你叫什么名字?”老头不理会修洛的问题,抬起眼神盯着修洛的脸又问了一遍。

“修,修洛。”

老头哈哈一笑,拍了拍修洛的肩膀,对小姑娘说,“哈哈,莉娅,他果然找回来了。”然后不由分说的拉起了修洛的胳膊,“走,咱们回屋里说吧。”

老人的小屋里好像除了放满了书柜的角落的书籍、卷轴、地图这些资料,所有的日常起居用的物品都显得异常的凑乎,好像这里不是家,而是一个杂乱的研究所一样。老人拉过一张破旧的小方桌,小姑娘帮着摆好了仅有的四把松松散散的小椅子,托格尔看着直撇嘴,老人倒是没觉得有什么不便,扶着拐杖坐下了,还直向两人示意请坐。无奈之下,托格尔小心翼翼的把自己塞进了小椅子,也不敢乱动,引得那个叫莉娅的小姑娘捂嘴直笑。

见修洛坐下,老人便开口了,“告诉我你脖子上吊坠主人的名字,来证明你没有骗我这个糟老头。”

听完这句话,修洛一直提着的心落下了,这个母亲留下的吊坠,父亲一直让自己随身带着,两人在外生活的日子里都很有默契的不提母亲的事,以免伤心,这个吊坠的事情更是只有自己和父亲两个人知道,这个老头肯定知道自己父亲的情况,“我的母亲,她的名字叫‘埃拉’。”

“嗯,没错,我终于等到你了孩子,莉娅,”说着对使了个眼神,小女孩领会了意思,起身到里屋的书架上翻了起来。

“瞧我,光顾着问你了,还没有自我介绍,我叫迪卡德.凯恩,她是我收养的侄女,她叫做莉娅。我是赫拉迪姆兄弟会最后的传人,可惜我年轻时总是不愿意承认这一点,而你的母亲,埃拉,呵呵,我还记得,她是一个非常聪慧的姑娘,她总是相信我的母亲所讲的那些赫拉迪姆的历史故事,总是幻想自己成为传说中的塔.拉夏以及我的祖先杰瑞德凯恩那样伟大的法师,能够像他们一样对抗燃烧地狱、惩恶除奸,你脖子上的吊坠就是她自己做的赫拉迪克徽章,所以刚才我一眼就认出来了。只可惜她英年早逝,如果当年我能像她一样也听从我母亲的教导,早些重拾赫拉迪姆的教义,或许就能在灾难中救下那些本不应该牺牲的人们了。”老人说着停了一下,表情非常难过,像是要从过去的回忆中出来,小莉娅这时拿着一封信走了回来,凯恩接过来低头看着信对修洛说,“孩子,你先读完这封信,我在跟你说说我所知道的有关你父亲的事。”

修洛听着凯恩的叙述,手指一直放在胸口的吊坠上,小时候父亲倒是跟他提过赫拉迪姆这个名号,但父亲和他一样,都不相信母亲口中那个神秘的组织的真实性,总觉得那些故事是历史上的修道士们为了吸引教众而编出来的。直到现在,对于旧镇的毁灭,修洛也更愿意相信地震或者强盗这些现实一点的原因,可能因为太过难过而让这位可怜的老人产生了地狱恶魔的幻觉。

(未完待续)

本文来源:凯恩之角

跟帖11条跟帖

跟帖成功,查看我的跟帖

    热门跟帖

      最新跟帖

          跟帖成功,查看我的跟帖

          意见反馈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