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爱玩网,独一无二的你快来取一个独一无二的昵称吧!

凯恩之角 Diablo传说·诅咒宝石:踏上归途的旅人(下)

Diablo传说·诅咒宝石:踏上归途的旅人(下)

本文为论坛玩家创作的暗黑破坏神同人小说,剧情承接2代结局,在世界之石带来的大爆炸十年之后,曾经惊天动地的战斗成为世人们辛劳之余的传说,一个围绕着诅咒宝石的凡人故事,就此开始。在上一期的故事中,踏上归途的修洛乘上了回乡的船只,而一句“可恨之人亦有可悲之苦”激起了他对往昔的回忆。

国王港的往事

凯基斯坦历1265年,国王港

黄昏的太阳,努力的释放着尚未被大海吞噬的能量,尽管如此,光芒终究还是被海平线的阴影撕裂,只剩下天边的云朵裹藏着不愿消逝的晚霞,投射给人们这一天结束时最美的落幕。

“再来!”“注意用腰部的力量!”“眼睛要盯紧目标!”

一座老旧失修的废弃教堂的里,一个瘦小的身影在一声声充满坚定力量的命令中,一次又一次的助跑,跳跃,摔倒,直到力气用尽。随即,命令的发出者——一个瘦高个走到在他旁边坐了下来,递过去小个子极为渴望的泉水,孩子看到后立刻坐了起来,抓起水壶喝了个痛快。而大人则在旁慈爱的看着,也不说话。

“爸,能不这么看我吗!我知道你为我好,可是我不明白,就算将来我像你一样做邮差,也不至于要学会飞檐走壁啊!”

“只有自己的本事够硬,才能够在这个世界上生存下去啊。”父亲看着孩子,轻轻帮他整理着沾满了汗水的乱糟糟的头发,“你今年已经十二岁了,你也是时候了解这个世界绝不像想象中那么简单了。”

两人正说话间,晚霞褪去,阴影覆盖了大地,老旧的教堂里的,无法被烛光照亮的角落,开始散发出阴暗未知的恐怖。昏黄的火光已经连父亲的面容都不能完整的照亮了,孩子慢慢起身,“爸,今天早点回家吧。”

父亲站起来,挡在蜡烛和孩子中间,任自己高大的影子笼罩在儿子身上,“修洛,你已经长大了,即使无法忘记小时候的噩梦,难道还不能克服那幼稚的恐惧吗?”

小孩子睁大着双眼,努力想要看清楚父亲背后的光亮,即使那光亮是那么的衰弱和渺小。“爸~”声音开始哽咽。

“不许哭!”父亲转过身去,走到了二楼的走廊下面,面对高处的栏杆,微微屈膝,纵身一跃,半空中轻松的一个转身,右手伸出轻轻抓住了栏杆下沿的同时整个人就像一只猫一样优雅的弓腰弹起再转身落下,只一瞬间,人已经毫无声响的上了二楼,“上来,今天我们从二楼的天台回家。”说完就要转身离开,孩子见状,回头看了眼身旁漆黑无物的走廊深处,立刻像一直训练的那样,助跑——跳跃——弹起——转身——落地,然后毫无悬念的以摔倒结束,可他顾不上摔倒的疼痛和身上沾满的尘土,迅速爬起来去追赶父亲的影子——无论如何,无论如何也一定要逃离那片潜藏在黑暗中的未知的恐惧。

凯基斯坦历1270年,国王港

“骗人,”修洛盯着刚刚向自己坦白的父亲,“你骗我,你不可能是盗贼的,你教我要好好读书,你为了我在威斯特玛没日没夜的工作,你还教我要努力在这个不好的世界上生存,教我练习敏捷的身手,还有那些看穿骗术和识别坏人的技巧,你怎么可能是……”看着父亲满含歉意却又无比坚定的目光,回忆起了父亲教给自己的那些体术和技巧,修洛越发无法坚持自己的立场了。

沉默了许久,修洛呆呆的望着从小教育自己要努力自强的父亲,苦笑道:“你一直都在骗我,现在当了贼祖宗了,瞒不下去了吧。”见父亲不说话,修洛继续道,“也好,也好,也好啊,你教了我一身本事,就是为了今天对吧?”修罗吼道,“就是为了今天!对吧!就是为了让我跟你一起,去!做!贼!”

“对不起孩子,不是的,我确实是不想再瞒着你了,但我教你那些只是想让你在这个并不理想的世界里有保护自己的能力,你妈妈去世时嘱托我一定要让你健康的长大,做一个快乐的人。”父亲想到了孩子的母亲,似乎非常痛苦。

“我没有妈妈,”想到因为自己出生而去世的母亲,修洛摸了下脖子上戴着的妈妈留下的吊坠,他知道再也无法对这个和自己相依为命的男人发火了,但他一样也无法接受父亲成为盗贼行会首领的这一现实,“我已经不需要你保护了。”

“什么?”无论修洛刚才如何骂他,父亲都没有像听到这一句那样震惊。

“我已经不需要你保护了。”修洛以从未有过的坚定目光看着父亲,“如果你还有良知,就想办法离开这个肮脏的组织,在这之前,我不再是你的儿子!”

国王港,港口

离开了家,留下了愣在门口的父亲,修洛心乱如麻。盗贼行会,抢结、贿路、走丝、谋沙、偷盗、诈骗……这个无法无天的组织想尽一切办法做尽了各式各样的非法勾当,在整个威斯特玛国度被人人唾弃,修洛完全无法想象父亲为什么会加入这么一个可恨的组织,甚至当上了头目。

修洛看着港口中心广场上树立的自由之剑雕像发呆。那是当年西部王国的几个国家共同确立这座口岸作为各国自由贸易的土地时设立的——雕像底座中伸出四只有力的手臂共同握住一把宝剑,高大的剑身直刺苍穹,象征着在这片土地上,西部王国的所有国王都保证每个国家的人民在这里都拥有着一样的权利——自由,列王之港的名字也由之而来。然而在这里,自己的内心却被痛苦的绳索牢牢地捆住,不得自由。

一艘大船靠岸,有人呼喊,“腿脚麻利的来5个人帮工,马上出海!”修洛抹了一把被海风吹湿的脸,定了定神,迅速跑了过去。

很快人齐了,大船在港口停了没多久就再度出海了。又是一个黄昏,大船沿威斯特玛国度的海岸线,向西北而行。海水拍打着船身,铜铸的“蓝盾号”三个字即使带着斑驳的水渍,在夕阳的照耀下,也像刚刚打磨过一样熠熠发光。

回家的路

凯基斯坦历1277年,巨盾号

“……我只是,一时之间无法接受,”修洛讲述着过往,想起那时的情景,依然难过异常,“他明明那么努力的带我成长,我一直以为,从老家出来时偷取邻居家的财物是权宜之计,没想到,那竟然就是他的老本行……”

托格尔抬手指着远去的双王之柱,“我从前和雅娜大姐呆的大船上,每次路过这里,船长都会给新人讲一件事。民间有传言,当年指派拉基斯西征,是因为塔萨拉大帝怕拉基斯威胁他的帝位,而且这种传言相当普遍,但根据拉基斯晚年的自述,他只是忠诚的执行国王的命令,从来没有怀疑过他从小玩到大的同伴的用意,最终功成名就,在历史上永远刻下了两位大帝的赫赫威名。”托格尔看着修洛接着道,“也许你父亲有你不曾了解的过去,也许他只是在做他心中认定的最能够保护你的事情,这些都不重要,修洛,重要的是,盗贼行会首领的身份在行会里是至高的机密,至今无人知道任何一届首领的真名实姓,你父亲告诉了你,他也许是不愿意继续对你撒谎了,同时也是对你无限的信任才能说得出口的事情,他毫无保留的把他见过的、听说过的、知道的最坏的事情都教给了你应对的方法,这难道不是一个父亲对儿子能给与的最大限度的保护吗?”

沉默良久,修洛终于抬起了头,眼睛通红的看着这个棋渣老兄。

“……托格尔……我,从来没有想到过这些,谢谢你,我真的应该早点告诉你这些的。”

“哎~说谢谢干嘛,好兄弟的父亲就是我的父亲,等到家了,找着咱爸,我得好好跟他学两招,哎,别生气啊~”

修洛破涕为笑,锤着托格尔,心底的结,也终于慢慢开始松动了。

国王港,港口

过了双子海峡后一路顺风,很快,巨盾号就进港靠岸了,谢过了船长和水手们的一路照顾,修洛在托格尔的陪同下,踏上了阔别七年的第二故乡。

站在港口,远远的看着自由之剑,雕像已破败不堪,剑身被海风吹蚀的已失去了锐利的锋芒,四周随处可见的巡逻守卫、匆匆行路的商人和埋头干活不再嘈杂的劳工,让这个自由的贸易之港,显得失去了些曾经的活力。

“看来这些守卫是用来防范盗贼行会的,执政官这么干倒也对,”托格尔砸着嘴,看着四周嘟囔着,“要是任由坏人乱来,那这个贸易港口可就没得钱赚了。”

“喂!那边,一胖一瘦的那两个!就是说你们!过来!”托格尔牢骚还没发完,两人就被守卫盯上了,走到近前,守卫打量了他们一番,“唔~生面孔,”那个看似长官的人说的话让旁边的年轻守卫不自觉的握紧了手里的长枪,“看你们不像商人,也不像劳工,说说吧,你们是什么人,从哪来的,到国王港做什么事?”

“额,我们是从卡尔蒂姆来的,额……”

修洛磕磕绊绊的,越说旁边那个小兵就越紧张,托格尔赶忙接过话茬,“我们是来省亲的,修洛,你老家是在一个破教堂旁边是吧?”

“啊对,是的,废教堂西边的榆树巷。”修洛终于想起了街道的名字。

“哦,榆树街啊,去吧去吧,要遵纪守法啊。”守卫长官撇了撇嘴,带着松了口气的小兵走开了,修洛也拉上托格尔寻找着当年父亲训练自己的老教堂——榆树街这种小街道在国王港实在太多了。

终于找到了正确的路,站在巷口看着那棵已然死去的光秃秃的老榆树和旁边废弃教堂破旧的窗棂,修洛停下了,他很清楚父亲是不可能出现在那所旧房子里的,只是他不知道自己该如何面那个曾经被他称之为家的地方。

“来吧修洛,总得看看,这是找你父亲的第一步。”托格尔拉着犹豫不决的修洛走进了巷子。

刚踏入巷子的阴影里,修洛就感到有些不对劲,“托格尔。”

“嗯,你也发现了,”托格尔同样也觉察到了,“保持镇定,咱们先找你家的旧位置,看情况再应对。”

走到旧居门前,大门已经被人卸掉,里面杂乱不堪,修洛和托格尔一前一后走进客厅,托格尔猛然回身伸了个懒腰,转过身来对修洛大声说,“看来这只瓜已经被人摘过了,咱哥俩来晚了,换个地儿吧。”说完压低声音接着道,“一共3个,房顶两个,对面二楼1个。”

“哥啊,咱俩来一趟不能空手回去啊,上里屋瞧瞧吧。”修洛说着走进了自己原来的卧室,两人刚走进隔间,就听客厅里响起了“叮、叮”的声音,两人出来一看,一个恶棍坐在客厅的破椅子上,正拿着把精巧的匕首敲打着自己手上硕大的戒指,旁边歪里歪斜的站着两个跟班。

“看来是同行啊,”恶棍开口了,“两位下船我们的人就盯着你们了,两个生面孔,来了国王港就直奔着榆树街来,还找到了这间屋子,”恶棍说着顿了一下,盯着匕首的眼睛往上一翻,“肯定跟这间屋子有关系,说吧,既然是同行,你们俩跟林登那小子是什么关系?”

这一问把两人都问蒙了,修洛脱口问道:“林登是谁?”这把两个跟班都问笑了,带头的恶棍挥了挥手,一个跟班从兜里拿出一幅画像,“我们在找他,他失踪前经常来这间屋子。”不看画像还好,一看画像,两人就更蒙了,心想“这不是莱顿那小胡子吗?他来这儿干嘛?”

见两人盯着画像不吭声,恶棍心里确定了他们认识这个人,猛然站起来一脚将椅子踢飞,晃着匕首慢慢往前走,边走边说:“识相的老实交代,不然别怪老子不客气!”

盗贼印记

榆树巷地处偏僻,住的本就是些留守的穷人,平日里安安静静的,大家都还记得多年前那间旧屋子主人的儿子跟他吵了一架后离家出走了,后来有个男孩儿经常来找他,待了没几天,两人就都收拾东西离开了,他们离开后,有过好几波人来翻东西,门都踹掉了,再后来也就没人来了。今天突然又热闹了起来,屋里叮呤咣啷的一通乱砸的声音,邻居们都吓得关好了门窗不敢出来,怕沾惹上是非。

很快,屋里平静下来。

两个跟班被修洛绑在隔间的旧床上,领头的恶棍被揍得鼻青脸肿,正靠着隔间的门,唉呦唉呦的呻吟着。

“说说吧,你叫什么名字,这个叫林登的人,大爷我是不认识,不过他跟这间屋子又有什么关系啊?”托格尔坐在椅子上,玩着匕首,盯着他问道,“还有你们找他又是为的什么事?”

“唉呦,唉呦……”恶棍也不答话,只是捂着脸唉呦。托格尔见他不回答,轻轻一甩手,刀尖准确无误的扎在了恶棍脑袋旁边的门柱上,修洛绑好了两个跟班,走过来拔下匕首又扔回给托格尔。

“哎呀,没扎住,手生了呀。”托格尔看着修洛笑着说道,“下次就不一定了。”

“大爷,大爷,我说我说,你,别别别,您先把刀收起来,我全交代。”恶棍看着托格尔是怕得不行,“我叫温斯顿.福克斯,我们仨也是新手,没干多少坏事儿,只是听说这屋子主人是林登的老师,上头交代要找这个小子,好像就是想查他的老师,那我们就找呗,看见您二位往这边来,我还以为跟你们有关系呢,嗨,”说着抽了自己一个嘴巴,“您肯定跟他们没关系,是我们有眼不识泰山,放过我们吧,别的我们真不知道了。”

(十年后,暗黑3痞子专属任务中的温斯顿福克斯)

修洛和托格尔一对眼神,知道从他们这问不出别的来了,托格尔举起匕首看了又看,“嗯,这把小刀挺好的,打造的手艺不错,就是没个合适的地方装它,容易拉着手。”恶棍见状赶忙掏兜,“大爷好眼力啊,这是小的前天刚在一个贵族家里得着的,刀把上还镶着块儿钻石呢,刀鞘在这,您要是喜欢您就拿去吧,就当小的孝敬你的。”说着双手递上了一柄绘着精美图案的刀鞘。

“行吧,那就这样吧,我们还有事儿,来这儿呢,只是路过,没别的事别跟着我们,再让老子碰上就没这么好说话了。”托格尔接过刀鞘,给修洛使了个眼色,两人大步走出了榆树街。

拐弯抹角,确定了没人跟踪,修洛带着托格尔溜进了荒废的教堂。

“莱顿那小子果然没说实话,”修洛看着满是灰尘的讲经台,回忆着小胡子编造的故事。

“他叫林登,莱顿八成是怕人找着他,用的假名,”托格尔津津有味的看着手里的匕首,“修洛,你说这上流社会的人可真会玩儿啊,刀鞘上这版画画的都是些什么啊,这么粗俗,这要是给小朋友看到,该学的不该学的就都学会了,”边说自己边翻来覆去的看,“哎对了,你爸会不会在你俩秘密训练的这个地方给你留下什么密信之类的东西啊,哪里有密道机关啊,哪块儿砖下面藏有金子啊什么的。”

听托格尔这么一提醒,修洛也开始寻找了,“你说的没错,这个地方的确是我跟老爸单独来的地方,他从没带别人来过,如果他还期待着我回来找他,就肯定会留下什么东西。”

两人楼上楼下找了一下午也没什么收获,眼看太阳已经落下,托格尔累的一屁股坐在讲经台前,“呼~我得歇会儿,这教堂虽然不大,可要找遍每个角落是真的费神啊。”一边说着一边又把匕首拿出来开始欣赏刀鞘上那粗俗的版画。

修洛也扶着柱子休息了,看着晚霞渐渐开始褪去,黑暗再一次占据了整个教堂,托格尔问道:“修洛,这么多年过去,你还会那么怕黑吗?”

修洛闻听猛地一激灵,迅速往旁边完全漆黑的走廊里跑去,到了走廊尽头修洛蹲下摸着墙角的方砖,托格尔也跟了过来,就见修洛拉过托格尔的手,“就是这块,帮我把他抠出来。”托格尔不舍的掏出精美的匕首,插进地板的缝隙里,一点一点的把方砖抠了出来。两人走到大厅,接着晚霞昏暗的余光,修洛解释道,“这块砖上的花纹和其他的花纹不同,盗贼偶尔会在地砖下面藏些有关财宝的信息,地砖上也会留下不起眼的花纹,肉眼无法分辨,只能靠摸,而且高阶段的盗贼还会有自己专属的记号,别人就算摸到也摸不出来。这个花纹就是我和我爸独有的印记。”

“我可摸不出来,快看看老爷子留了什么话给你。我去里面看看有没有给你留下什么财务啊。”托格尔说着就要过去,被修洛一把拽住,“不可能的,这种留言里万万不能埋下财宝,不然地下的土软硬不一,高手在这样的地砖上走两步就能发现不一样。”

托格尔泄气的盯着修罗手里的方砖,“这写的是什么啊?就俩字儿,练习?练习什么?”

修洛把方砖递给托格尔,抬头看向二楼的栏杆。再一次,像多年前那样,助跑——跳跃——弹起——转身——落地,把托格尔看得目瞪口呆,可是下一秒就见修洛脚一歪,结结实实的趴倒在地上。“哈哈哈哈哈……”托格尔见状笑的鼻涕都快喷出来了,“老爷子这是在惩罚你啊,哈哈哈哈哈……”可是修洛趴在地上,看着眼前的两个字,却怎么都笑不出来。

埃拉——一个女人的名字,这个普通的名字,在这世界上只有两个男人会将其铭刻在心。

“怎么了修洛?”见修洛趴着不动,托格尔迅速爬到二楼,把他扶了起来坐着,“呵呵呵,摔蒙了吗?”跟着修洛的目光,看向地面,“埃拉?”

“我妈妈。”

“……”

“我想我知道我爸在哪了。”修洛抬起头,“托格尔,看来我们得去让我做噩梦的那个故乡了。”

崔斯特姆——一个充满了可怕回忆的地方。虽然自己已经不再惧怕黑暗,但儿时的阴影,又岂是那么容易就能完全解除的。成长的过程中,听说了无数版本关于故乡的可怕传言,也许噩梦就是对那些恐怖传说的一个印证,也许那里真的有令人恐惧的恶魔存在,但所有可怕的也许,都必须成为过去,自己必须去见那个被自己误解而分离多年的至亲,一切困难都必须被克服,一切困难都可以被克服,而且,自己还有一个可以依靠的兄弟陪着呢。

(未完待续)

本文来源:凯恩之角

跟帖8条跟帖

跟帖成功,查看我的跟帖

    热门跟帖

      最新跟帖

          跟帖成功,查看我的跟帖

          意见反馈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