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爱玩网,独一无二的你快来取一个独一无二的昵称吧!

凯恩之角 Diablo传说·诅咒宝石:踏上归途的旅人(上)

Diablo传说·诅咒宝石:踏上归途的旅人(上)

本文为论坛玩家创作的暗黑破坏神同人小说,剧情承接2代结局,在世界之石带来的大爆炸十年之后,曾经惊天动地的战斗成为世人们辛劳之余的传说,一个围绕着诅咒宝石的凡人故事,就此开始。在上一期的故事中,修洛最终决定踏上归途,在这场旅途中他会遇见什么?他轻易追赶上盗贼行会的身手又是哪儿学到的?让我们在文章中寻找答案吧!

老熟人

告别了贝鲁斯,跟外城里等待孙儿的老奶奶撒了谎后,修洛和托格尔跟随着往吉库尔港口运输货物的车队,一路算是有惊无险的抵达了两人初次见面的港口城市。

顺利抵达后,两人商量了一下,分头去找开往国王港的海船。

吉库尔比几年前安定了许多,人口也多了起来,最让修洛意外的是,当初只有几个人的赫拉迪克修士居然建起了自己的修道院,虽然儿时的记忆比较模糊,但那种宏伟的建筑,总让修洛想起自己小时候见过的那座大教堂。不过修洛没有多余的时间来欣赏,匆匆的继续寻找着能够带自己回家的船。

国王港位于西部大陆的最南端,从吉库尔港出发,需要先横渡大海到达彼岸的鲁高因,稍作停留补充补给后,沿阿拉诺克沙漠绵长的海岸线渡过双子海峡,然后就可以一条直线直达国王港了。如此超远距离的航行,要求船只必须足够大才行,即使是贸易商船,也很少有合适的。如果确实找不到的话,修洛和托格尔只能像莱顿一样,选择先到鲁高因,从那里再等去国王港的船只了。只是两人并不愿意在路上耽搁太长的时间。

“嘿,托格尔!”正当托格尔累的口干舌燥打算找个地方喝一杯的时候,从高处传来一声好似穿云枭一般响亮的叫声。托格尔回身寻找,就见一艘大船的船舷上趴着一个皮肤黝黑的年长女水手,“傻笑什么,不认识了吗!”等看清楚声音的主人后,托格尔就只剩傻笑了。

原来,托格尔少年时就跟着这位名叫雅娜的女水手一起出过海,在她打工的船上做杂工,她也是当年教给托格尔棋术的那位,经过这些年,也成功拥有了自己的渡船,应该改叫雅娜船长了,她不做贸易,和鲁高因国王达成协议后,负责在吉库尔和鲁高因之间运送没有船只的商队,赚取高额的佣金。用她的话讲,我就是在海上颠簸的命,下了船都不怎么会走路,更别提跟人做生意了。听说有两个人一进城就赶往海边寻找去国王港的商船,还觉得挺稀奇,没想到居然是自己以前的手下兼徒弟又回来了。

“原来这样啊,那时候听说你们的车队被抢了,还以为你和那小子回不来了呢,你们运气也真是好。”爬上了船,两个老熟人边下棋边叙旧,托格尔说起了当年和修洛从吉库尔去卡尔蒂姆路上的事。

两人跟随的车队在沙漠中被强盗冲散,载着珠宝和商队成员的头车与大多数货车都幸运逃脱了,托格尔当时正在和车队老大下棋,所以被叫到了头车里,可是修洛和其他顺路搭车的人们乘坐的车辆却被强盗劫去了。当他在卡尔蒂姆重新见到修洛时也是一阵唏嘘,他也没想到那小子居然这么幸运的逃了出来。

“很少有船只开往国王港,”雅娜说,“尤其是最近盗贼行会好像马蜂炸了窝一样,异常高调的在调查他们的前任首领。不过你们还算走运,你们离开那年,赫拉迪姆教义在吉库尔广泛传播,周边地区也变得越来越安定,加上哈坎大帝的英明治理,贸易又开始兴盛起来。这两年,每年会有一艘大船定期往返于吉库尔和威斯特玛,中间路过国王港会稍作停留。只是最近一段时间,听说原来库拉斯特的贵族慢慢的开始往卡尔蒂姆去了,人口管理的严格了一些,贸易自然就少了一些。我前些日子从鲁高因过来时,他们刚到沙漠明珠,大部分做生意的人都改在鲁高因下船了,剩下不多商人要往卡尔蒂姆去,等大船做完补给,这一两天应该就能到这边了。”雅娜看着自己的晚辈,想起他要去国王港,担心地问:“你和那小子为什么这个时候去国王港啊,听说那边现在可是乱的很。”

“这个啊,”托格尔盯着棋盘,慢慢说道,“老大,你教过我,人生苦短,总得做一些正确的事情,这样等老的时候,跟晚辈们在一起才会有吹不完的牛,哈哈哈哈。”

“我有这么说过吗?”

“哈哈哈,反正都是一个意思,那小子的家在国王港,当初和家里闹别扭跑了出来,这么多年,自己也从毛头小子长成了能够独当一面的大人了,现在家里那边不太平,总得回去看看。而我作为他为数不多的朋友,也总要做些真正的朋友应该做的事情。你说当初路上出事后,我自己是跑掉了,又害怕的也没回去找他,在卡尔蒂姆再见到他的时候呀,我这心里总觉得有些对不住他,现在,就更不能放心的让他自己回去了。”

“嗯,托格尔也有了需要自己照顾的伙伴了,”雅娜赞许的点了点头,“哈哈,好极了,去吧,叫上你的小伙计,在那艘大船到港之前,你们就住在老大我的船上吧。”

沙漠明珠

到了黄昏,修洛、托格尔和雅娜一起坐在船头,吹着海风,聊着卡尔蒂姆的见闻。遥望海峡对面,今天天气晴朗,海上也没有什么雾气,随着夜幕慢慢降临远远的能看到漆黑的对岸有一个点闪着珠宝一般的光芒。

“那就是沙漠明珠——鲁高因。”雅娜说道,“一个和东方瑰宝——卡尔蒂姆并称世界双壁的城市,就是它连接着东西部两块大陆之间的贸易往来。”

“听说盗贼行会的人已经来到鲁高因了,大姐有听说什么了吗?”修洛问。

“不必担心,小兄弟。”雅娜静静地望着对岸,“杰海因城主和他的雇佣兵团不会放任他们乱来的,在那边他们只是单纯的寻找着风手的下落,作奸犯科的事,在鲁高因是不敢做的。不过,”雅娜收回望向远处的目光,看着修洛,“等到了国王港,就等于到了他们的地盘,到了那里你和托格尔做任何事情可都得仔细着来了。对了,修洛,在卡尔蒂姆,你是怎么发现那个小贼和盗贼行会有关系的?”

修洛看着雅娜,愣了一下。托格尔看看修洛,又看看雅娜,接着话茬道“小风干过邮差,脚力出了名得快,那个小胡子估计是没想到有人能抓到他,再加上被贝鲁斯那张丑脸盯着,一慌就什么都说了吧。”

“是吗?哈哈哈哈,看不出来啊,哈哈哈哈……”雅娜笑着站了起来,“等你们到鲁高因做补给时,顺便帮我给杰海因王送个口信吧,卡尔蒂姆的贸易量最近明显下降了,我可能得再等一阵子才能去那边了。另外,”看着托格尔道“你晚上禁止喝酒,因为这两天顺风,很有可能明天船就会到,别又喝多了耽误正事。”说完给了托格尔一拳,溜达着回了船舱。

不出雅娜所言,第二天中午,一艘巨大的海船——巨盾号进港了。“好大啊~”围观的人群不禁整齐的发出一声感叹,这船确实太大了,吉库尔作为东部大陆的进海口,虽不能和鲁高因相比,但巨盾号一进港,一下就把港口衬的小了许多,雅娜的渡船在它面前就像是个孩子一样了。船长和雅娜还是旧相识,引荐过后,修洛和托格尔顺利的上了船。而专业的贸易商船就是不一样,送走一批,马上就接了另外一批,很快给吉库尔港留的位置就满了。大船在吉库尔只待了一天左右的时间就要离港开往鲁高因了。

“久别重逢,这么快就又要分别了,下次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见了。”雅娜下船前对修洛和托格尔说道,“修洛,你在国王港长大,到了那边,要看好托格尔,那里可不像吉库尔和鲁高因治安这么好,别让他惹上盗贼行会的人,那帮人可不只是会偷东西。”

“放心吧老大,我一定会把修洛照顾好的。”托格尔边笑边搂着修洛的脖子说道。

修洛心里明白雅娜的意思,认真的点了点头。

“好吧,祝你们一路顺风!”说完,雅娜跳上舷梯,下船去了。

鲁高因港口

“托格尔兄弟,还有修洛兄弟,”船上的水手敲开了两人的舱门,“到鲁高因了,我们要在这里做好远航的补给,估计需要半天的时间,再出发就直接到国王港了,海上的时间会比较久,雅娜老大交代了,两位也趁这半天下船到鲁高因逛逛吧。”

看着头天夜里跟水手们赌棋赢了又喝多了的托格尔,修洛尴尬的对水手说:“不好意思,他昨天喝多了,我下船去帮雅娜大姐送个信,他要是醒了麻烦跟他说一声,不用担心我。”

“好嘞,放心吧。他在这睡不影响的。他要是找你,我会跟他说的。”

告别了水手,修洛下船后伸了个懒腰,环顾四周,想要在回忆中找回多年前来过的印象,但明显多出来的许多精美建筑和来往络绎不绝的商旅让他有点找不着北了。“发展的还真快啊,这才几年时间啊。对了,港口应该有个酒馆的,啊,在这。”在酒馆里问清楚了方向,修洛快速穿过贸易区,向宫殿赶去。

在贸易区远远的就能看到在阳光中闪耀的高大建筑,就是坐落在鲁高因城西北角那杰海因王的[url=]宫殿[/url]。朝霞照耀着宫殿红白相间的外墙浮绘,将木窗上的皇家装饰映衬的愈加辉煌,宫殿顶部布满了无数鳞片的金色穹顶上,装点的红蓝黄相间的菱形花纹,显示着这座贸易之城和曾经一度辉煌的维兹杰雷法师部族曾存在着紧密的联系。

觐见过和善的杰海因王,完成了雅娜的口信托付,修洛走出大殿,看着熙熙攘攘的人群中,不乏有像他一样完全不在乎贸易的人匆匆走过——其中有几个,即使在守卫和佣兵团哨兵那犀利的眼神注视下,也会忍不住向来往客商的口袋中多瞄几眼。修洛叹口气,到酒馆买了两桶本地出名的亚特玛的啤酒,回到了商船。站在甲板上,静静地望着国王港的方向等待着起航。


“究竟是什么样的宝石,还是别的原因,能够让一直以行动隐秘著称的盗贼行会在光天化日之下进行如此明目张胆的调查活动。”

双子海峡

不愧是世界的双壁之城,短短两天时间,鲁高因赶往威斯特玛的商贾之旅,就填满了大船从吉库尔开拔后剩下的所有的舱位。准备停当后,大船按计划出发,沿着埃拉诺克的海岸线,一路南下,修洛和托格尔,也慢慢的和船上的水手熟悉起来。因为两人都有过远航的经历,风浪的颠簸倒是没给他们带来多少不适,由于雅娜的关系,他们也慢慢的开始帮着水手们做一些工作,毕竟大姐帮他俩省去的船费可是不少,天天无所事事,两人也闲的难受。

过了五六日,即将到达双子海峡,两块大陆之间平静的内海和南面波涛汹涌的大海,两块水域通过这道海峡连接在了一起,并称双子海。这里也曾是东西部大陆相互连通的重要口岸,只是荒无人烟的埃拉诺克沙漠和东面幽深难行的茂密雨林——托拉然丛林非常不利于商贸活动,在海运发达之后,鲁高因和吉库尔至库拉斯特之间的航路也正式取代了这一海峡的作用。

这一天起了大风,为了避免事故,需要将主帆降下,两人正在帮着几个水手下帆,正待把降下来的帆绑好,就听甲板上有人在喊,快看“双王之柱”到了!修洛听闻回头看去,谁知一阵疾风,吹起了还没绑好的帆布一角,帆的绳索本就不好抓,又沾了些海水,特别湿滑,瞬间就要从修洛手中抽离出去,修洛只觉得掌心被磨得一烫,下意识的赶忙用力抓紧,却没想到风吹起帆布的力道如此之大,竟然带着修洛把旁边的小水手撞倒一个,要是这么下去,主帆一旦被吹开,抓着一角的修洛肯定会被甩进海里。托格尔眼疾手快,一只手紧抓着自己这头的绳索,另一只手一下握住了修洛手中的帆绳,那边两个年长的水手也迅速将主帆压下了。几人绑好了帆,修洛一下瘫在地上,再看手心,已被磨破了皮肉,火辣辣的疼。托格尔也坐下嘿嘿一笑,“我就说得我照顾你吧。”修洛慢慢坐了起来,看着船头的方向,“也难怪有人惊奇,‘双王之柱’确实是天下奇观啊。”说话间,大船已经驶到近前,令船上人人惊奇的,就是矗立在岸边的一座高耸入云的石刻雕像。

巨盾号如此巨大的海船,最高的桅杆也只是刚刚达到雕像腿肚子的高度,巨大石像雕刻的是一身戎装的西征之王——拉基斯,只见他左手扶着立在身边的巨盾,友善而不失严肃的面向着东北方库拉斯特——曾经的凯基斯坦王国都城的方向,右手张开手心朝上,向着对岸伸出,对岸也有一座雕塑做着同样的动作——凯基斯坦的一代君王塔萨拉大帝,手拄佩剑,与他的好兄弟拉基斯隔海相望。据说当年拉基斯奉塔萨拉大帝之命西征传教,经过多年征战,终于建国威斯特玛并自立为王,之后为了纪念与塔萨拉儿时玩伴之间的友谊,以及象征西部王国与凯基斯坦之间永世的和平,拉基斯聚集数千工匠,耗时7年时间,终于在双子海峡两岸立起了这两座雕像。如今二百多年过去了,随着岁月变迁,当初的奇迹虽然已沧桑满面,但仍然屹立不倒的守在两  岸,留给今天的只剩下惊叹,曾经的鬼斧神工却无法再次复制。

刚刚在船上因头回看见而感到惊奇的商人,和那些曾见过一次或多次的人们,包括修洛和托格尔,都在驶过时自觉地起立注目,一时间耳边只剩下海风吹着两侧号旗的猎猎飘扬之声,船上一片肃穆,对当初一统凯基斯坦的塔萨拉大帝和为西部大陆开辟近代文明的拉基斯大帝都充满了敬佩之情。

驶过双子海峡,甲板上一位跟随老板从吉库尔过来的小伙计指着岸边说,“那有些沙堆的形状很不自然啊,就像是埋着些什么东西。”

“是快船。”刚刚和修洛一起下帆的一位老水手答道,“那是海盗的快船,双子海峡是商船南渡的必经之地,那些惧怕杰海因王和佣兵团的极恶之人便在这里靠劫掠商船为生。”

“啊?那你们还不快通知船长。”小伙计下的面容失色,拽着自己的发须皆白的老板,直想往船舱里跑,被老板对着他脑袋狠狠敲了一下,“慌什么!听人家把话讲完!”

“呵呵,看来这位小哥是头回出海了。”老水手接着说道,“他们虽说死有余辜,但可恨之人亦有可悲之苦,真正爬船抢劫的大多是确实活不下去了,或者是被骗进组织的。而小的商船基本没有南渡大海的实力,像巨盾号这种大船,往往都有雇佣兵武士随行,他们也很难下手,只是大多数商船为了避免不必要的损失,往往会选择给他们留一些日常用品和钱财,算是买路钱吧。”

“可恨之人亦有可悲之苦啊。”老板叹口气,背着手回舱去了。而修洛看着老人家离去的背影,也轻轻叹了口气,回身望向船头一望无际的大海。

“修洛啊,”托格尔靠着船舷,问道,“在吉库尔,雅娜大姐怎么会问你盗贼行会的事情,想跟我说说吗?”

“可恨之人亦有可悲之苦啊。”修洛回过头,轻轻揉着被绳子割破的手心,任风胡乱吹着头发,冲着托格尔苦笑一声,“我也一直再找一个机会跟你说说国王港的事。”

(未完待续)

本文来源:凯恩之角

跟帖5条跟帖

跟帖成功,查看我的跟帖

    热门跟帖

      最新跟帖

          跟帖成功,查看我的跟帖

          意见反馈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