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爱玩网,独一无二的你快来取一个独一无二的昵称吧!

凯恩之角 卡兹拉历险记:荒漠历险,黑船九蟾齐登场

卡兹拉历险记:荒漠历险,黑船九蟾齐登场

书接上文:卡兹拉历险记:绿洲寻宝,卡尔蒂姆城再起波澜

降临在大教堂的陨星是一切厄运的预兆,它在印证了末日预言的同时也激发了游荡在庇护之地的怪物们内心深处的欲望,一位沉沦魔法师组织起了一群怪物开始了它们的寻宝之旅,我们将要为大家展示的就是这样的一本故事书,一本关于寻宝的怪物们的故事书。今天我们将继续之前的故事。

古船残骸

逃过这场劫难,寻宝团们应该庆贺一下,但是他们并没有这么做,因为接下来的旅程似乎更为艰难。眼前就是茫茫的刺风大沙漠,而黑岩就隐藏在这无垠的沙漠之中,但没有迹象表明他们要寻找的这个地点会很快出现,而非常明确的倒是,整个白天他们要行走在火炉一样的沙子上,晚上沙子则又变成了冰箱。他们已经如此行进了将近一个星期,随身的干粮早已吃光,水也已经见了底。

“老天,我是走上了一条什么样该死的寻宝路!”撒蒂姆不停嘟囔着,就如他往常做的那样,他口干舌燥,衣服包在头上,满脸都是晒伤的痕迹。“我需要水,我需要水……”他不停地嘟囔着,而四处望望,沙漠还没有尽头。

“你知道吗?”撒蒂姆扭头对着卡兹拉兄弟对法师说,法师自己也干渴得吐着舌头直喘气,“你知道吗?大师,我觉得我们是时候进行一个投票了。”

“投什么票呢?”

“你是在装迷糊吗?你知道的,当故事中要是出现像我们现在这样的情况一般都会投票,那就是选出一个家伙来我们把他吃掉,他牺牲自己就可以救活我们大家了。”撒蒂姆说,说完就又故意地盯了卡兹拉兄弟一眼。

“哦,你这邪教徒,如果要真的投票的话,我们还不知道这一票会落到谁头上去呢?”拉查停下脚步,狠狠地瞪了撒蒂姆一眼。

“那一定不会是我,咯咯咯咯。”骷髅笑起来,“因为我既没有肉也没有血,咯咯咯咯。”

“那倒是真的。”法师说,“不过我们都不应该放弃希望,特别是目标就近在眼前的时候,想一想那成堆的金灿灿的东西吧!至于投票,现在我们还不至于到达那种地步,撒蒂姆,你的宗教不能让你忍一下饥渴吗?”

“这跟我的宗教无关,近在眼前的话你已经说了好几遍了,我……”他的话还没有说完,比尔突然从垂头丧气的焉鬼的样子跳起来,飞快地朝着一处闪闪发亮的东西跑去,他走近后,发现是一个金属的水壶,不过口倒下来后,却只倒出了几粒沙子。“哦——”他又沮丧地变回焉鬼的样子。但一旁的独眼皮里却来了精神。

“有水壶,一定有什么人在附近。”他手搭凉棚朝沙丘的远处张望,其他人也用眼睛朝着远处张望,但只看到了亮晃晃的沙子。

“你看到什么了吗?”皮尔问,他们知道皮里眼睛能看得很远。

“我看到有个人在挖沙子。”

“什么?你确定你不是脑子出了问题才看到那样的景象吗?”撒蒂姆气恼地问,因为他什么也看不到。

“我就是看到有个人在挖沙子,而且还是个胖子,一边挖还一边在叨叨,旁边还有一个黑乎乎的东西。”皮尔继续说。

“黑岩?!”小沉沦魔和卡兹拉兄弟突然异口同声地叫起来。

“那么我们就赶紧去看一看,也许他在挖水井呢。”撒蒂姆说。

一行人排成一条线像十头干瘪的骆驼一样有气无力地继续往前走,寄希望于皮尔的脑子确实没有出问题。一个时辰之后,翻过一座平缓的沙丘,眼前突然出现了一块高大的岩石,岩石漆黑如炭,岩石下面有一艘半埋在沙子里像是搁浅的破船,船体非常古老,却奇怪地依然屹立不倒。船的下面有一个长的又胖又圆的矮个儿家伙正用一把铁钎在挖沙子,一边挖还一边嘟囔:

“哦!我又能怎么办呢?杰瑞老兄,我们从小一块长大,我几乎还是喝着你妈妈的奶长大的,你就像是我的亲兄弟一样,现在你却把我一个人撂在这里,就是真挖到那么多的宝贝那对我还有什么意义呢?呜呜呜呜……”说着说着,胖子扔掉了铁钎,坐在沙子里哭起来了。

寻宝团们一个个大惊失色。“宝贝?那他一定是在挖财宝了?”比尔扭头问。

“我相信他现在挖的正是我们要寻找的财宝,这是很明显的,不过,当务之急,我认为,是先把那壶水搞到手。”法师不紧不慢地说,说完指了指胖子旁边一个很大的羊皮水壶。

“我同意这么办。”撒蒂姆说,舔了舔自己干裂的口唇。

“我们也同意。”拉查和穆查也回答。

“还有我,咯咯咯咯。”这是骷髅的声音。

“所以就这么办。”

于是,在那个不知名的胖子正独自伤心抽泣的当儿,五个小沉沦魔、两只羊头人、一只骷髅还有一个邪教徒突然一窝蜂朝着他扑过来,当即像抢球的橄榄球球员一样将胖子压在了身下。

胖子吓坏了,根本不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不过,就在这时,一直想着那壶水的撒蒂姆觉得不对劲,扭头一看,发现他们攻击胖子的时候,法师一个人朝着水壶走了过去,这会儿正在那儿拧壶盖儿呢。

“那是我的。”邪教徒尖叫着,像疯了一样,不顾一切地从人堆上滚下来,朝着法师狂奔过去,一把夺过水壶,就往干裂的口中灌下去。

法师倒栽葱摔在了沙子里,法杖也丢出去老远。不过经这一吵吵,其他人都回过了神,小沉沦魔和卡兹拉兄弟也一个个丢下压在地上的胖子不管,扭头来抢夺水壶。最后的结果是,除了法师之外,每个人口里都灌了几口水。

正当他们为水壶扭打在一起的时候,胖子这会儿站了起来,“你们是谁?”他朝他们大叫起来,被冷不丁冒出来的一群有人有怪的队伍给攻击,他吓坏了。

“你又是谁?”撒蒂姆回问对方,几个人也停止了争抢,因为这会儿水壶也空了,虽然并不完全能解渴,但也聊胜于无。他们就全把目光移回到了胖子身上。

“我,我是汤姆,你可以叫我汤姆,汤姆,我是挖宝人汤姆……”自称汤姆的胖子回答。

“你在这里干什么?汤姆,你刚才是在挖什么宝吗?”法师弹弹身上的沙子,走上前来问。

“不不不,对了,我忘了介绍,这是杰瑞,我的好兄弟,我正在埋杰瑞。”汤姆扭头指了指地上,他们这时才发现破船底下的角落里还躺着一具几乎干掉的尸体,而一提起杰瑞,汤姆就几乎又止不住要落泪了。“我们就是赫赫有名的挖宝人胖子汤姆和瘦子杰瑞,只是几天前,杰瑞却不小心给一只藏在沙子里的野兽杀死了,现在就只剩下我一个人在这里。”

“你确定你不是在挖宝?”法师又上前了一步,目光显得有些咄咄逼人,好像对方如果不老实交待他立刻就会把他吃掉似得。

“不——不,”汤姆有些不很肯定地摇着头,“我,我没有,我只是……”

他一边说,五个小沉沦魔也围了上来,个个咬牙切齿,不停地摇晃着手中的狼牙棒和大刀,吓得汤姆直往后退,最后退到破船的角落里,他不停地摇着头,一只手还不停地摸索着另一只手的手指头。

“不,不,不,我……”

然而,正当小沉沦魔们几乎上去要将胖子汤姆揪起来的时候,突然一道光从汤姆的指头上闪出,然后他脚下的沙子翻动,就从沙子中钻出一只手握匕首的自爆魔来,他一跳出来就嘿嘿狂笑,原地转了一圈,愣了一忽儿神,然后径直朝胖子跳去,一边跳一边扎破自己的肚皮,随着一阵巨响,一声爆炸,胖子汤姆就被炸成了碎片,血淋淋的肢体摔的船身到处都是,五个小沉沦魔也被突如其来的冲击波撞出去老远。

“发生了什么事?”小比尔坐起来摸着跌晕的脑后壳问。

“为什么他要杀死自己呢?”

“哪里跳出来一只自爆魔的?”

没有人能说得上来,但人们很快就移开了话题,把注意力集中到了汤姆刚才挖的坑上。

“毫无疑问。”法师说,原地转了一个圈,观察周围的环境,“这里就是黑岩,看!这岩石是黑色的,而且这里还有一艘搁浅的船只,这应该就是牛人故事中提到的那艘寻宝船,汤姆欺骗了我们,他正是在挖财宝,而不是埋他的兄弟。现在,赶快,我们要把财宝挖出来。”

说完,小沉沦魔们就捡起地上的铁钎,手忙脚乱地挖掘起来。不多时,钎头就碰到了一个硬硬的东西。拂去沙子,一个闪亮的大铜箱子就露了出来。

“哦——”小沉沦魔们都叫了起来。

“是财宝吗?”撒蒂姆问,他眼睛这会儿放起亮光来,精神也异常抖擞,这是从他入伙儿以来还没有过的。只有卡兹拉兄弟很冷静,拉查研究着箱子上的图案,穆查这会儿则跳到了船身上去。

“现在还不好说。”法师盯着箱子,“即便是财宝,我们现在也打不开,因为我们没有钥匙。”一点儿没错,箱子显然是锁着的,法师用手碰来碰去,口中还念念有词,那是他在设法把箱子打开,不过得到的效果就和用花言巧语把一只懒猫从沙发里骗下来差不多。

“你能打开吗,大师?”拉查问。

“我在试。”法师说,显得有些烦躁。

“让我也试试。”比尔说,然后抱着一块从黑岩下搬来的大黑石头走过来,过来就朝着锁口砸了下去,但锁子无动于衷,石头却反弹过来,正中比尔的脑门,一下子把他打翻在地,几乎是让他刚刚清醒的脑门又晕了过去。

“我一点儿也不信。”暴躁的高个儿鲁博也急冲冲地走了过来,用他那把大狼牙棒朝着锁口拼命砸去,一阵金星闪过,大棒把他震了个趔趄,等他站稳后,发现锁子无恙,狼牙棒上一根尖刺倒给敲掉了。

“咯咯咯咯,你们就从来没想过去找找钥匙,咯咯咯咯。”这是一旁的骷髅又笑起来,其他人则垂头丧气,围着铜箱干着急没办法。就在这么个时候,一言不发的穆查从破船上跳下来,他一声不吭地走近箱子,然后把一把钥匙插到锁孔里,咔嗒一声,锁就打开了。看到这一幕,寻宝团的其他人都兴奋地尖叫了起来。

“你是怎么做到的,兄弟,你从哪里得来的钥匙?”拉查激动地问,这也是其他人想问的问题。

“哦!”穆查腼腆地说,“我从船上一块胖子的尸体的口袋中找到的,我还找到了这个。”他说完一举手,那是一只金色的小戒指,上面镂刻了许多花纹,“不知道你们刚才注意到没有,刚才跳出一只自爆魔还有那道光,我看到那是他擦了擦自己手指上的一个戒指造成的结果,就是这个戒指,这是一个可以召唤自爆魔的魔戒。”

“哦,天哪!”所有人都恍然大悟,觉得这解释很有道理,瞬间对穆查刮目相看了。

“那他为什么把自己给炸死了呢?”好奇的比尔问。

“哦,我想那是因为他擦拭的方法不对,至于该怎么擦,我自己也不知道,所以我们还是先不要管这枚戒指,先来看看箱子里到底有什么吧!”穆查说。

说的很对,寻宝团们几乎忘了这件事,他们一个个挤过来,围在箱子周围,然后穆查就按下锁口的按钮,掀开了箱盖,而至于箱子里到底有什么,那就是我们下一章的内容了。

九蟾恶尸

接下来,我们就开箱子。锁扣咔吧一声响,箱子打开,穆查掀开箱盖,十个人就全把脑袋凑过来,十双眼睛射出十八道亮光,在箱底放着的,除了一本皱皱巴巴、破破烂烂的硬皮笔记本之外,就什么也没有了。

最失望的是撒蒂姆,他骂骂咧咧,大声诅咒:“又上当了!”但法师却小心地拿起了那本书,翻开来,这是一本日记,扉页上写着“迈克.马宏”这个名字,日记的字体非常潦草,还有好几页好像是被撕掉了,不过,由于日记所使用的文字是圣休亚瑞的通用语,所以,这次法师倒是认得的。

“日记第21页,”法师念到,“‘我们和牛人们大吵了一架,我们主张留在原地搭建营地并等待过往船只,而安格瑞则执意要穿越沙漠,这无异于去送死,想想沙子里藏着什么可怕的怪物我就知道这一点。但牛人都是倔,真是倔得出奇。’”

“牛人!”拉查叫起来,“这是关于牛人们的日记了。”

“是的,亲爱的拉查,”法师说,“这是关于牛人的日记,因为这本日记是那个大副马克.马宏写的,还是让我翻翻有什么有用的信息没有,啊哈,这里。”法师翻了几页,又接着念起来:

“日记第41页。‘安格瑞和他的仆人携带藏宝图深入了沙漠,他们去寻找水源,但是没走多远就被一伙儿豹人给劫持了,唯一逃掉的人回来告诉我们,那伙强盗提到了凄凉沙地这个地名,一听名字就知道不是个好地方。我们再也没有得到过他们的音讯。晚上可真冷,我恐怕也活不久了。’嗯,日记到此就结束了,最后一页好像是被撕掉了。那么,如果线索要继续往前跟进,看来我们就只得往凄凉沙漠的方向走了。”

“没有用的,”刚才一旁听得入迷的撒蒂姆,听到最后一个字就又气愤地挥起拳头来,用他那又冷又狠的声音说:“看吧!肯定又是一场空。”

“那么你会退出吗?”一旁的拉查立刻接话,对方倒是咬牙切齿不做声了。

既然都不再有异议,他们就收起日记,重新上路,目标凄凉沙漠,所幸这个目的地并不难找。根据法师的地图显示,从这里一路向西,沙漠的尽头就是凄凉沙地。一番踉跄前行,那沙地就出现在了眼前。

哎呀!这地方可真凄凉。头顶盘旋着巨大的食人鸟,地上堆积着枯骨,一路上还到处能看到冒着泡泡的无底沼泽,要是一不小心陷进去,恐怕就再也上不来了。这就是凄凉沙地,没有人怀疑,要是在这个鬼地方遇上一个骷髅或僵尸什么的,也绝对是正常的,甚至是骷髅奇里安自己,都被一路上的景象给吓得骨头不停地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

“你就不能安静会儿吗?”撒蒂姆回头问骷髅,不停地挥手赶着嗡嗡响的苍蝇。

“我太害怕了。”骷髅说。

“你还有什么可害怕的呢?骷髅先生,”撒蒂姆忍不住笑起来,这使他的样子更邪恶了,“你这个样子,除了骨头什么也没有,只有别人会怕你,你还害怕什么呢?”

骷髅摸了摸自己的身体,恍然大悟地说:“哦,你说的一点儿不错,我大概被你们的情绪给感染了,咯咯咯咯。”

“我很想不通,”撒蒂姆接着说,“你没有皮肉,没有血液,连肚子都没有,不能吃东西,也不需要什么衣服,你要财宝来干什么?”

这是个非常有价值的问题,连一旁偷听他们谈话的穆查都也觉得好奇起来,但骷髅奇里安却有他自己的想法,他显出若有所思的样子,很快就有了答案:

“哦,邪教徒,你说的一点儿不错,那些东西对我都没用,但财宝可不是对我一点儿用都没有,我需要财宝,就和你需要财宝一样,你知道为什么吗?”

邪教徒摇摇头。

“不瞒你说,我一直想要一个脑子,就是那种正儿八经活人的脑子,我想要这个东西好久了,如果我们的财宝一到手,我第一件事就是到黑市上去买一个脑子去。咯咯咯咯,就是这样,咯咯咯咯!”

“脑子?”撒蒂姆疑惑地盯着对方,“是不是有了脑子你就不再傻笑了?咯咯咯咯。”他学着对方样子笑起来。

他们的闲谈到此为止,因为法师已经有了新发现,他举着地图说:“豹人们就住在这附近,看!这周围还有一圈啃剩下的人骨头呢。”

法师这一说,他们才发现,他们走进一片空地,空地的周围是被一圈散碎的白骨头围着的,这地方真是吓人,小比尔又习惯性地哆嗦起来。

“可是这里什么也没有。”拉查说,因为这里确实除了坚硬的地面什么也没有,“不是该有个洞穴什么的吗?”

“你说的是。”法师也纳闷,他走来走去,又跺跺脚,来回观察,正这么疑惑的当儿,突然脚底下的土就一阵松动,土块儿往上顶,然后猛然就钻出一个形似腊肠的长长的圆柱形的大东西来,垂直的矗立在地面上,不停地摇晃着,顶头圆圆的,周围还有一圈刺。谁也看不出来这东西是什么,会不会说话,连法师都说不上来。回过神来后,法师绕着对方转了一圈,胆小鬼比尔很好奇,就伸出手来,正当他的手要去摸一下的时候,腊肠的顶头上就突然张开来两只红彤彤的眼睛和四瓣血盆大口,而且,那口还说话了:

“停下来!”

比尔连忙把手缩回去,其他人也都抬起头仰望着,“你是谁呢?”法师问。

“这就是问题所在。”对方不紧不慢地说,“我想你们是来找豹人的吧?”

“你怎么知道?”

“因为你们现在就在豹人的洞口。”对方说。

他们这才发现,这奇怪的家伙就像一条大蛇一样正好占据着他身子下面一个垂直的大洞穴,这下一行人都恍然醒悟过来。

“是啊,我们能进去吗?”法师问道。

“我已经说了,你们得先回答那个问题,你们谁要是说出我的名字来,就可以进洞了。”对方说完,就继续那样晃来晃去。

他们很想往洞里看一看,不过,一靠近,那怪物就张开了大口,露出尖牙,看来,他们要是不猜这个谜语,洞还真进不去。

“你是一柱擎天吗?”小比尔问。

“错!”

“那你一定是摇摇晃晃了。”高个儿鲁博说。

“错。”

他们七嘴八舌说了一大堆,谁也没说对,最后,一贯不声不响的穆查开口了(这还是他继开箱子后第一次讲话呢):

“你是契貚!”

穆查讲了这么个饶舌又难听的词,听上去是既古奥又拗口的,不过,穆查的话音一落,那东西就瞬间往下缩,消失不见,一个黑漆漆的洞口就出现在地面上。这下,沉默寡言的穆查再次惊到大家,所有人将疑惑的目光盯着他。

“你是怎么知道的?”法师疑惑地盯着穆查问。

“我书读的多。”他说,这是个无可辩驳的回答,其他人也就不再多问了。

不管怎么样,洞门打开了,一众人抬脚往下一跳,一阵翻滚坠落,不时就都落到了洞底。洞底黑漆漆,向右拐进去,尽头有一点儿灯光,大伙儿就朝着灯光的方向走。正走没几步,忽然灯火通明,从四面八方跳出来一群拉库尼,就是人们常说的豹人。豹人们一出现,寻宝团每个人都给他们的样子给吓得不敢动了,他们的样子果真吓人,有诗为证:

苍头白尾,利爪尖牙,面似恶鬼愁森森,形如虎豹弯弓弓,尖啸厉呵撕心肝,跳跃翻滚抛炸弹,沙地凄凉不虚名,白骨磊磊唬破胆。

这群豹人尖叫着就把寻宝团十个成员团团围住了,然后七手八脚簇拥着往里走,一直来到了洞的最深处,在那里有一个宝座,宝座上坐着一个黑面黄瞳,满脸皱纹的母豹人,她脖子上挂一串尖牙项链,浑身哆哆嗦嗦,好像有疯病,她的名字,豹人们都称之为“九蟾”,也就是说,她是豹人们的老祖母,这强盗窝的母大虫。

“好了!”九蟾开言,一边说手还抖个不停,“既然你们来了,找我何事?”

“我们询问关于许多年前你们劫走牛人公主一事。”法师上前言说,既然对方干脆,自己也就不打套语了。

然而,法师的话音刚落,一洞的豹人都吱吱叫起来,好像这话有多严重似得;再看豹母,浑身抖得更厉害了,就表明,这话确定是很严重了。

“噁!噁!噁!”九蟾发出像咳痰吐唾沫吐不出的怪叫声,使得十个人吓得不敢再说话。

“我早就算到你们会来了,噁!”九蟾说,“果真你们就来了,你们不提还好,一提我心里就恼火。噁!”

寻宝团完全不明所以,而豹母也就将旧事讲起:

“许多年前我们从沙漠里捉住了几个牛人,带到我们洞里,本想在我大寿那天把他们吃掉,没成想,时间还没到,牛人们就跑了,临走还把我的小女儿给拐带走了。这一去就是好几年没有踪影,让我思念成疾,就得了这疯病。”

豹母说到这里就掩面,好像要哭泣,不过泪没有落出来,然后接着讲开:

“后来我才知道,原来那些牛人蛊惑了她,说是去寻宝,我那傻闺女就信了,她把他们偷偷放走,还偷走了我的一颗宝石,随他们一起寻宝去了。这真可恶。”豹母又抖了起来。

“啊!”法师讲,“这正是我们要寻索的线索,这一路可没白来,那么,您知道他们往什么地方走了吗?”

“这我可以告诉你们,不过,你们也得答应我一个条件,就是我的那块宝石,你们得给我找回来。那块宝石可不简单,它上知天文,下晓地理,通鬼神,达四方,还是块有记忆力的宝石。这宝石的名字,俗言多嘴,又名胡诌,但我自己叫它叽叽喳喳。所以,你们一定要答应帮我把它找回来,我才能告诉你们他们的下落。”

法师扭头看他同伴们,大家都点头,表示这个交易可行。

“说吧,你不说他们的下落我们也找不回来呀。”法师说。

“好吧!”豹母说,“她走的时候,我们探听到一些信息,说是往什么亚瑞特高原去了,我立刻派食人鸟去调查,知道她原来在寒霜洞穴里,但那地方太冷,我的豹人是住在沙漠里的,受不得那些冷,一进洞,就都会变成‘冬结的泽露莎’。”

“什么是‘冬结的泽露莎’?”好奇的拉查斗胆问了一句。

“我不知道,那些野蛮人是那样讲的,大概就是被冻结了的意思。我那女儿就变成了那样个东西,而她本来的名字却是叫琪塔拉的。”

“不妨事,我们不怕冻。就这样说定了,我们一早就动身。”得到了这个消息,法师很兴奋。

“可没有那么容易。”豹母说,“噁!你以为我会那么轻易相信你们这些沉沦魔吗?特别是你,巴希欧克,我可是知道你的大名的。噁!你们不用担心,我已经准备好了,亚瑞特据此十万八千里,这里没有传送石,你们可步行不到那里,我明天派十只食人鸟把你们载过去,这些鸟是我的耳目,一到你们拿到了宝石,就得把它交给它们。你们听明白了吗?”

寻宝团无话可讲,只得点头同意,这件事也就到此结束。

 (未完待续)

本文来源:凯恩之角

跟帖15条跟帖

跟帖成功,查看我的跟帖

    热门跟帖

      最新跟帖

          跟帖成功,查看我的跟帖

          意见反馈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