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爱玩网,独一无二的你快来取一个独一无二的昵称吧!

凯恩之角 卡兹拉历险记:绿洲寻宝,卡尔蒂姆城再起波澜

卡兹拉历险记:绿洲寻宝,卡尔蒂姆城再起波澜

书接上文:卡兹拉历险记:秘地寻宝,先离奶牛关又入迷失丛林

降临在大教堂的陨星是一切厄运的预兆,它在印证了末日预言的同时也激发了游荡在庇护之地的怪物们内心深处的欲望,一位沉沦魔法师组织起了一群怪物开始了它们的寻宝之旅,我们将要为大家展示的就是这样的一本故事书,一本关于寻宝的怪物们的故事书。今天我们将继续之前的故事。

达尔格绿洲

跳出传送门,寻宝团终于从那个噩梦般的丛林里逃了出来,一眨眼的功夫就来到了一个全新的地方,他们此刻站在一座绿色的小丘上,环顾四周都是一片翠绿。

“哦,我看,”法师回头对众人说,“这次不会出错了,这里就是我们要来的地方,达厄古绿洲。”

这真是一处迷人的地方,有诗为证:

河水潺潺,虫鸣嘤嘤,河水潺潺傍水车,虫鸣嘤嘤戏村落。

“这里距沙漠还有多远?我们要怎么过去?”拉查问。

“要到达刺风沙漠,必须穿过一条长长的地下水道,它通往卡尔蒂姆城,我们必须得经过那座城。但是现在天色已晚,我们要在这里休息一下,等明天再做打算,你看前面有个洞穴,我们就在那里过夜。”法师说完,就走进了一个看上去很神秘的洞穴的前厅之中。法师接着说:“你们先呆在这里不要乱走,我要去洞的深处探探情况,如果我有什么不测会给你们发一个信号。”他说完就进入了洞中。

眼前的这个洞穴在一个半山坡凹出来的地方,洞口用破旧的木头修成一个门洞,看上去像一个旧水道或废矿井之类的设施。大伙卸下装备靠在台阶上休息,在洞口等了很久,由于一连几天的劳顿,撒蒂姆一躺下就睡着了,卡兹拉兄弟则看着眼前的水塘直发呆,沉沦魔们也变得很无聊,无聊到在洞口生了一堆火。

“我预感法师要出什么情况。”比尔说。

“你的预感从来没有好过,比尔。”鲁博说,“我看这洞一点儿问题也没有,不会有什么野兽,这地方人类活动频繁,除了人类不会有其他东西,如果有的话。”

“哦,瞧你说的,鲁博,我说的就是人类,我的心在跳。”比尔说。

他们在洞厅中等法师的消息等了很久,久到撒蒂姆睡到醒过来,醒过来后就和卡兹拉兄弟吵起架来。

“你知道吗?羊头人,我会成为一个大人物。”撒蒂姆说。

“哦?是吗?怎么样的大人物?”拉查冷笑地问。

“我会统治整个世界,所有人都会喊我国王,那时就没有人会小瞧撒蒂姆大帝了。”

“那倒是挺了不起的,噢!大帝陛下!”拉查讥笑地说,他和穆查给他行了个礼然后哈哈大笑。

撒蒂姆则咬牙切齿,小声咕哝了一句“兽禽”,之后就大跳起来,站到远处,指着卡兹拉兄弟的鼻子说:“我会给你好看的!知道吗?我将让你们所有这些未开化的兽禽都臣服于我,我会统治所有你们这一愚蠢族类的灵魂,然后那时,我会成为你们的‘羊头大王。”

撒蒂姆说完,卡兹拉兄弟就把斧头和长矛都拿在了手上,就在双方几乎要动起手来的时候,洞的深处突然发出一道红光然后冒出一股白烟。

“不好,”毕博说,“巴希欧克发信号了,他一定遇到了麻烦情况。”

这样,小沉沦魔们都急躁地跳起来,卡兹拉兄弟也都收起了脸上的怒气,他们就都开始朝着洞穴的深处走去。

眼前的道路并不好走,矿洞透水很深,他们几乎是踩在水里行走,并且到处一片黑,踩着地面的水发出的回声响得吓人。卡兹拉兄弟点燃了两只火把,矿洞里的岔路又很多,他们只能跟着直觉走。

“我真不喜欢这个鬼地方。”比尔说。

拉查走在最前,姆查走在最后,转过一个弯,突然一道亮光出现在眼前,走近之后,发现光线是从一个精致的金属箱子上发出来的。一看到这个箱子,沉沦魔们立刻手舞足蹈起来。

“这里面一定有宝贝。”皮里说。

“让我打开来看看。”皮尔说,他掏出一把开锁的万能钥匙,很快锁就被打开了。箱子里零零散散装着几枚金币,还有一堆破书卷和一些瓶瓶罐罐。

“啊,真倒霉。”皮尔说。“不过总比没有强。”

沉沦魔们和撒蒂姆把金币分掉了,其他东西就都被他们扔得到处都是,但在箱底姆查发现了一个有趣的东西,一小瓶七彩液体,他把它拿走了。

正在他们翻箱倒柜之际,说话声从不远处传来,拉查和穆查立刻熄灭火把,安静下来,循着声音往前走,发现声音来自洞穴中央一堆火周围坐着的三个人类,他们一个是白胡子的老头,一个是黑胡子的光头,还有一个面色惨白没有胡子的小生,在他们身后的木柱上还绑着一个沉沦魔,正是巴希欧克本人。只听到这些人类大声地说着以下的话:

“我真想现在就动手,我找这家伙好久了。”老头说。

“不,不,你得等等老板来了再动手,你知道我们总共就只有这一把刀吧,而且还是我带来的。”小生说。

“且不必着急,老兄,它跑不了,今天是我们运气,这家伙自己送到了手上。”光头说。

“所以,你会赚一笔,老弟?”老头问。

“这个你无需知道,你既没有提供刀,也没有提供情报,你能出现在这里全是占了你那位光头朋友的光,你知道吗?”小生说,并白了对方一眼。

“我们得怎么办?”皮里说,怪物们在黑暗的一角偷偷地看着眼前的情况。

“诶,我有个办法。”姆查说,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了他从箱子里捡到的小瓶子给大家看,姆查一挥手将瓶子往远处的一个角落里甩出去,叮一声响然后一道七彩光柱直冲洞顶。那三个人类中的老头正好对着那个方向,他吃惊地站起来指着那里说:“看,那是什么?”

“哦,抱歉,那是我刚才丢那儿的东西,让我查一查,哦,确实是。”小生看到后立刻说。

“什么?那不是你的。”老头说。

“我想,那也不是你的吧,老兄。”光头问老头。

“我只是先看到的。”老头说。

“我可以对天发誓,那是我大约一个小时以前去那个角落解手的时候忘在那里的。”小生说。

“你怎么证明?”光头说。

“这个,我,那,我证明不了。”

“我认为它属于最先看到它的人。”老头说。“是我先看到的,你看,你也证明不了是你的,对吗?”

“这不公平,这一点儿也不公平,我虽然不敢像某些小人一样声称是自己的,但我也不会否认我应该拥有它的可能。”光头说。

“你说谁是小人呢?”小生跨步上前并抽出手中宝剑,光头兄也不示弱,将光头一拍,两掌一合摆出一个马步来。正当两人准备大打出手之时,他们发现老头不见了,两人见情况不好都收势直往圣光处奔跑。

三人几乎同时跑到跟前,并撕破脸皮揪打在一起,最终老头力气大一点儿,第一个抓住了那个东西,手一触摸,光即消失,在他手上的是一小瓶有七种颜色的液体,这时三个人面面相觑,怒从中烧,等再回头观望火堆边的沉沦魔法师时已不见了踪影,顺带连小生带来的宝刀也不见了。

出城记

事情就如你想象的那样,当三个人类争得热火朝天的时候,他们割断了捆绑巴希欧克的绳子,法师还顺走了那把刀。

“这是什么情况?”撒蒂姆问。

“他们想要用那把名叫拉卡尼休之刃的刀把我千刀万剐。”法师说。

“为什么他们要那样对你?”拉查问。

“我不知道,也许他们这样做就可以说这是‘巴希尼休’。”法师说。

“‘巴希尼休’?那是个什么东西?”拉查问。

“我说过我不知道。呃,我猜那是个响亮的名号,我只是猜。”法师说。

“所以他们会杀了你。”姆查说。

“不,不,姆查,他们要是杀了我,他们就永远得不到‘巴希尼休’了。”法师说。

“为什么?”他们问。

“这就是魔咒,拉卡尼休诅咒了这把刀,呃,我不想再多说了。”巴希欧克说。

“为什么拉卡尼休要这样诅咒?你认识拉卡尼休吗?”拉查一两问了两个问题,因为他一向好奇。这样一问,其他人也都好奇起来,他们也都问起来了,就连撒蒂姆和奇里安也问起来。

“是啊,巴希欧克大师,那是怎么一回事,我记得二十年前拉卡尼休在崔斯特姆干的好事,嘿嘿,那是怎么一回事?”撒蒂姆说。

“那时我还是一个活人,咯咯咯咯!”奇里安说。卡兹拉兄弟则说二十年前他们还没有出生呢。

“还不是因为那批财宝吗?”皮尔刻薄地说。

“把拉卡尼休给骗了。”皮里打趣道。

“所以拉卡尼休就诅咒了那把刀和巴希欧克,他自己还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呢。”皮尔接着说。

“你应该把真相讲出来,巴希欧克。”实诚的毕博说。

“好吧!好吧!既然你们这样追问,那并不是一件光彩的事。二十年前,拉卡尼休是个沉沦魔王,并不是那种大王,但是他手下也有好几百个小沉沦魔,他可以随便从地狱里把他们一个个招到身边。他们这伙恶魔干净了坏事,攻击商队,烧毁农人的房子,抢走每一个值钱的东西,或者跟其他恶魔做生意,替他们暗杀或绑架人类。是的,是的,就是二十年前,那是个恶魔横行的年代,人类都不敢到荒野里,大人吓唬小孩子要说,‘听,那是吃小孩的恶魔’,哈,我怀念那个年代,新鲜的小孩肉。”说到这里,皮里皮尔比尔一起又叫又跳起来。

“就是在那个年代我认识了拉卡尼休本人。”巴希欧克接着说,“我猜你们都知道魔王迪亚布罗,是的,是的,这个故事要先从魔王迪亚布罗说起。二十多年以前,迪亚布罗再次降临人间,他控制了一个涅法雷姆的身体,并召集地狱恶魔进攻人类,沉沦魔们欣喜若狂,我们前往他复活的地方去朝拜,就是崔斯特姆,我当时作为一个复活法师跟随拉卡尼休的团伙,我们一路烧杀抢掠,无恶不作,而且聚敛了大批财宝,但这些财宝都不及我们在崔斯特姆村发现的一个财宝箱值钱,这个箱子在本村一个大财主的地下室里发现的,里面有一些价值连城的东西。因为我是他们团伙中唯一一个法师,有举足轻重的重要性,拉卡尼休也非常信任我,就把这笔财宝交由我保管。你得知道沉沦魔可没什么信用,不管是法师还是小魔,我想我慢慢地产生了要独占这批财宝的欲念,我最后也这么做了。最后一次劫掠后我们约定在一座石柱边会合,但我没有去,直接带着那批财宝溜走了。拉卡尼休却在石柱旁等了许多天,他焦躁恼火,但还是寄希望于我能出现。他们的活动惊动了一批涅法雷姆英雄,拉卡尼休在石柱旁被他们杀死了,临死之前他派一个小沉沦魔寻找我并把他的拉卡尼休之刃送来,我并不知道这是一个圈套,当我的手一碰到这把刀,魔咒就起作用了。涅法雷姆人将至死寻找这把刀,他们将会用这把刀伤害但不会杀死我,这真是一个邪恶的诅咒,我永生要受这磨难,除非我得到这把刀,诅咒才会解除,就因为我独占了那批财宝。这就是这个故事的全部。”

“你真是一个有故事的人,大师。”撒蒂姆说。

“不管怎么样,世间的涅法雷姆们已经将目标盯上了我和这把刀,我的名字已经被广为流传了,这就是为什么我要带走这把刀,这样诅咒就能解除了。”巴希欧克说。

“这样就永远解除了吗?”拉查又问。

“哦,不是的,”高个儿鲁博说,“这把刀要是再丢掉,这个诅咒就会又生效,人们就会用刀来找巴希欧克,为了那个‘巴希尼休’;可要是巴希欧克寻回这把刀呢,人们就只得追杀巴希欧克来夺取这把刀。所以这是个无尽的循环。”

“我想你真的是罪有应得。”撒蒂姆说,他几乎是在偷笑了。

故事讲完,书归正传。

“接下来,要到达烈风之地,必须穿过沙漠中的一条长长的地下水道,它通往卡尔蒂姆城,到那里后我们就得想法混出城去。”法师说。

“要怎么办?”

“我们需要稍微伪装一下,我找到了一些东方样式的衣服,你们都穿上,现在我们要扮作是出城去做房车旅行的一家人。”法师说完,其他人都疑惑不解。

“具体来说,”法师继续说,“是这样的,我扮作一个父亲,撒蒂姆扮一下可爱温柔的母亲,鲁博毕博皮里皮尔比尔扮作是我们的孩子,而羊头人兄弟要屈尊扮两只拉车的山羊。”

听完撒蒂姆对此安排颇为不满,“我不要扮女人。”他说。

“好啊,我们交换一下,你来扮山羊,我就扮女人。”拉查说,撒蒂姆咬牙切齿地挥了挥拳头,只好不再有异议。

“那我要怎么办?”骷髅问,“我要扮什么?”

法师瞪着骷髅想了想说:

“你什么也不用扮,我们把你捆在马车的架子上,就当你是一个装饰物。”

他们做了这样的装扮,也找到了马车,事情很顺利。当他们驾着拉查和穆查拉的马车走进城门一个喷泉的旁边时,看到有一群人,围在当中的是小贩父女和一队巡查队,双方似乎正在对峙。这位小贩父亲站在当中向巡查队挥着拳头,满脸的愤怒和不服,女孩则胆战心惊地躲在货物堆中。

“你要赶我们走是吗?我就是不走,不要害怕,阿扭,他们赶不走我们。”这位小贩父亲说。

“根据国王新规,小贩占道违规,而且影响市容,你不走我们可要动手了。”巡查队的头领说,他手执一把砣式连枷,一副粗暴蛮狠的样子。

“你给我把东西动一下试试!你们就是一群被恶魔吓破了胆的懦夫,来拿我们这些穷苦的外乡人出气,你为什么不去打恶魔呢?!懦夫!”父亲挥着拳头说。

“你说谁是懦夫呢?”队长发怒了。

“你是懦夫!”小贩说,说完,巡查队长挥手一个连枷下去,正好打在了小贩头顶上,他一个趔趄没站稳倒在了地上,瞬时鲜血流了一地。看到眼前的情形,小贩的女儿吓坏了,她抱着父亲的头哭了起来。

看完当前这一幕,拉查立即怒气冲上了脑门,他不说三四,撇下手上拉的车子,从车中抄起斧头向巡查队长扑来,一斧子下去队长的头颅滚到了地上。其他巡查队员大吃一惊,大喊:“一只羊杀人了,怪物!”

巴希欧克没料到这一局,但也只得跟着形势改变策略了,因为此刻人群已经混乱,有一群卡尔蒂姆城的卫兵已经发现了这边出的状况。

“赶快关上城门,别让这伙妖精逃跑了。”城头上有人大喊。

“拉查,赶紧套上马车,我们必须在城门关闭之前冲出去。”法师大喊。

拉查从人群中冲出,将缰绳套到自己肩上,说:“大家都坐好。”说完看了他兄弟一眼,然后马车就飞奔起来。卡兹拉兄弟将浑身的野性施展,像两匹脱缰之马一样将车子拖得飞起,碾过人群,荡起一长溜灰尘,在城门即将关到碰着马车的顶盖时冲出了城门,骷髅的头盖骨还被蹭掉了一小块。小沉沦魔们都欢呼起来,大叫卡兹拉万岁,但情况并没有好到值得如此欢呼,因为很快,他们就发现在大概100码后方的烟尘中一队卡尔蒂姆骠骑兵正紧追不舍,这些骠骑兵个个手执长矛,腰胯弯刀。

“我们得怎么办?”姆查说。

“只管闭着眼睛奔跑,兄弟。”拉查说。

这场追逐真是惊心动魄,标枪飕飕地在车子两侧飞过,有一支扎到了撒蒂姆脑袋边的壁板上,有一支从骷髅的心中穿过,直接把他在马车壁板上钉得牢牢的。然后突然‘嘎吱’一声响,“车子就要散架了!”可怜的比尔大叫着,他已经吓得哆嗦成一团了。比尔刚说完,‘砰’一声巨响,车子立刻倾向了一边,一个车轱辘脱出了车轴,但卡兹拉兄弟的速度依然没有减慢;这时眼前出现了一座狭窄的峡谷通道,两边高崖陡峭,壁立千仞,甚是险要。拉查和姆查将几乎倾倒的车子拖进了峡谷中,就在这时,一只标枪击中车顶盖,给了它致命一击,车子即刻变成木头碎片向四面八方飞去,整个散了架,一群人被摔到满是沙子的地面上,而骠骑兵的飞奔却没有减速。

“赶快起来!跑!”法师说,他拄着拐杖一瘸一拐地跑着,其他人都爬起来以最快的速度逃命。马蹄声已经就在身后了,但突然,就在这时,山谷中响起雷鸣般的滚石声,巨大的石块从两边陡峭的山崖上滚下,立刻封住道路,将他们与身后的骠骑兵隔在两边。很明显,有东西藏在这山谷的山顶上,那是他们扔的石块,而这救了他们一命。

(未完待续)

本文来源:凯恩之角

跟帖12条跟帖

跟帖成功,查看我的跟帖

    热门跟帖

      最新跟帖

          跟帖成功,查看我的跟帖

          意见反馈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