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爱玩网,独一无二的你快来取一个独一无二的昵称吧!

凯恩之角 卡兹拉历险记:秘地寻宝,先离奶牛关又入迷失丛林

卡兹拉历险记:秘地寻宝,先离奶牛关又入迷失丛林

书接上文:卡兹拉历险记:出师不利,美人计转诱寇马克

降临在大教堂的陨星是一切厄运的预兆,它在印证了末日预言的同时也激发了游荡在庇护之地的怪物们内心深处的欲望,一位沉沦魔法师组织起了一群怪物开始了它们的寻宝之旅,我们将要为大家展示的就是这样的一本故事书,一本关于寻宝的怪物们的故事书。今天我们将继续之前的故事。

母牛谷

他们离开邪教徒的地窖,走到一处原野。这里视野开阔,绿草如茵,农田阡陌,这时,他们看到不远处有一所农舍,一个胖农夫正立在农舍前面的田里发呆。

“我们要不要上去问问那个农夫,让他来读一读这页纸上的文字?”拉查问法师。

“我想没等我们到他跟前他就已经跑远了,除非有人能扮作一个人类上去问。”他说,环顾了他的四周,对撒蒂姆说道,“我们之中只有你长得像一个人类,只有你能去试试。”

于是撒蒂姆稍作打扮,主要是把背后的大钉子隐藏一下,他就朝农夫走去了。

“你好农夫!你叫什么名字?”撒蒂姆在农夫面前停下来问。

“嗨!你好!我叫杰,你呢?”农夫回答说。

“哦!我叫威尔。你好杰,这真是一个好天气,看看你的庄稼多好!”邪教徒说。

“不,我的庄稼全给食腐兽和食腐蝙蝠毁了,我在想一个怎样的稻草人才能把他们吓跑呢?”农夫说。

“你识字吗,杰?”撒蒂姆问道。

“哦!当然识字,我还写诗呢,我一直找不到人来听一听我写的诗,你要不要听一听,威尔?”农夫高兴地说。

“不,今天没时间了,你能给我念念这些字吗?”撒蒂姆把书页递到农夫面前。

“可以,让我看看,嗯,‘旧镇寻牛骨,东行母牛关,牛骨还牛王,母牛言宝藏。’嗯,就这些。”农夫说。

“那是什么意思?”撒蒂姆问。

“意思是在旧镇废墟那里找寻一块牛骨,然后过母牛关,把牛骨归还给牛王,母牛就会谈论宝藏。嗯,我想就是这么个意思。天啊!母牛怎么会说话呢?”农夫说。

“那么你知道母牛关怎么走吗?”撒蒂姆问。

“不!母牛关是不存在的。我必须告诉你这个,有许多人问到这个问题,但母牛关是不存在的,那只是农夫的民间故事。当然,如果你执意要问的话,那就朝着东北边那条路,通向那座山的方向走。”农夫说。

“好吧,就这样,杰,我得走了,再见。”撒蒂姆说。

“后会有期。”杰说。

撒蒂姆就回到了寻宝队中间,并把问到的答案告诉他们。

“所以我们已经有了牛骨,只要往东面的大山方向走去找‘母牛关’了。”拉查说。

“看来是这样的。”法师说,并督促大家上路。

于是他们就上路了。他们历经了数天的艰难跋涉终于来到了一座有巨大母牛石雕的关口前,上面写着‘母牛关’。

“原来这就是‘母牛关’”拉查说。“这真是一座宏伟的关隘,我老家的人一定不会相信我眼前的景象。”

他们穿过母牛关,就来到了母牛谷的母牛镇。这地方坐落在崔斯特姆镇东北部远方偏僻的山谷里,这里生活着一群无忧无虑的可爱母牛。当他们出现在镇里时马上就被一群花母牛围住了,因为这里罕有外来客。

“这么说,你们送来了我们母牛王的腿骨。你们有什么请求?”在他们把牛骨呈给母牛们时,他们中的首领问到。

“告诉我,蠢牛,说出你们知道的关于宝藏的事情。”撒蒂姆说。

“什么?蠢牛?我什么也不会告诉你,你这个无礼的家伙。我是母牛夫人,母牛谷的新首领,自从母牛王失去所有后嗣,人们只好选一位镇长出来,他们选了我,那是因为我是一位德高望重的母牛夫人,不是什么牛,我是母牛夫人。”镇长说。

“我诅咒你们,你们这些牛,如果你不说的话。”撒蒂姆说。

“你不知道礼貌吗?你这个粗野的家伙,如果你不礼貌跟我说话的话,我就拒绝讲出任何你们想知道的事。”镇长说。

“礼貌?我们之中有谁知道礼貌是什么吗?”撒蒂姆转向其他人问。

“你站到一旁去,撒蒂姆,让我来跟他们说。”法师说,“您好,我们已经将腿骨归还给你们,现在请告诉我们关于宝藏的事吧,请!”

“我不跟恶魔讲话,刚才这句话不是跟你讲的,我要珍重向大家宣明。”镇长说。其他母牛纷纷点头表示同意,并说“mōo,mōo”,意思就是“是的,是的”。

法师气得鼻子都发了青,他转头看向卡兹拉兄弟,说:“兴许他们跟你们说得来,你们试试。”

“我不这么看,大师,我听说母牛人并不喜欢卡兹拉,但我可以试试。”拉查说,然后他走上前,恭恭敬敬地问,问之前还鞠了一个躬:

“尊敬的各位母牛女士们,先生们,”他说,“特别是尊敬的母牛夫人,我一向闻听诸位都是深山里的高贵族类,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我代表我们这些远方来的粗鄙之流向诸位问安。”拉查说罢又鞠了一个躬。法师对于卡兹拉能说出这样文明的话深感吃惊,撒蒂姆则对于自己被连累为粗鄙之流而气得只皱鼻子。他接着说:

“我们历经艰险找到诸位大王的腿骨,使其得以身全魂安,现在,我们想请教关于宝藏的事情,我们的寻宝图上说,‘牛骨还牛王,母牛言宝藏’,我想这说的就是诸位高贵的母牛人。”拉查说完了,并鞠了第三个躬,他心里没底地看着母牛们。

母牛们刚看到这个羊头人时都极其厌恶地直摇头,听完这番话之后都很是欣喜。母牛镇长说:“我们最讨厌那些臭皮囊的羊头人,我要事先声明,我们跟你们没有任何亲戚关系。”他说完其他母牛人也纷纷表示这是毫无疑问的。“我们本不打算跟你们这类人讲话。但是,你刚才的话显示你是一个有教养的羊头人,虽然是羊头人,所以,我们同意跟你们谈谈你们想知道关于宝藏的事情。”这位母牛镇长说,说完还咳了一声,我想那是表示郑重的。

听完这些话,所有人都高兴地舒了一口气。母牛镇长便开始讲以下关于宝藏船的故事:

“我们的祖先流传过一个故事,大约一百二十年以前,我们的母牛王被他的弟弟约拿.考(JonahCow)篡位,约拿将母牛王赶出了王宫和母牛谷,自己做了母牛王。王后当时怀有身孕,她逃到坎都拉斯一处人类的农场,放下高贵身份成为农场的一个奶牛,他随后产下了后来被称为母牛公主安格瑞.考(AngryCow)的孩子,当她的孩子长到成年后,有一天,流放的母牛王后即将不久于人世,她把年轻的公主叫到跟前将事实的真相讲了出来,她本是东方母牛谷中的一位公主,她希望她去要回属于她的王位。讲完之后,母牛王后将脖子上的牛铃摘下来递给安格瑞,就离开了人世。母牛公主离开人类的农场,前往母牛谷的方向,她走进她叔父的王宫,摇响牛铃,表明了自己身份,提出挑战并向他索要王位。约拿.考被年轻人的激情和勇气感染,并没有恼怒,他最近刚好幸运地得到了一张据说是妖精王的宝藏的藏宝图,便说,如果你能找到妖精王的宝藏我便把王位给你。安格瑞.考接受这个条件。她接过藏宝图,召集19名勇士在国王港买船入海,这些人有国王港的盗贼们,有迷失的圣堂骑士,有酒鬼有杀人犯,除了7名来自母牛谷的母牛外其余全是人类。他们将船伪装为一艘采矿船,航行许多个白天和黑夜,途经亚马逊女人国,并经受住了诱惑,在荒岛上被巨鸟追杀,在食人族的丛林险些丧命,他们又穿越双子海,避开凶险的大海怪,终于到达东方的陆地,就是卡吉斯坦,但是风暴将船卷进一处被称为黑岩的海域,船在那里古怪地搁浅了,他们19名勇士最后仅剩5名,安格瑞.考和她的仆人,三个人类,船长韩索,大副麦克.马弘和一个酒鬼瑞思。他们在卡吉斯坦的大沙漠里跋涉,许多天后所有人被沙漠里的怪兽吃掉或者饥渴而死,最后只剩下麦克侥幸活下来,他返回船难残骸旁的海滩,等着死去,就在他奄奄一息之时一艘路过的海船却将他救了起来。麦克被带回了国王港,他很快就发了疯,后来就没有人知道他的下落了。所以,这就是关于宝藏的故事,从那些见过迈克的人的描述中,知道他一直不停地念叨‘黑岩,黑岩’这个字,我不知道,也许宝藏的秘密失落在了黑岩那里,只要到那里,你们才能找到有关那张藏宝图的下落。

迷失丛林

寻宝团听完母牛的叙述,便继续踏上寻找宝藏的旅途,他们中的一些人开始抱怨这趟旅途的曲折,表示如果事先知道是这么回事也许会重新考虑是否会来受这份罪。

“我开始还以为找到寇马克就能找到宝藏呢,现在看来还远着呢!谁知道沙漠里会不会又是一场空呢!”撒蒂姆说。

“我们要怎么到达东方呢?要走陆路,还是走海路?”拉查问。

“都用不着,”巴希欧克说,“我们途经这里的山谷里有一圈古代石柱,这可不是普通的石柱,那是沉沦魔的传送石,石柱能把我们快速传到东方的一处沙漠绿洲里。”

法师说完,他们就去母牛谷周围的山里寻找这处石柱,没有花多长时间他们就找到了,这是一圈外围有五根中间有一根的石柱群;它掩在一丛野草和牵牛花丛中,虽然母牛们过去经常见到这圈石柱,但却都不清楚它是做什么用的,因为它的用途只有沉沦魔的法师清楚。但这处石柱上的文字已经多处剥落磨损,残缺不全,这给辨认带来了困难。法师绕着石柱转着圈,碰来碰去,口中又念念有词,最终的结果是,石柱终于启动了,一个红色的传送门从中间开了出来。这一伙人就一齐跳了进去。

 

“这是哪儿?”拉查问。当光线再次出现的时候,眼前是一座噪杂阴暗的陌生丛林。

“噢!”巴希欧克说,他原地打转,来回张望,一脸疑惑的样子,“我不知道,让我看看。”

“这应该不是什么绿洲吧,大师?”拉查问。

“我们得往前探探路,因为眼前这座石柱已经有一根折断了,不能再传送了。”法师说。

于是寻宝团一行就深一脚浅一脚地行走在了丛林里,天气又热又闷,虫子还吱吱叫个不停;巨大的树根延伸到冒着水泡的褐色沼泽中,突然传来怪鸟或猴子什么的嘎嘎叫声,这地方真是怪吓人的。

“我讨厌这潮湿的陌生丛林,”撒蒂姆说,“我讨厌陌生的地方。”

很快,走过一座粗糙的木桥之后,他们来到一座平顶的金字塔神庙前,其下有一座方形庙门,门楣周围雕着古怪的象形文字。

“天哪!”法师说,“难道我们来到了库拉斯特的丛林里吗?这真是个巨大的失误。”

“你是指那个有食人族的库拉斯特丛林吗?你这是怎么搞的?”撒蒂姆火气一下子上来了,他本来就对这趟辛苦的旅程至今还没见到任何成果牢骚满腹。

“平静一下,撒蒂姆先生,埃多拉斯山里的传送石柱年久失修,是会发生这种失误的。”法师说。

“但所幸我们没有被传送到剥皮丛林里,对吧?”独眼皮里说。

“事实上,根据这座神庙的形制来看,我们正好在剥皮丛林的正中央。”法师说。

“什么?现在我们该怎么办?”胆小鬼比尔说,他在几个沉沦魔中是胆量最小的,这一点毫无疑问。“我可不想被吃掉。”

“沿着小路走,尽量不要弄出什么声响来,如果我们幸运的话,往南就有一座海港,那里有另一座传送石,我希望那一处石柱还完好无损,我们就能从那里离开这个鬼地方了。”法师说。

“看来只能这样了。”拉查说。他们就这样上路了,法师在前,羊头人抱着大斧头警惕地走在后面,但路却并不好走,荆棘越来越密,沼泽越来越潮湿,水中会不时跳出一只大蛤蟆来,要不是姆查眼尖并迅速甩出他的长矛,他们中的某个人就可能被这种水中怪兽的毒舌给舔一下。

可是,刚走开没多久,不知什么地方就传来一声接一声呀呀呀的怪叫,像是野兽又像怪物还像人类。寻宝团成员立刻站定,来回张望,周围的树叶窸窸窣窣,头顶上的大树就降下来几道藤条,又从每根藤条上一个接一个地滑下一群小野人。这些野人个子极小,也许高度只到正常人类膝盖的地方,但个个显得活力无限,行动敏捷,身上穿着花花绿绿的衣裳,脸上涂着怪异的油彩,每个人手中还拿着一把长矛或吹箭筒。

“哦!糟糕。”鲁博叫了一声,你猜的没错,这群野人正是剥皮丛林里的食人族,除了吃之外,他们没有第二个嗜好。

小沉沦魔们都吓得吱吱直叫,特别是胆小鬼比尔,浑身哆嗦得像筛糠一样。拉查和穆查做出防卫的姿态,撒蒂姆拿着匕首的两手只也在哆嗦,只有骷髅奇里安还不停地咯咯笑,因为他害怕起来也是这个样子。

法师上前一步,刚想举起魔杖对准野人们施个魔法,杖头还没有抬起来,一大群飞镖就飕飕地射过来,一个个刺进了他们的脖子,一阵酸麻,寻宝团的九个人就躺倒在地上不动了,只有一个人的毒镖失效,那就是骷髅,因为他没有感觉器官。

再次醒来后,他们发现自己已经被五花大绑,然后就被簇拥着,来到一个肚子大得出奇、两腿架在一个壮实的小矮人肩上的大人物面前,他头戴五彩的羽毛王冠,脸涂红白两色的染料,一手执长矛,一手执法杖,身披鲜艳的长袍。他不是别人,正是小矮人们的国王,同时也是他们的大法师,他可以口吐火焰,可以诅咒对手,而且脾气还很暴躁。

“wa-ji-ji,gu-gu-la-wa。”国王大叫起来,抓他们来的小矮人中的一个脑袋很大的家伙就上前来回答说,大意是我们在我们的丛林里发现了这群形迹可疑的家伙,现在带到了这里,该怎么处理。

“是吗?”国王说,他现在不再说外语了,“他们都是些什么人?”

“六个恶魔,一个人类,两只羊,还有一个骷髅,大王陛下。”

“恶魔?我们从来没有吃过一个恶魔,他可口吗?”国王问。

“噢,我的陛下,那一点儿也不可口,他们吃起来有一股酸味。不过所幸我们还有一个人类,虽然有些瘦,还是可以熏一熏做成腊肉。”大头矮人说,撒蒂姆听完就吓得差点站不稳摔倒在地上。

“我很喜欢你的想法,我要建议我升你做厨师长,嗯,这是个不错的建议。”这像是国王在自言自语,“而那两只羊可以做一锅蘑菇羊肉汤,就这么办。来人,把他们拉出去,洗干净,把大锅准备好。”

“那只骷髅呢?”大头矮人问。

“骷髅?我们要一只骷髅做什么用?不,一点用处都没有……”

“既然没有用就把我放下来,我有一个烹煮恶魔的魔汤配方要告诉你,咯咯咯咯!”国王还没有说完骷髅就抢着说,听完这话沉沦魔们都吱吱直叫起来。

“配方?”国王说,看上去非常感兴趣,你知道烹饪是食人族小矮人的最高知识,这时那个大头矮人走上前说:

“大王,千万不能把他放了,他只是在耍嘴,我们可以把它吊到树上当风铃。”

“不,”国王说。“把他放下,我们要听听他的建议。”

于是,骷髅奇里安就被解开了手脚,手脚一解开,他就走到了国王的面前。

“我需要一口大锅。”奇里安说。

“把大锅抬上来!”国王立刻吩咐,大锅就由五个小矮人抬了上来,锅下面还堆上了柴火。

“我要看一看,先从谁开始呢?”奇里安在五个小沉沦魔和沉沦魔法师身边走来走去,他们都把脑袋摇得像拨浪鼓一样,这其中比尔晃得最厉害,锅里已经倒上了水,柴火也点着了,看着一个个拿着剥皮刀准备开宴的小矮人,再看看那口大锅边缘上斑斑点点的血迹,他头脑里那根害怕的神经就被拨得铮铮直响。

“你要干什么?”比尔对正专注地盯着自己看的骷髅问。

“我要把你们救出去。”待看到矮人国王不注意的时候,奇里安贴着比尔的耳朵说。

“怎么救呢?”比尔问,但奇里安没有说,而是顺势把比尔抱了起来,然后一边咯咯笑着一边径直走向大锅,扑通一声就把他丢进了锅里。

“噢哦——”比尔尖叫了一身,溅出好大的水花,又在水里像下水的旱鸭子一样手忙脚乱地卟噔着,使得在锅边围了一圈的小矮人都往后退了一步。不过,看到有肉要吃了,他们都变得血脉偾张,吐舌头吹口哨,有的还把刀叉和盘子都准备好了。

一阵卟噔之后,比尔发现水温既不滚烫也不冰冷,几乎可以说很温暖,他那夸张的动作就慢慢停了下来;而他已经有将近五年没有洗澡了,被这样的温水一泡,他倒觉得舒适得无以言说。

锅下边,骷髅挥着手让围观的小矮人们散开,又煞有介事地踏罡步斗,口中还念念有词,一旁的寻宝团其他成员一眼就看出来,这完全是从法师那里学来的,不过,他们却不知道他葫芦里在买什么药。

“大茴香,小茴香,辣椒,桂丁,胡椒粉和陈皮,这些都拿上来。”奇里安拖着很长的嗓音喊。国王一挥手,一个鬼娃厨师把这些调料都端了上来,骷髅一样一样地撒到汤锅里,弄得比尔忍不住打了好几个喷嚏。

这时温度就升上来,这不仅让比尔感觉发烫,调料的香味也挥散了出来,每个小矮人都伸长了脖子尽量往鼻子里吸。连骑在背上的国王都被香气诱惑得出了神。你必须相信,在所有有关食物的问题上,食人族的矮人们毫无抵抗力,你必须先相信这一点儿,只有相信了这一点儿,这一幕以及接下来的一幕才能被理解。

“好了吗,骷髅师傅?”国王迫不及待地问。

“还没有,要等一等。”奇里安说,又围着大锅转起圈来,而此刻的比尔已经不再能享受了,他的脚板被烫得不停地跳起来,弄得锅中水花四溅。“还要再等一等。”

“蛤蟆,蚯蚓,老鼠尾巴和苍蝇腿!”过了一会儿奇里安又喊了起来,虽然他看上去不紧不慢又神神叨叨,但站在不远处的寻宝团的其他成员却都为比尔捏了一把汗,特别是卡兹拉兄弟,看着比尔那个受折磨的样子,就感到像是他们自己也被烫了一样,一旁的撒蒂姆则一直为躺在锅里的不是自己而感到庆幸。

“立刻去拿来。”国王说。

厨师又小跑着去准备,一会儿回来叫着说:“大王,大王,蛤蟆,蚯蚓和老鼠尾巴我们厨房里都有,但苍蝇腿没有。”

“必须得有苍蝇腿。”奇里安强调说。

“那就赶紧去找苍蝇腿。”国王吩咐。

一群小矮人跟着厨师走开。水里的温度也越来越高,很快就沸腾了起来,比尔随着沸水上下打跳,趴着锅沿儿想要跳出来,不过每次都从光滑的锅壁滑下去。这样挣扎了一番之后,他就沉没到汤水里不见了。这下可把拉查和穆查吓到了,不过,其他沉沦魔似乎都显得很平静。

“汤好了吗?骷髅师傅?”迫不及待的国王又问起来。

“还没有,小恶魔刚刚沉下去,还要再煮一会儿才出味儿。”

“可我好像已经闻到肉被煮熟的香味了。”国王说,“我可不可以先尝一尝?”

“不可以!”奇里安非常肯定地回答说,“不过,你可以先走到锅边来看一看,您可以过来看一看没有问题的。”

“我可以看一看?”

“你可以看一看。”

“真的?”

“您只管过来,没有问题的。”

在得到如此明确的肯定后,国王就示意背着他的大鬼娃朝前走了两步,离锅还有一些距离。

“你可以再过来一点儿。”奇里安说。

国王又往前走了两步,他能看到锅中翻滚的浑浊液体了,小沉沦魔已经完全没有了踪影,也许早就煮化变成汤汁了。“我想我还要再往前走一步。”国王说,就又指示胯下的鬼娃朝前迈了一步,这样国王就完全贴到了锅沿儿上,并且在香味的诱惑下还弯下了腰,头伸进了锅里几乎碰到了汤水。

就在这么个时候,突然之间,汤汁一阵翻动,一个小恶魔的头露出来,然后伸出了两臂,并猛然间将国王拖入了汤中,负责背国王的鬼娃根本没提防,一脱手,国王没影了,左右打量,显得很无辜的样子。

天哪!这是多么戏剧性的一个时刻,周围的鬼娃们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给吓傻了,一个个尖叫着,疯狂地蹦跳着,围着锅沿儿爬到了锅台上,想要把国王给捞上来。

比尔趁机踩着国王的肩膀跳出了锅中,一跳出来就顺手从地上捡起一把剥皮刀,在鬼娃们把注意力全集中到汤锅中他们的国王身上时,他和骷髅一起割断了寻宝团其他成员的绳子。然后一个个逃之夭夭了。

就事后寻宝团成员们自己的回忆来说,这件事很奇异,比尔的行为完全超出了包括奇里安在内其他人的意外,因为这完全不像比尔了。而毫无疑问的是,这并不是奇里安本来的计划,骷髅到底是怎么计划将他们救出来的,他后来没有说,其他人也无从得知,不过,非常肯定的是,所有事情中最关键的,就是奇里安完全明白,恶魔都是来自地下的地狱之火中的,他们根本就不怕高温,所以他才要说出一个烹煮恶魔的配方来,而不是一个烹饪邪教徒的。你可以说,这件事之所以能成功完全靠了运气,巧合和灵光的闪现。

这之后的事依然非常紧张。鬼娃们将国王捞了上来,但是已经死掉了,扭回头来看,凶手也已不见了,小鬼娃在厨师长的带领下愤怒地追了寻宝团好一段距离,一直追到一座海港的边上,他们跳进一个石柱开出的传送门中消失不见为止,这一章也就到此结束了。

(未完待续)

本文来源:凯恩之角

跟帖22条跟帖

跟帖成功,查看我的跟帖

    热门跟帖

      最新跟帖

          跟帖成功,查看我的跟帖

          意见反馈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