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爱玩网,独一无二的你快来取一个独一无二的昵称吧!

凯恩之角 卡兹拉历险记:出师不利,美人计转诱寇马克

卡兹拉历险记:出师不利,美人计转诱寇马克

书接上文:卡兹拉历险记:陨星坠地,怪物十人寻宝队成立

降临在大教堂的陨星是一切厄运的预兆,它在印证了末日预言的同时也激发了游荡在庇护之地的怪物们内心深处的欲望,一位沉沦魔法师组织起了一群怪物开始了它们的寻宝之旅,我们将要为大家展示的就是这样的一本故事书,一本关于寻宝的怪物们的故事书。今天我们将继续之前的故事,在怪物小队成立之后,沉沦魔法师便带着它们出发了,它们的第一站便是新崔斯特姆的郊外。

打劫商队

怪物们再次睁开眼睛时已经到了一个陌生的绿色荒野上,沉沦魔法师可不那么简单,他刚刚使了一个法术把他们传送到了崔斯特姆镇的郊外。

“我有很久没有踏上这块土地了。”法师说,他们正站在森林的边缘上。“我必须提醒你们,拉查和姆查,这里对卡兹拉可并不友好,看到那张告示了吗?”

          

“哈哈哈哈,一个很贱的价格,是不是?嘿嘿。”撒蒂姆看后奸诈地笑着说。拉查看完就把告示扯下来扔到地上。

“有什么好笑的?你认为一个无用的黑暗教徒的头颅值一个金币吗?我要打劫一个商队,你们怎么看?而且我要砍下一个人类的头颅来。”拉查说。

就在这时,他们听到远处树林里传来车轱辘声。姆查立刻警觉起来,法师让所有人隐蔽,因为一个商队就要出现了,而他们要打劫商队。

一伙东方人打扮的商队从森林的小路上出现,为首的是个有着山羊胡须的胖子,他和马车夫坐在马车前座上,马车里装着满满的东方式的精美箱子,后面跟着三、四、五……足足有十五辆大马车,而且还有超过三十人的护卫队,他们都拿着长矛和腰刀。

“你认为我们有胜算吗,巴希欧克大师?他们的人数可比我们多。”拉查小声说,他们都躲在树后面远远地盯着。

“你害怕了吗,拉查?我以为你急不可待地想要打劫商队呢?毕博鲁博皮里皮尔比尔跟我到这里来,其他人绕到后面,当他们要逃走时你们就抄他们的后路,我们要给他们来个前后包抄。就这么干,快点。”法师说,所有人于是埋伏妥当。

这些东方来的商人一边吆喝马匹一边高兴地聊着天,这时,一群沉沦魔出现在他们的马车前面,为首的是一个法师。看到这个景象,马儿立刻受了惊吓,又跳又叫,那个为首的胖首领就大喊有怪物,警戒!于是护卫队立刻把车队围起来。这时,另一头的骷髅、邪教徒和卡兹拉兄弟就从后面截住了退路。

商人头领跳下马车。

“你们想要什么?这是西方赠给东方大国卡尔蒂姆国王的礼品,这是国王的车队,立刻闪开!”他说。

“我们不认识什么东方的国王。我们来是要告诉您正有一支恶魔大军朝这边赶来,大概有一万多人,我们只是他们的先头军,我想如果你们能把马车留下来,兴许就不至于在和他们碰个正着时激怒他们,你知道,他们可都是十恶不赦的坏蛋,怎么样呢?”法师说。

 “滚回地狱去!”商人头领说。

于是一场大战就爆发了。沉沦魔们击打着盾牌,尖叫着,制造的声势比实际战斗力要大许多倍。法师则抽出宝刀,左右砍杀,大部分时候还是跑到远处大声指挥着。羊头人和邪教徒他们也投入战斗,拉查砍人就像砍柴一样,姆查刺矛就像叉鱼一样,尽管这都是他们第一次参加这样的真正的战斗。撒蒂姆鬼鬼祟祟地偷袭每一个不提防的家伙,奇里安躲到远处射箭,但他的准头却并不高。

我们本以为这场战斗寻宝队们会不费吹灰之力就能轻松取胜,至少从我的描述和他们表现出来的声势和自信上,但是这些东方人也不是白给的,再加上寻宝团自己竟倒霉地个个发生了许多失误。奇里安将一只箭射中了撒蒂姆的后背,他尖叫一声被护卫兵一下捉住;骷髅一边咯咯地笑着一边跑去救人,却不料一入战场就被被擒个正着;卡兹拉兄弟战得很凶猛,不幸地是拉查把斧头砍到一个树干上怎么也拔不出来了,姆查扔着枪矛,由于经验不足,很快就扔光了,于是两兄弟丢了武器,只好束手就擒。现在就只剩下沉沦魔们了,你知道这些沉沦魔实际上都是胆小鬼,尽管笔者在此并无小瞧之意,但在这种不利情况下,他们确实走为上策了,包括巴希欧克大师本人也不例外。他们没跑多远,头顶上突然落下两张大网,一张套到五个小沉沦魔头上,一张套到法师头上,这是护卫兵用枪弩发射的套网。这场战斗到此结束,十个人被捆着堆在了一起。

“我们拿他们怎么办?”一个士兵问

“堆起柴草,把他们烧成灰烬。”商队头领说。

“等等,大人,”护卫队长说,他正拿着一张从地上捡来的纸,“我捡到这个,上面说每个卡兹拉头颅值25个金币,虽然只提到卡兹拉,我想其他怪物的头颅也值几个金币吧,我们把他们的头颅砍下来到新崔斯特姆领赏如何?反正我们路过那里。”

“可以,就这么办。”头领说。听到这个,拉查心想这下完了;撒蒂姆则推推巴希欧克说:“你难道不能施个法术让我们逃走吗?”

“他们拿走了我的法杖,”法师说,“不过你要是能把我腰带上的火药桶解下来递到我手上或许我能试试,快点。”于是撒蒂姆挪动着把火药桶拿了下来,在士兵就要过来之前递到了法师手上。说时迟那是快,就在士兵拿着刀要去砍下他们的头颅时,一股白烟冒起,伴随着一股火药味和一道火光,士兵悉数震倒在地,几秒之后,烟雾散去,地上就只剩下一堆绳子,怪物们不见了踪影。

圣堂骑士

寻宝队们安然无恙地传送到一处安全地方后打劫商队的行动也宣告失败。他们现在正一肚子火气地相互埋怨着。

“这都是死眼弓手骷髅的错,你是什么样的弓箭手?”撒蒂姆大叫着,巴希欧克正试着把他背上的箭取下来,但并不是很成功,每动一下他的叫声就能把整个森林里的鸟都惊飞。

“你会把人类招来的。”奇里安说,“我是个糟糕的弓箭手没错,但我们勇敢的羊头人战士又怎么样呢?”他然后就咯咯地笑起来。

“他们的人太多,我早就说过了,法师应该先施一些法术的,是不是?”拉查反驳道。

“什么法术?”法师问。

“下个冰雹,或弄一片火海什么的,难道您做不到吗?”拉查说。巴希欧克则欲言又止,我认为这戳中了他的软肋,他到底会多少法术?因为他毕竟自称为法师。

且把这些牢骚都打住,撒蒂姆背上的箭没能取出来,法师只能把它折断让它留在背上,这对一个邪教徒来说并不是什么太难以接受的事情,因为他的背上已经钉着好几颗大长钉子了(这是邪教徒的标志之一)。

既然出师不利,接下来他们盘算如何要谨慎一些,他们觉得绕过新崔斯特姆镇是个明智的选择,于是他们就这么办了。在撒蒂姆的带领下,他们朝着一座大教堂走去,沿途的树上吊着许多尸体,撒蒂姆兴奋地说,这是他们黑暗教派就要壮大并统治整个世界的征兆。

闲话少谈,他们就来到了那座据说那个圣堂骑士会出现的废旧大教堂的外面。这教堂刚刚遭受了一场意外的重创,看上去岌岌可危。

“所以那颗流星就砸到了这里,你认为那会是个什么呢,巴希欧克大师?我想不仅仅是一颗流星吧?”拉查说。

“我不知道。”法师眨着眼睛想了想,最后回答说。

就在这时,有个人牵着一匹马出现在教堂外的树丛里,他们跟上前去,他走到树林中的一棵大树下然后跪下来祈祷,祈祷词大致是这样的:

“圣光在上!为什么我的灵魂要遭此折磨?三天三夜我无法入眠,饭也不想吃,全是因为……唉!我远涉此地本为寻求召唤,却不意遇上一个寡妇,如此美丽,她的眼睛就像一湖荡漾的碧波,她挥动的双手就像两只活泼的小鸟,她卷曲的金发闪亮夺目,棕褐的皮肤像一块成熟的麦田,她的背,她的胸脯,啊!圣光啊!饶恕我,我是个圣堂骑士啊,我,我该怎么办哪?”

在树后面听完这段富有感染力的表白,法师稍稍有些感触,其他人也是许久才缓过神来,只有撒蒂姆没有一点动情,他已等候多时,他对众人小声说:“我们走运了,这家伙就是我们要找的人,这就是寇马克。看,他穿着骑士的铮亮盔甲,拿着骑士长矛。”

“我们要怎样抓住他?”姆查问。

“让我想想。”法师说。

“用不着,我一个人上去就可以用斧头把他打倒。”拉查说。

“我不怀疑你的能力,拉查,但我们必须小心行事,在这地方可能会招来数不清的人类,那样就麻烦了,我们最好不弄出动静来。让我想想,嗯,这么办。”法师于是把想好的计划告诉大家,如此这般这般,每个人就各就各位准备好。

法师摇身一变成为一个女人,皮肤棕褐如麦田,头发金黄卷曲,眼睛碧波荡漾,而且胸脯美丽就如他们刚才所听到的描述,是的,法师变成了圣堂骑士所描述的那样一个女人或寡妇。其他人都躲到远处,只有拉查留下来。法师突然跌倒在地,然后喊着救命,羊头人则咩咩地叫着。

“救命!救命啊!有人吗?”

听到这突然传来的救命声,而且还是个女人的声音,圣堂骑士猛地站起来,朝着声音赶去,走到跟前看到一个羊头人拿着一把大斧在威胁一位倒地的女子,于是便大喝一声跳到跟前。

“住手!你这畜生,放开那个女子。”

“咩咩咩!咩咩咩!”羊头人只是挥动着斧头叫唤,并不示弱。于是双方打斗起来,圣堂骑士边挥舞长矛边喊圣光,因为这能给他力量。羊头人打了几个回合突然跳出圈外,转身朝着森林深处逃走了。

“且饶你一命,如果不是这位女士当下有难,我定要追赶到你。”骑士喊道,然后转身对眼前的这位女士屈身施礼并说道,“这位女士不必担心了,那个畜生已被我赶跑,敢问女士芳名,家居何处?”

“感谢骑士搭救,你的勇气将被传颂和载入骑士团名录。我的名字叫丽姬娅,我是新崔斯特姆镇屠夫的妻子,几天前我丈夫被一只猪感染病毒不幸身亡。只是我走不了路了,刚才逃跑时扭到了脚。”女子说。

“哦!是这样,我可以把你扶到我的马背上载你到镇里去如何?”骑士说。

“不,我平生最怕马,骑不得马。”女子说。

“那怎么办?”骑士问到。

“你可以把我背回去吗?”女子说。

“什么?在这荒野之中,让我这圣堂骑士背一个陌生女子?圣光在上,你必须要让我先祈祷一下。”骑士回言道。

“当然可以。”女子说。骑士于是闭眼默声祈祷,祈祷结束后他光明正大地昂首挺胸走向女子,并一再表示他这样做是万不得已。就在这女子爬到骑士背上一瞬间,她朝圣堂骑士的脸上撒下一把魔粉,他便一下子看不见也说不出话来。法师变的女子从骑士身上跳下来,骑士发现被骗时想叫却叫不出来,而且摸索着看不见。这时寻宝队的其他成员从森林里跳出来,夺过他的长矛,打晕他的脑袋,并用一个口袋一下子套到了他的头上。女子冒出一股白烟变回沉沦魔法师,这个叫寇马克的圣堂骑士就被他们擒住了。

五个小沉沦魔把圣堂骑士抬到森林深处,在一处撒蒂姆找到的邪教徒的秘密地窖里他们停下来,然后把圣堂骑士绑在椅子上,这时魔法已经失效,他也已经醒来,已经能看到周围的恶魔们,也说得出话来了。当他看到撒蒂姆时便显出极大的愤怒,好像他认识这邪教徒一样,事实上他们相互熟得很。

“你这邪恶的人,希望圣光能饶恕我落到你手里,你们想要怎样?”骑士正义凛然地发问,尽管他的处境不堪。

“我希望你一眼就能认出我来,寇马克。”撒蒂姆拿着他的匕首凑到寇马克的脸前说。

“是啊!即使你被地狱的火烧成灰烬,我也能认出你来。”骑士说。

“我没有时间让你们叙旧,撒蒂姆,让我来把话说明吧。”法师上前说,“尊敬的骑士阁下,是我骗了你,我很抱歉这么做,我们不想为难你,我们只需要你身上的一件物品。搜他的身!”

于是小沉沦魔们一窝蜂上前,有的卸掉盔甲,有的拿掉头盔,有的脱掉靴子,有的翻找口袋,有的解开包裹。

“哦!我想我找到了。”比尔尖叫着说,他从一大本圣典书中翻出一页泛黄的书页,书页上有一些草图,草图下有几行人类的文字。

“我找到这个。”鲁博从骑士包裹里找到一块牛骨。

法师拿过来书页看了看,然后交给骷髅奇里安鉴定。

“是的,没错,就是这个,中间这里有个骨头,下面是人类的文字。”骷髅说。

“你能读出来吗?”法师问。

“不能,你知道我已经没有脑子了。咯咯咯!”骷髅笑着说。法师拿过来费劲地研究着,然后只得说:

“我们之中有谁识字吗?”法师发问。卡兹拉兄弟摇摇头,毕博耸耸肩,鲁博不吭声,皮里指指皮尔,皮尔指指皮里,当然事实上他们兄弟俩也不识字。

“你呢,撒蒂姆?”法师说。

“我知道的不多,不过我可以试试。”撒蒂姆说,于是他拿过来开始研究,研究的结果的是他就只认得一个字。

“里面有一个‘母牛’,”他说,“就这一个,我说过我认的不多。”

“这真糟糕,我们之中没有人识字,这一点倒是我没有预料到的。我们只好求助这位骑士了。”法师把书页递到骑士面前说,“如果你能把这上面的字读出来,我们就放了你。”

“下地狱吧!你们这伙恶魔,我即使死也不会给你们的邪恶勾当帮忙,不管它是什么。”骑士回答。

法师无可奈何,只得作罢。“我们得去找一个能读出上面字的人来。”

“那这人怎么办?”拉查问。

“把他交给我,我们之间的事情还没完;我要把他交给我们的教主,他们会用他来做献祭,再见,寇马克,地狱在等着你。”撒蒂姆说。于是他们就把骑士留在地窖里,并用小刀在门上钉住一张纸条。

(未完待续)

本文来源:凯恩之角

跟帖16条跟帖

跟帖成功,查看我的跟帖

    热门跟帖

      最新跟帖

          跟帖成功,查看我的跟帖

          意见反馈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