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爱玩网,独一无二的你快来取一个独一无二的昵称吧!

凯恩之角 多玛之书: 娜塔亚的非难与复仇(下)

多玛之书: 娜塔亚的非难与复仇(下)

本文作者凯恩之角 西红柿精,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阅读

多玛之书: 娜塔亚的非难与复仇(上)

复仇

许久之后,在娜塔亚早已离开撒瑞圣所,丢弃“维兹贾塔”之名,成为了猎魔人以后,再一次被同一个噩梦惊醒。

梦境中的光线很暗,大法师瓦泰克慌慌张张地翻着桌面上的证词与物证,一边翻一边重复着“我没有仔细看过”,像一只被困在笼子里的野兽。羊皮纸上的符文凭空揭起来,旋舞着,黑烛燃起白火又倏地熄灭,循环往复,伴随这刺耳的吱嘎声。

背后是伊森德拉,她依然穿着金绿相间的袍子,毫无仪态地蹲在书房的角落里,蜷缩成一团,小声地啜泣。她的学生,一个黑发的小女孩,娜塔亚总是不记得她叫什么,正以一种阴森怨毒的目光,死死地盯着自己。

在梦中,每每娜塔亚试图走上去拥抱伊森德拉,把她从啜泣中唤起时,伊森德拉总是会发出一阵扭曲的怪叫,脸旁和躯体最终都会扭曲成一只巨大的恶魔。那恶魔有许多长面孔,弯角伸向四方,躯体宛如一只巨大的蝗虫。

然后她就惊醒了,但又每次都没法控制自己,没法阻止自己迈开步伐,靠近她。

没有人会原谅你,娜塔亚,没有人。

当她身上染满伊森德拉的鲜血,面无表情,行尸走肉也似的回到撒瑞圣所向瓦泰克复命的时候,瓦泰克正面对他桌子上一大堆摊开的羊皮纸,惊惶不已,梦呓一般喃喃自语。那些羊皮纸上的文字全都变成了胡乱涂抹的血丝,没有一张有能连缀成篇的文字。所有的符文也都散去,徒留一堆毫无意义的血色字迹。

“我没有仔细看过,娜塔亚……我没有仔细看过……”老人颤抖着,像是在洗脱些什么,又像是在祈求她的原谅。

然而根本轮不到娜塔亚来原谅。真正应该被祈求的,已经不在人世了。瓦泰克的呓语成了娜塔亚的梦魇,永远在她梦境里作祟。曾经以黑暗作为武器的她,一度变得惧怕黑暗。

所有的一切都是假的,一位不知名但善用幻象迷惑人心的恶魔操纵了这一切。曾经化为利刃,把娜塔亚和伊森德拉步步逼入深渊的证词和物证,都不过是精巧的幻像而已。就连伊森德拉的房间里那些恐怖的景象,也不过是恶毒的法术在作祟。而高阶领主瓦泰克——如果他“仔细看过”的话,或许伊森德拉也不会在娜塔亚的暴怒中白白丧命。

娜塔亚离开了撒瑞圣所,背弃了维兹贾塔之道。她不想用最恶毒的念头去揣测瓦泰克老人,她愿意相信他是真的“没有仔细看过”,而不是为了些别的原因。但一切都过去了,伊森德拉不会回来,娜塔亚也不会回去。后来,据说伊森德拉的学生也离开了那里,而那久远的卡尔蒂姆城又被恶魔占据。

她扔下了拳刺,拾起了杀戮的弩枪——那手感要比拳刺更好一些。当她的怒火化作漫天的箭雨为恶魔带来灾厄的时候,当她的视界盈满鲜血的时候,当她踏过地狱众魔肮脏的血流的时候,唯有那双血足能真正地为她带来些许的安慰。

有的时候,猎人之所以为猎人,只是因为猎物们太过可恶了。

她流浪在庇护所苍茫的大地上,依旧戴着那枚早已失去了力量的魔法戒指。那代表着一段往日的回忆,以及永不停息的复仇。

如果你想阅读往期的多玛之书,可以点击这里进入多玛之书专栏页面进行查看。

本文来源:凯恩之角

跟帖16条跟帖

跟帖成功,查看我的跟帖

    热门跟帖

      最新跟帖

          跟帖成功,查看我的跟帖

          意见反馈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