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爱玩网,独一无二的你快来取一个独一无二的昵称吧!

凯恩之角 多玛之书: 娜塔亚的非难与复仇(上)

多玛之书: 娜塔亚的非难与复仇(上)

本文作者凯恩之角 西红柿精,转载请注明出处!

非难

就算让她死,娜塔亚也不会相信眼前的事情。好几份报告和物证在高阶领主瓦泰克的书桌上一字排开,每一份都向一把锋利的刀子,把她推向深渊。

而此时若是娜塔亚回头一看,就会发现伊森德拉已经先她一步,在深渊中万劫不复了。

所有的报告和物证,那些字迹潦草的、染血羊皮纸,那支加了蝙蝠血和硫磺的黑色蜡烛,那些人皮和骨头制成的法器,无时无刻不证明着伊森德拉已经背离了法师的信条,踏破了法师的禁令。

瓦泰克坐在书桌后面,提起法杖,用它把最厚的一份报告拨散。报告里夹了厚厚一摞的手稿,赭石色的字迹暗示着那是用血写成,而频繁出现的三角形意像则明确地表示这些手稿与三神教有关。

“有时候,那些与恶魔奋战的人,却是最容易堕落的。”老法师丢下一句带刺的话,似乎在陈述伊森德拉的事实,又似乎在向娜塔亚暗示,暗示她在这关键时刻一定要站在正确的一方。

然正确不代表正义,正义也不尽然是正确。

“虽然这些证词和证物我没有仔细看过……但伊森德拉可是个已经不能单纯用‘强大’来形容的法师,万一是真的,那岂不是……?”

娜塔亚懒得去思考瓦泰克还有什么鬼想搞。

出于以往的交集,苦苦思索了一夜的娜塔亚决定把这件事告诉伊森德拉。

怎么会呢。在她还在盯梢库拉斯特港的奥玛斯的时候,她就已经见过伊森德拉了。那个深色皮肤的年轻姑娘,喜欢用法珠召唤九头火蛇,只要有她在就没有恶魔敢靠近库拉斯特一步。娜塔亚也曾警告过她,如果伊森德拉胆敢背弃法师的信条,重操维兹杰雷人的旧业,那等待她的必然是无情的制裁。

“怎么会呢,“那时,伊森德拉轻松地说,将冰封球投向远处扎堆的恶魔:”就这种该被扫进历史垃圾堆的东西,我?娜塔亚,你可别逗了。”

是啊,你可别逗了,伊森德拉。

在娜塔亚不为人知的过往中,她的幸福生活尽数毁于恶魔之手。人们告诉她,都是那些坏法师,他们数百年前作的恶,直到如今都不能被消弭。小小的女孩心中从此种下仇恨的种子,种子生根发芽,化成她的图腾,标记,影子与灵魂。

娜塔亚事先没有和任何人打招呼,她孤身一人进入了伊森德拉的工房。从前她时不时地也会前来拜访,有时战争仕女卡西娅也会一起来,她们只要用伊森德拉送的魔法戒指在门上划一下,被魔法封锁的木门就会自动打开。但是这次,开门的法术已经失效了

。她明显地感到了眩晕。娜塔亚勉强地稳定心神,却发现整个工房都与她印象中的不一样了。

腐臭的血腥味冲得她头脑发昏,满室都是涂满符咒的皮张。那皮昏黄发皱,看不出是从什么生物身上剥下来的。娜塔亚直感那不是“一般的”血腥味,却又说不出哪里不一般。仿佛有一只冰冷的手紧紧地攥着她的胃部,迫使她呕吐似的,娜塔亚干呕起来,却什么也没吐出来。

墙角里堆着被拆碎的尸块,被当地农夫常穿的粗布衣服盖着。

剥去皮毛的山羊头颅挂得高高的,黑糊糊的羊皮就仍在羊头下面。那死羊瞪大了眼睛,像是在无声地控诉着什么。

所有的一切都从四面八方把娜塔亚攫住,把那位精英刺客压扁,压成许多年前,立在家门废墟前无所适从的小女孩。

“都是那些坏法师,他们数百年前作的恶,直到如今都不能被消弭。”

“伊森德拉!”

就在这时,伊森德拉回来了,她依旧穿着熟悉的、金绿相间的法袍,雕花头冠压着那一头长长的、棕褐色的蜷曲发。

“啊呀,是娜塔亚?”

伊森德拉露出不知是惊喜还是惊慌的表情,轻声低呼。但那根本就不是伊森德拉,只是套着她的皮的恶魔而已。娜塔亚的拳刺像毒蛇一样扑了上去。那曾经把鲜血督军巴图克的喉咙刺穿的利刃,将再一次染上鲜血。 

(未完待续)

如果你想阅读往期的多玛之书,可以点击这里进入多玛之书专栏页面进行查看。

本文来源:凯恩之角

跟帖22条跟帖

跟帖成功,查看我的跟帖

    热门跟帖

      最新跟帖

          跟帖成功,查看我的跟帖

          意见反馈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