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爱玩网,独一无二的你快来取一个独一无二的昵称吧!

凯恩之角 暴打暗黑:庇护之地魔法应用史简述(下)

暴打暗黑:庇护之地魔法应用史简述(下)


爱玩网百万稿费活动投稿,作者 雪暴君(特约撰稿人),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上一期我们讲到了维兹杰雷法师氏族推动了远古凡人世界跨越式的发展又亲手将它拖入到了原罪之战的深渊。随着原罪之战的结束,魔法的力量又一次兴盛起来,维兹杰雷氏族的法师又开始蠢蠢欲动了。

打得满目疮痍的原罪之战结束了,宗教的力量在战争中被极大的削弱,于是魔法的力量重新占据了上风,十多年后法师氏族重新掌控了庇护之地的东方大陆(至于西方大陆,想必看过前面文章的大家都知道一来魔力稀少二来都是些蛮子,文明程度较之发达无比的东方国度差了不知道哪里去了,高贵的法师老爷们可不愿意去那里定居,这也催生了庇护之地的另一些种族的繁荣,此处暂且按下不表)。就这样法师们领导着庇护之地走过了一千多年的历史。

在联手又把富庶的东方城市掌控住之后,从原罪之战里残存下来的法师氏族痛定思痛定下了最严苛的律令 - 禁止一切召唤恶魔的法术与研究。那么存活下来的有哪几个氏族呢?咱们佐敦库勒大大出身的恩尼德(Ennead)氏族以及阿姆伊特(Amuuit)部族。这时体量与当初的维兹杰雷氏族已经不相上下的恩尼德以及阿姆伊特氏族联手禁止任何一个法师召唤哪怕一只恶魔进入庇护之地,同时也阻止了天堂和地狱对人间事物的插手。

不过原罪之战的罪魁祸首之一的维兹杰雷氏族也存活了下来,毕竟开战时它是体量最大的氏族,还有就是他们拥有丰富的魔法知识遗产,所以即使是在恩尼德和阿姆伊特氏族的严密监视下,在长达数百年的发展中,维兹杰雷氏族缓慢地恢复了元气并迅速发展起来,他们又成为了拥有数千名正式法师的庞大组织。

恶魔召唤术被列为了第一禁术,但人类的天性本就是在禁忌的边缘来回试探,更别说这个亲手将恶魔召唤术研究并推广起来的魔法师氏族了,昔日掌控奴役恶魔的无上荣光深深地印刻在维兹杰雷氏族每一个法师心中 。从古老的法术抄本中复原重现恶魔召唤术成为他们孜孜不倦追求的目标。

但是恩尼德和阿姆伊特氏族也没有松懈,他们也在严密地监视着维兹杰雷氏族的一举一动,甚至不惜安插间谍到对方氏族中去。这些年下来,双方积累的小摩擦小矛盾不知有多少。维兹杰雷氏族越发频繁的召唤术研究终于没有保守住秘密。在凯基历法公元前264年 ,恩尼德氏族安插在维兹杰雷里的一枚暗子发来一则珍贵的密报称在卡迪安城的伊沙利圣所的(Yshari Sanctum)深处找到了恶魔召唤仪式的证据,这个地方当然就是维兹杰雷氏族的大本营所在了。

恩尼德氏族接到报告之后毫不犹豫与盟友阿姆伊特氏族分享了情报,并且采取了极为果断而且让今天的人们会感到很不可思议的举动 - 派遣刺客去刺杀到维兹杰雷的关键成员,看着是不是很像地球上的某些国家对邻国发展大杀器的反应呢?

当然维兹杰雷也不是吃素的,很快报复性的针对恩尼德和阿姆伊特氏族关键人物的刺杀行动也展开了。一时间高高在上仿佛不食人间烟火的高阶法师们如草芥一般被踏入泥泞地中,头颅如秋收的麦子般被割去,鲜血染红了街头小巷。此后法师氏族事件全面升级的标志性事件出现了,在法师阶层最高统治机构阿拉奎什的一次高层会议上,三大法师氏族代表爆发了激烈的争执而后演变成为了魔法对轰,此次冲突导致多位高层法师死亡,情况进一步恶化,这个事件告诉我们一群能秒刷五个大火球的高阶法师凑在一起开会是多么危险的一件事情。

战斗来得如此突然,并很快发展到了一个高潮,恩尼德和阿姆伊特氏族的大军迅速集结起来冲进了维兹郡的维兹杰雷法师大学院,打了维兹杰雷一个措手不及。当魔法轰击起来的尘埃缓缓落地之后,人们发现这座曾经富丽辉煌的学院已经连一堵完整的墙都没有剩下,学院已经被夷为平地,没有一个活口。

战斗结束了,不过法师氏族的战争才刚刚开始。

在维兹郡的战斗里一败涂地,维兹杰雷的高层委员会逃离了那里并躲藏起来开始在暗中重整其部队。卡迪安城此时早早宣布中立,因而逃过一劫。在维兹杰雷法师大学院之战后接下来的七年里, 恩尼德和阿姆伊特氏族的联军依靠庞大的数量将维兹杰雷氏族零散的成员基本上剿灭一空。

纵观人类历史,战争总是要靠堆人的,即使是中世纪的魔法战争也是需要大量的普通人的参与,毕竟培养一个法师还是挺难的事情。于是大量的普通人士兵被作为炮灰派上了战场,这里恩尼德和阿姆伊特氏族的联军占据了很大的优势。因为他们掌握的人口和资源显然是更多的。于是在战争高峰期,维兹杰雷氏族开始感受到人力不足的巨大压力。他们的解决之道很简单 - 恶魔召唤术。

在对恶魔召唤术的深入研究中,他们惊奇地发现恶魔的力量是可以附身在庇护之地人类身上的,虽然那样也许会让人发狂而死,但是也有一定几率获得非凡的力量。于是乎组建一支拥有魔鬼力量军队的计划很快通过,维兹杰雷法师们发现来自丛林的安部鲁人(Umbaru)似乎就是理想的恶魔力量容器。安部鲁人在数个世纪的时间里与维兹杰雷氏族交好,但是就在法师氏族大战的关头,维兹杰雷的法师就把这些魔法亲和力极好的和平部落引入恶魔的力量,将他们变成了卡兹拉,也就是俗称的羊头人。这一恐怖活动带来的影响至今仍然在影响着庇护之地,恶心的羊头生物依然在四处袭击村庄和商队来满足他们的杀戮欲望。

大规模战争留下的永远都是难以愈合的伤痕,还记得暗黑3第二幕里的荒凉沙漠么,这片区域就是在法师氏族战争中的一次战役中制造的无人区,大规模魔法力量的对轰摧毁了整个地区的生态。

经过七年的战争, 维兹杰雷氏族节节败退处于失败的边缘。他们最后拿出了自己的杀手锏,是的,又是那个恶魔召唤术。只不过这一次他们不再是试探性研究性的召唤,而是肆无忌惮地能召多少召多少。无数恐怖的地狱生物出现在地表,这是原罪之战一千多年后又一次恍如噩梦般的场景重现于庇护之地。事实证明,恶魔的力量在凡人军队和少数法师面前是碾压级的,几乎是在海量恶魔出现的瞬间,法师氏族战争的形势就颠倒了,潮水般的地狱生物一路碾压着将恩尼德和阿姆伊特氏族赶回了维兹郡。

说到这里不得不提到维兹杰雷氏族里两位极为出色的召唤师赫拉森(Horazon)和巴特克(Bartuc)兄弟。这兄弟两人是法师氏族战争里涌现出来的超级猛人。两人都很擅长恶魔召唤术,而且雄心勃勃,在维兹杰雷陷入绝大逆境之时,他们站了出来凭借强大的力量扭转了局势。

相对而言,巴特克的名头更为响亮一些。他习惯于用敌人的鲜血来浇灌他的铠甲,并因手段残忍而获得了“鲜血督军”的绰号。甚至有传闻说他的铠甲里注入了恶魔的力量。赫拉森和巴特克携手把恩尼德和阿姆伊特氏族联军赶回了法师们的圣地维兹郡。但是,就在维兹杰雷氏族的恶魔大军眼看就要席卷整个大陆时,我们熟悉的兄弟反目的桥段又来了。

从一开始,兄弟两人对恶魔力量的认知就存在着很大的偏差。赫拉森认为恶魔仅仅只是力量的来源,但恶魔必须屈从于自己的意志。赫拉森最大的乐子之一就是碾碎恶魔的意志让它们屈从于自己。与此相反,巴特克相信通过与地狱恶魔的直接联盟可以最好地理解恶魔力量自由分享力量的秘诀,他相信人类服从于恶魔以及对他们的忠诚会得到慷慨的回报。两个路线,一个是维兹杰雷的正统,一个是巨大利益交换获得的短暂强大,孰优孰劣一目了然。

但是在残酷的战争后期,巴特克路线带来的短暂巨大效果,他统帅的大军一举成为了一支不可阻挡的力量,他的威名不仅仅让敌方氏族闻风丧胆,甚至让维兹杰雷氏族内部也逐渐加深了恐惧。巴特克恶魔大军推进时的腐败蔓延淹没一切,这些缺乏任何控制手段的地狱生物在庇护之地里肆意杀戮并摧毁他们道路上所见到的一切。 种种一切让赫拉森认识到巴特克的路线得到的最终只有毁灭。即使维兹杰雷赢得了法师战争,庇护之地也不会有任何文明残留下来,那时人类唯一的遗产就是死亡或被燃烧地狱彻底奴役。

于是在战争的最后阶段,在胜利就在眼前时,维兹杰雷最高委员会在赫拉森的建议下决定将巴特克除名。伴随着赫拉森与巴特克的路线分歧,维兹杰雷氏族在距离胜利只差一步时陷入内战之中。 巴特克肆无忌惮的恶魔召唤让他在大部分的战斗中占据了上风,他继续平推一切,最终的维兹杰雷决战在法师之都维兹郡打响。无数的恶魔被召唤来到这座城市肆虐,它们撕碎着周围的一切,无论是坚固的城墙还是脆弱的普通士兵。无数的残肢被掩埋在断壁残垣之下,升腾起的暗红色阴霾掩盖了整个战场。法师氏族战争和维兹杰雷内战终于来到了终章,而这一次,战争的结局将由赫拉森和巴特克来决定。

还记得上文提及的巴特克的铠甲么,这个用敌人鲜血浇灌的强大护甲还注入了恶魔的力量,保护着巴特克不会受伤,但唯一的缺点是在喉咙这个地方缺乏保护。赫拉森就是抓住了这唯一的弱点,将自家兄弟巴特克斩首,赢得了最终决战。

在暗黑2里有一件暗金装备似乎就是来说这个事情的,那就是刺客专属的暗金爪“巴特克的破喉爪”(Bartuc's Cut-Throat,旧译巴特克的猛击)。

战争结束了。

尽管打到最后其实两人都意识到这是地狱的阴谋,但是已经停不下手了,战后悲伤的赫拉森意识到,只要继续召唤燃烧地狱的恶魔进入庇护之地,那么对心灵和文明的腐化就永远不会停止。于是在法师氏族战争结束之后,他为自己制造了一个特殊的领域 - 神秘避难所,也就是我们暗黑2里所到过的地方,那里隐藏的力量阻止一切地狱的恶魔进入。还有一个小花絮就是,即使巴特克被斩首,但他的铠甲依然保护着他的躯体,赫拉森只能寻求拉斯玛祭司们的帮助将巴特克的躯体藏在人们永远找不到的地方。不知道你们怎么看,反正我一听这用词就知道这么处理后面肯定会出事的,不过已经与我们的法师氏族关系不大了。

在经历了这么多磨难之后,维兹杰雷法师们终于决心永远抛弃召唤恶魔的法术,转而将精力集中在元素魔法上 。而为了进一步确保这样的人间悲剧永远不会重演,专门成立了一个名为“Viz-Jaq'taar”的组织,也就是俗称的“法师杀手”组织。是的,就是娜塔亚所在的组织。

当然,法师氏族战争的后果是极为严重的,尽管只打了短短7年,但是有数十万人民死于非命,整个大陆最发达的城市遭受毁灭性打击,只有卡迪安勉强维持了下来。经过这一次战争,法师们东方大陆原本高高在上的地位遭受严重打击,几乎所有凯基斯坦的民众都对这些带来毁灭的法师老爷们极为愤怒,许多法师被流放,甚至被处死。除了些许在法师之都保存下来的资料外,法师们的财产和他们所收集的魔法知识被愤怒的民众所摧毁和烧毁。甚至通过了法令严禁使用魔法,而维兹杰雷氏族虽然作为“战胜氏族”勉强幸存了下来,但他们要恢复往日的荣光简直是天方夜谭。最终,魔法时代在原罪之战后繁荣了数百年,又一次被信仰时代所取代。迷信又一次地战胜了科学。法师的辉煌时代,似乎一去就不复返了。

就在法师氏族战争落幕后两百年,一个年轻人站在仙塞岛最高的果子山上眺望着远方不断闪动的亮光忽然心有所感,对宇宙的感悟瞬间升华,他感受到了人类的内心之光,于是他按耐不住内心的激动,开始游走在东方大陆的各个城市。年轻人的名字叫 - 阿卡拉特。

相关阅读

暴打暗黑:庇护之地魔法应用史简述(上)

暴打暗黑:庇护之地魔法应用史简述(中)

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暗黑破坏神以及暴雪娱乐的故事,请关注我们的深度栏目“暴打暗黑”。

欢迎参加——爱玩网百万稿费活动:当金牌作者,开网易专栏,领丰厚稿费,得专属周边!

详情请看:


本文来源:凯恩之角

跟帖0条跟帖

跟帖成功,查看我的跟帖

    热门跟帖

      最新跟帖

          跟帖成功,查看我的跟帖

          意见反馈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