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3社区推荐:《暗影王国》小说翻译第五章

2016-12-04 11:39:11 作者: 缄默者埃德林 来源: 凯恩之角 0人参与 凯恩之角APP

死灵法师已经在暴雪嘉年华上正式公布了,想必许多玩家都对此激动不已。而早在暗黑2中,死灵法师就已深受玩家的欢迎,不少文学作品都有死灵法师这个角色。本次我们想和大家分享的是由凯恩之角论坛玩家 缄默者埃德林 翻译的暗黑破坏神官方小说《暗影王国》,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死灵法师的内容,不妨来看看这个故事吧。

本文作者凯恩之角 缄默者埃德林,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原文地址

暗黑3社区推荐:《暗影王国》小说翻译第一章

相关阅读:

《暗影王国》小说翻译第一章

《暗影王国》小说翻译第二章

《暗影王国》小说翻译第三章

《暗影王国》小说翻译第四章

 暗黑3社区推荐:《暗影王国》小说翻译第一章

扎尔举起象牙匕首,同时低声念了几句。匕首骤然发出强光,有那么一会儿,那群半透明的鬼魂似乎退却了。但紧接着它们又无声却坚定地涌了上来,仿佛被某种看不见的力量驱策着一般。

“这本应该管用的,”死灵法师用他那种平静过头的声音说,好像他只是一个面对疑难杂症的医师。“他们不过是鬼魂……至少我认为如此。”

这一大群骇人的幽灵越飘越近。它们并未伸手来抓佣兵们,也没有表现出明显的恶意,但它们步步近逼,并且数量越来越多。它们眼中除了肯特里尔小队别无他物,目光也空洞无神,只是不断地靠近吓坏了的一群人。

没人想知道一旦它们摸到自己会发生什么。

一名佣兵最先崩溃,向着他们的来路扭头便跑。杜蒙队长骂了一句,但此刻他也无计可施,只得举剑示意,一行人紧随那人之后夺路而逃。

佣兵们朝着乌瑞的腹地逃窜。他们大都执剑在手,但面对这群无肉的幽魂无异于废铁一根。就连扎尔和维兹耶雷也在逃跑,特别是辛,尽管身材五短,年事已高,法师所展现的逃跑速度依旧令人咋舌。而无论他们怎么跑,那群鬼魂都寸步不离地尾随在后。

“下一个路口左拐!”肯特里尔下令。若他记得不错,那条路通向一座卫塔。如果他们能进到塔里,没准就能翻墙出城。队伍中仍有两个人带着绳子,足够他们安全滑到地面。

但他们来到岔路口时,眼前的情景让他们停下了脚步。

更多乌瑞的鬼魂从那条路涌了出来,枯缩的脸上充满了渴望的神情,正和他们身后的那群一模一样。

“前面的这条路也被他们堵住了!”阿尔伯德大喊,惊恐地指着前方。

确实,他们正前方的道路也被幽灵围得水泄不通。肯特里尔朝右边瞥了一眼。只有那条路还没有被鬼魂挤满。右边的岔路成了他们仅存的一线生机。

扎尔在队长身后喃喃道:“我们别无选择。”

队长大手一挥,带头冲向右边。他无时无刻不在担心他们会被更多的鬼魂堵截,但沿途并未遇到任何阻碍。

但所有的岔路都被堵死了。当两个佣兵试图脱离队伍拐进另一条路时,缥缈的幽灵立时就从街边的阴影中显现,魂飞魄散的二人马上逃了回来。奇怪的是,这些新出现的鬼魂也只是像之前的那些一样,对一行人穷追不舍但却并不近前。

死灵法师最先提了出来。“我们是被驱赶着,队长。我们跑的方向正通向他们想要我们去的地方。”

肯特里尔明白他的意思。只要队伍表现出任何一点改变路径的念头,就会有更多沉默可怖的鬼魂出现在他们面前,但从不攻击。准确地说,只要佣兵们按照设计好的路线行进,它们就只是尾随在后。

但这条路的尽头,会有什么等待着他们?

他们跑过一家家装潢大气的店铺,跑过一所所优雅别致的民居。万家灯火闪烁在他们周围,人语马嘶萦绕在他们耳畔,但目力可及之处毫无任何生命迹象。

在他们进行这场绝地大逃亡时,那悠扬的笛声一直在用一成不变的旋律为他们伴奏。看不见的男人间或发出快乐的笑声,仿佛是在嘲笑一行人像羊群一般被赶得晕头转向。

接着疲惫的佣兵们发现前路被一群鬼魂切断了。起初肯特里尔一脸迷惑,但紧接着他发现左侧有一条黑暗的窄巷曲径通幽。队长飞快地评估了一下周围的情况,断定这条小巷是唯一的一条生路。

“那边!”他用剑指向小路,祈祷自己没有犯下大错。

并没有鬼魂出现来截断他们的道路。一行人一个接一个地挤进了窄巷中。肯特里尔持剑在手,毫不放松,尽管他知道拿剑对付鬼魂是犯蠢,但这么做仍然给了他些许安慰。

“它们还在追我们,队长!”队尾的人报告。

“跟紧我!这事不可能没完没了,总会——”

话音未落,小巷猛然到了尽头。他们眼前是一片巨大而空旷的广场。肯特里尔在巷子口停住步子,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个在他们几天前寻宝时还并不存在的地方。

“我们不可能没看到这个……”他喃喃道,“不可能……”

“巨龙在上!”他身后的扎尔倒吸一口气。肯特里尔看到扎尔大张着嘴,脸上满是毫不掩饰的敬畏。某种程度上,死灵法师的反应和眼前的奇景一样令人吃惊。

一座与尼米尔山脉连成一体的高丘耸立在乌瑞城的正中。杜蒙队长早先看到过这座高达数百尺、由纯黑色的石头组成的山,他当时还奇怪乌瑞人为何要将自己的王国环山而建。现在看来,乌瑞人不仅绕着它建了城,还在山体上凿出了一道直通山顶的阶梯。

最摄人眼球的不是这些。一座石砌宫殿雄踞于高丘之上,坚实的宫墙傲然挺立,三座尖塔直指苍穹。这座宫殿俯瞰着整座乌瑞城以及周围的大片地区,它的形貌让肯特里尔想起了故乡那些坚不可摧的城堡,雄伟壮丽中透着狰狞和冷酷。带翅膀的怪兽雕像看守着进入宫殿的必经之路,其下的黑石与山脉的阴影融为一体,整座由大理石砌成的宫殿仿佛笼罩在一层纯白的光晕之中。

肯特里尔眨了眨眼睛,但宫殿周围的光环并没有消失。队长感到一种不祥的预感在肚腹中翻搅。

“尤里斯·坎恩的宫殿!”扎尔低呼,“但它和他一起消失了啊——”

“尤里斯·坎恩的宫殿?”柯夫·辛推开目瞪口呆的人群挤上前来,一边用法杖把那些比他块头大得多的斗士扫到一边。他走到队伍前面,尽管他本人“地势”低矮,但还是仰头尽力将宫殿打量一番。法师的声音里尽是贪婪之意:“是的……还有比那更好的去处吗?还有什么地方能找到更多?”

肯特里尔忽然想起了那些紧追不舍的幽灵。他回头望了一眼,本指望看到无数的鬼魂从巷子里冒出来,但却发现身后一个鬼影都没有了。

“它们的追猎结束了,”死灵法师警惕地说,“它们已经带我们来到了该来的地方。”

杜蒙队长观察着盘曲而上的阶梯,阶梯顶端那扇紧闭的大门以及城堞顶端那些好似在俯瞰着这些闯入者的石像鬼。“我们要上去吗?”

“目前看来,”扎尔答道,“比起回去找那些鬼魂,上去是个更好的选择。如果我们回头,它们一定会再来,不要怀疑这一点……而且这一次,它们就不仅仅是跟着了。”

“我们当然要上去!”辛啐了一口,用他的法杖指着那座壮美的宫殿。“在那里,尤里斯·坎恩伟大的法术在他的牧师和法师的共同努力下得到了实现!在那里,我们能找到写满了最强法术的典籍——当然还有黄金!”

也就只有这维兹耶雷法师还执着于追寻力量与财富了。肯特里尔和他幸存的队员们当下已经没了半点捞钱发财的想法。他们只想远远地离开这暗影王国,即便那意味着空手而回。

但他们现下别无选择。一群可怕的幽灵带着他们来到了这道石阶前,佣兵队长知道它们绝不会善罢甘休。

“我们上去。”他吼道。“看好火把,别让它们熄灭了。”

佣兵们不情不愿地开始攀爬。随着那些鬼魂的消失,肯特里尔还注意到了另一点变化——那令人毛骨悚然的音乐和笑声也消失了。乌瑞又变得一片死寂。

他们爬得很慢,因为脚下的石阶又陡又窄。肯特里尔觉得没几个人能经常往来于宫殿和地面。经年累月,有些梯级已经崩毁,使得这条路更为凶险。火把的光亮无法驱散山脉投下的阴影,更让他们的攀爬艰难异常。肯特里尔觉得黑夜都比这里亮些。我们之前搜寻废墟的时候为什么没觉得有这么黑?他暗忖道。为什么此时与以往如此不同?

 暗黑3社区推荐:《暗影王国》小说翻译第一章

他们不断地向上爬,然而这阶梯似乎有看上去的两倍长。爬了大约一千级台阶后,包括肯特里尔在内的大多数人都已经气喘吁吁,于是队长下令休息片刻。就连迫切想要进入宫殿的辛都没有反对。

扎尔看上去比其他人都轻松得多。他在台阶上坐了下来,手又一次放在了腰间的大袋子上。死灵法师双眼微闭,鼻子嗅着空气,仿佛在寻找什么。

肯特里尔一靠近,死灵法师的眼睛立刻睁开了。他把手从口袋上拿开,再次用斗篷遮住了它。“杜蒙队长。”

“能和你说句话吗,扎尔?”

“悉听尊便。”

肯特里尔在死灵法师身边蹲下,开口道,“你显然对这个地方非常了解,甚至比老柯夫·辛知道得还多。要知道他这辈子都在研究这个地方。”

这辈子都在研究它,而这辈子就住在它旁边,队长。”

“有道理,扎尔。你究竟知道多少?当你看到这个——”队长朝着宫殿挥了挥手,“——你显得有些吃惊,但远不及我那么吃惊。这地方之前根本不存在,死灵法师!这座山,它是在这儿没错;但是这座大理石宫殿,绝对没有!”

“我们身处一个连接着天堂的界域,这使您惊讶吗?”

肯特里尔冷哼一声。“作为一座人间天堂,乌瑞未免太过血腥。”

扎尔的左眉毛扬了起来。“您很敏锐,杜蒙队长。您对这个世界的直觉甚至连我都感到惊讶。”

“我再问你一次,死灵法师,对这座宫殿你都知道些什么?”

“和维兹耶雷说的一样——”苍白的年轻人说出这个词的时候,一向平静的脸上带着某种近乎嫌恶的表情。“——这座宫殿是那个上达天堂的法术施展的地方。即便是数百年后的今天,尤里斯·坎恩的居所不受凡间规律的制约也不足为奇。影响它的力量远非我等凡人可以企及,也非时间所能抹除。”

这些话并不能使肯特里尔满意。他换了一种策略。“我想知道那个口袋里装的什么。”

“我说过的,一件纪念品。”

“你为什么一直带着它?它似乎对你来说非常珍贵。”

扎尔面无表情地起身,朗声问道,“我们是不是该动身了,队长?我们还有很长一段路要爬。”

“他说得对,杜蒙,”辛在下面嘟哝道。“我们在浪费时间。”

扎尔二话不说就又开始向上爬。肯特里尔气得咬牙切齿,但又无计可施,只得点点头示意其他人继续攀爬。队长暗自赌咒,他总有一天会撬开死灵法师的嘴巴——前提是他们先活过眼下的这一劫。

奇怪的是,剩下的路程似乎比之前轻松了很多。伟大而神秘的尤里斯·坎恩的宫殿墙围越来越近,没过多久,众人就来到了高耸的大门前。

“丑陋的怪物,”阿尔伯德咕哝着,眼盯着大门上两只带翅膀的石像鬼。走近观瞧,它们都有着半人半狮的躯干和秃鹫般的头部。它们的脚爪末端生有猛禽的利爪,圆睁的双眼怒视着站在紧闭大门前的众人。

“至圣之人就住在这种地方?”肯特里尔不禁心生疑惑。

“石像鬼常常被视为抵挡地狱侵袭的守护神,”扎尔解释道,“这些雕像显然对来客传达了这样一种信息:唯有良善之人方能进入宫殿。”

“这是不是说我们要在外面等着呢,队长?”队尾有人问道。

“我们要么全都进去,要么一个都别进去。”肯特里尔观察着紧闭的大门。“没准我们压根就进不去。”

作为回应,扎尔走上前去,伸手轻触门扉,大门立时敞开。

“我们进去吗?”他彬彬有礼地询问佣兵们。

队长竭尽全力才抑制住周身泛起的寒意。这道古老的大门打开时没发出半点声响,好像刚刚才上过油似的。

扎尔向前迈了一步,并没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他便继续朝庭院深处走去。杜蒙队长受到死灵法师的鼓舞,也跟了进去,然后示意他的人逐一通过。

下一个进来的是阿尔伯德,紧随其后的是裘达斯,接着是其他人。随着进来的人越来越多,在后面等待的人也便愈发放松下来。有一个人甚至开起了玩笑,说这些石像鬼让他想起了自己的前妻。自从这支队伍进入乌瑞以来的第一次,气氛变得轻松愉快起来。

辛站在队伍最后面,注视着佣兵们鱼贯而入。当最后一个佣兵也跨过那道大门时,他握紧法杖,摆出一副征服者的姿态,昂首阔步地走向大门。

入口上方的石像鬼嘶鸣一声活了过来。

这生有利喙的生物展开双翼,腾空跃起,石头眼珠怒视着维兹耶雷,利爪直取对方胸膛。辛马上后退几步,躲过一击。

石像鬼立刻又恢复了原状,一动不动了。

“这些守卫的确能洞察人心。”扎尔在肯特里尔身后喃喃道。

 暗黑3社区推荐:《暗影王国》小说翻译第一章

队长没有理会死灵法师。他走到门边,轮流打量着两只石像鬼。若不是亲眼所见,他定会认为这是某人醉酒之后胡编乱造的故事。肯特里尔举起剑,轻轻地敲了敲其中的一个雕像,听到的只有毫无异样的金石相击声。

“让开,杜蒙,”法师暴躁地命令道,“我来对付这些看门狗。”

柯夫·辛用他的法杖指着左边的石像鬼,口中念念有词,另一只手在法杖上方做着手势,让法杖上刻的符文闪烁起不祥的光芒。

扎尔来到肯特里尔身边。“那样可能不太明智,杜蒙队长。”

佣兵队长不得不赞同死灵法师的看法。“别那么做,辛。你只会越搞越糟!”

“你先前不是还要我用魔法支援你们吗?”维兹耶雷反唇相讥,“这些野兽根本拦不住我!”

肯特里尔纵身跳到辛和大门之间。维兹耶雷退了一步,但并没有放低法杖。

“站在我旁边,”队长命令,“靠近我,这样或许能避免不必要的麻烦。”

“你想干什么?”

“照我说的做,辛!”

肯特里尔转身走回大门,这时扎尔迎了上来。“如果您坚持要这么做,就需要有其他人盯着另一个石像鬼。”他坚定地举起象牙匕首。“我来帮你。”

“我才不需要任何——”干瘪的法师叫嚷起来。

“闭嘴,辛!”不管他的雇主是不是法师,杜蒙队长都受够了。扎尔能通过这道门而辛不行,队长觉得两人高下立判。

身材高大的两人中间夹着一个矮个子,三人向着大门缓缓移动。石像鬼仍然一动不动,好像从未活转过来一般。

肯特里尔一只脚跨过门槛,微微松了口气。他的办法看来奏效了:法师躲在两个高个子中间,这样似乎能够骗过守卫的眼睛。

“再走一两步——”

辛的长袍一碰到的门槛,肯特里尔面前的石像鬼立刻活了过来。它鼓动着双翼,可怖的眼睛喷射着怒火,张开的大嘴中发出一声狂野刺耳的尖啸。

他身后传来一声相似的吼叫,说明扎尔那一边的石像鬼也同样活了过来。

怪兽的利喙向着佣兵啄来,这一击从他身体左侧擦了过去。队长一剑重重地砍在它的石头颈子上,虽然没有造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但石像鬼好歹退了回去。肯特里尔听到死灵法师在用某种他听不懂的语言念着什么,接着眼角划过的一道闪光令他分了神。

石像鬼趁他心不在焉再度发起了攻击,试图绕过佣兵队长。它的目标是辛!肯特里尔恍然大悟。它并不想与我交战!它只想抓住他!

令人胆寒的利爪扫过他的肩头,向着矮个子法师抓去。维兹耶雷用法杖敲打着它,击中之处火花四溅。

“辛!”肯特里尔大喊,“你的机会来了!跳——”

就在这时,笛声又从四面八方响了起来。肯特里尔把没喊完的话咽回了肚子里,想弄清楚这死灰复燃的诡异旋律究竟意欲何为。

这音乐对石像鬼产生了惊人的效果。佣兵队长面前的那只僵在了半空中,然后抬眼望向天空。它嘶叫一声,接着瞬间回到了众人第一次看到它的位置上。肯特里尔注视着所有生命特征飞速地从守卫身上退去,它又变回了一尊无生命的雕像。

“难以置信……”他听到扎尔说。肯特里尔转过身,看到死灵法师的对手也回归了原位。

毫无疑问,是音乐声救了他们一命。队长可不打算浪费他们的好运气。“快走,辛!”

维兹耶雷无需催促。他一只脚早已跨进这座古老宫殿的内庭。当肯特里尔和扎尔跟上来时,他已经在里面等着他们了。

 暗黑3社区推荐:《暗影王国》小说翻译第一章

神秘的笛子仍在奏着音乐……

“它是从里面传来的,”维兹耶雷断言,进去一探究竟的渴望溢于言表。“跟我来!”

扎尔近旁传来一声嗤笑。“我说啊,这么着急着去一个明显不欢迎他的地方,实在是勇气可嘉!”

肯特里尔瞥了死灵法师一眼,但扎尔看样子刚刚并没有说过话,队长也觉得那不像是他的声音。它听起来也不像是肯特里尔的任何一个手下。

不过似乎没有其他人注意到那个声音。阿尔伯德和其他人正等候着他的指令。辛已经把队伍落下了一大截,出于某种原因,肯特里尔并不想让维兹耶雷跑得太远。他头脑的某个角落告诉他,他应该看紧那身材奇矮却自视甚高的法师。宫殿的主人在门口放上两尊石像鬼并不是没有原因的,它们只对辛有反应,却允许处处不受待见的扎尔通行无阻。这不是什么好兆头。

众人循声而行,来到了宫殿的入口——一座高耸的青铜拱门,其上雕刻着执剑的天使。诡异的是,尽管其他东西都保存完好,这扇门上的浮雕却损毁严重,锈迹斑斑。

柯夫·辛用法杖末端推了推门扉。像宫殿的前门一样,它悄无声息地打开了。维兹耶雷大步走了进去,神气活现得好似回到了自己家一样。

三层楼高的大理石柱环绕着一间富丽堂皇的大厅,一顶插着上千支蜡烛的巨型吊灯照亮了眼前的奇景。地板上嵌满了精巧绝伦的珍禽异兽图案,有龙,还有奇美拉——肯特里尔认为这与一个天堂国度格格不入。两侧的廊柱间悬挂着身着华服的人物肖像,无疑是乌瑞的历代统治者。

走廊尽头,等待着他们的是另一道门。一行人走过那一排列王画像,早已死去的画中人似乎都在用不瞑的眼睛盯着他们。他们在门前停住脚步,此时大家都听出来笛声是从里面传来的。这扇门上同样雕刻着执剑的天使,也同样面目全非。辛碰了碰那扇门,但这一回,门没有向他敞开。扎尔也上前尝试,结果并无不同。

肯特里尔走到两个法师旁边。“或许它锁上了——”

他向损毁的天使图像伸出手,就在这时,门突然打开了。一股冷风从门后的暗室中涌出,三人都后退了一步。

起初他们什么也看不见,但幽幽的笛声将他们的目光引向殿堂深处,他们勉强看到那里有一星昏暗的灯火在闪烁……它旁边的高背椅上,坐着一位身穿白袍的老者。

老者身体前倾,似乎并未注意到他们的到来。肯特里尔的眼睛逐渐适应了黑暗,他看到老人身前的地板上坐着一个戴兜帽的人影,唇边举着一杆长笛。

“更多的鬼魂……”阿尔伯德喃喃道。

虽然佣兵只是悄声细语,但屋子里的两个人却反应激烈,就好像吊灯从屋顶上掉下来摔了个粉碎。戴兜帽的人停止了演奏,站起身来,以一个优雅的转身遁入了黑暗之中。穿长袍的长者抬起头来,令所有人惊讶的是,他向他们问好,好像一直以来都在等待他们的来临。

“你们终于来了,朋友们,”他声音轻柔,其中却蕴藏的力量却足以匹敌千军万马。

维兹耶雷可不想在出场上逊人一头,便将手中的法杖往地上一戳,大声宣布:“吾乃柯夫·辛!法环之核心,巫首之臂膀,魔法之主——”

“我知道你是谁,”长者肃穆地回应道。他看着肯特里尔和其他人,虽然他们中间隔着相当的距离,队长却感觉他就站在自己面前,让自己的任何心绪都无处藏匿。“我知道你们所有人,我的朋友们。”

扎尔推开维兹耶雷走上前来。死灵法师脸上的表情激动异常,这让他周围包括肯特里尔在内的人都吃了一惊。所有人都认为这个死灵法师在情绪控制方面已经登峰造极,就连面对一个虚无缥缈的幽灵国度都能波澜不惊。但此刻他热切甚至超过了他初见这座宫殿的时候。

“我是否可以斗胆认为,尊贵的阁下,我是否可以认为我也认识您呢?”

白衣长者似乎觉得有些好笑。他撑在一边的椅子扶手上,手掌托着下巴。“那么,我是谁呢?”

“您莫不是伟大的尤里斯·坎恩?”

宫殿的主人皱了皱眉。“是的……是的,我就是尤里斯·坎恩。”

“圣人保佑!”一个佣兵悄声道。

“又一个幽灵!”另一个人说。

肯特里尔一挥手让佣兵们住了嘴。他望向辛寻求佐证,虽然法师并没有直接回答,但维兹耶雷脸上贪婪的表情说明了一切。

真是令人难以置信,他们竟然找到了尤里斯·坎恩,至圣之国的指引之光……他本该像那些驱赶他们至此的鬼魂一样死透了才对。

驱赶他们?

“是他干的,”肯特里尔对其他人说,朝着国王的座椅前进了几步。“他让那些鬼魂把我们逼到了这里。他堵住了我们的每一条退路,强迫我们来到此地。”

令他惊讶的是,乌瑞之主并未像他预料的那般矢口否认。相反,尤里斯·坎恩不失尊贵地从他的座椅上静静地站了起来,双手交叠藏在宽大的袍袖里,悔过一般地垂下头。“是的,这是我的错。是我令他们迫使你们前来的……但那是因为我无法离开这里,去亲自见你们。”

“你胡说八道——”杜蒙队长说了一半噎住了。就在他说话间,坎恩弯腰提起长袍下摆,露出了自己的双脚。

或者说,应该是脚的部分。

自脚踝开始,乌瑞之主的脚与他身下的椅子天衣无缝地融合在了一起,竟无法分辨哪里是血肉,哪里是木材。

尤里斯·坎恩放下长袍,以最诚恳的语气说道:“我希望你们能原谅我。”

就连辛也对这景象倍感震惊。“但这意味着什么?你们将如何到达天堂?传说指出——”

“传说包罗万象,”扎尔打断了他,“但大都不可采信。”

“而关于我们的传说,最为荒谬。”他们左侧的黑暗中传来一声轻语。

尤里斯·坎恩向着那黑暗伸出手,对藏身其中的人面露微笑。“也并非那么不堪。出来吧,现在安全了。”

自阴影之中,那位笛手款款走出。藏身于兜帽之下的是一位貌美绝伦的年轻女人,肤若凝脂,眸如珠玉,无论是老人身畔的明灯,还是佣兵们手中的火把,在那双翠绿的明眸之前都黯然失色。她瀑布般的红发比肯特里尔家乡的姑娘更为美丽耀眼,她的东方特征更让队长确信,她是一位生长于斯的天仙。

“朋友们……这是我的女儿,阿坦娜。”

阿坦娜。自那一刻起,这个名字就深深地刻在了佣兵队长的心里。阿坦娜,肯特里尔·杜蒙队长毕生所见最美的女人;阿坦娜,凡人中的天使,尘世间的圣灵……

阿坦娜……她正是胸针上所绘的那位绝代佳人。

本文来源:凯恩之角 责任编辑:叶星辰_NG2798
分享到:
0人参与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