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3社区推荐:《暗影王国》小说翻译第四章

2016-11-26 11:38:28 作者: 缄默者埃德林 来源: 凯恩之角 0人参与 爱玩App订阅

死灵法师已经在暴雪嘉年华上正式公布了,想必许多玩家都对此激动不已。而早在暗黑2中,死灵法师就已深受玩家的欢迎,不少文学作品都有死灵法师这个角色。本次我们想和大家分享的是由凯恩之角论坛玩家 缄默者埃德林 翻译的暗黑破坏神官方小说《暗影王国》,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死灵法师的内容,不妨来看看这个故事吧。

本文作者凯恩之角 缄默者埃德林,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原文地址

暗黑3社区推荐:《暗影王国》小说翻译第一章

相关阅读:

《暗影王国》小说翻译第一章

《暗影王国》小说翻译第二章

《暗影王国》小说翻译第三章

 暗黑3社区推荐:《暗影王国》小说翻译第一章

“我不明白!”辛尖声大叫,“我不明白!”

乌瑞仍是那副模样——他们初见时颓圮的断壁残垣。乌云,闪电,狂风——此时都已消散无踪,只有尼米尔山投下的巨大阴影仍然笼罩着乌瑞,并且每一秒都在加深,让这古代王国陷入更深的黑暗中去。

“他!”维兹耶雷指控般地指着死灵法师。“是他!他毁了这一切!他在仪式最关键的时刻扰乱了它!”

“非常遗憾,”死灵法师一脸认真地答道,“我的闯入并未造成什么影响。”尽管这死灵法师的警告言之凿凿,想吓走众人的目的也是昭然若揭,肯特里尔却觉得即使是他也对这毫无戏剧性的结果略感失望。“我和你们一样迷惑不解。”

继续保持阵型已经毫无意义,佣兵们便一拥而上,将死灵法师围了起来。即便是对维兹耶雷法师深感着迷的古斯特,也没什么兴致细看死灵法师。所有人都知道死灵法师和死人打交道,将阴阳两界玩弄于股掌之间。

杜蒙队长拔剑指着这狂妄的闯入者。“你是什么人?你跟着我们多久了?”

“我叫扎尔。”对方仿佛是漫不经心地扫了一眼肯特里尔的剑。“这里是我的家。”

“你并没有回答我的第二个问题……”佣兵队长犹豫了片刻,同时大脑在飞速运转着。死灵法师操控死者。这是否意味着——

肯特里尔突然醒悟,他的剑尖猛地顶住了扎尔的下巴。“是你!你让哈戈的鬼魂托梦给我们,是不是?你让他恐吓我们好让我们离开!”

佣兵之中传来一阵愤怒的低语。辛稍稍向后退了一步,抬起头饶有兴致地观察着他的对手。

“我只是做了必要的事……至少我当时是那样认为的。”

“所以!”辛大声说,“你也认为格雷古斯·马茨打开的那条通道会在今天重现人世!和我想的一样!”

肯特里尔听到一声嗤笑,但似乎不是任何一个佣兵发出来的。扎尔的手移到了身侧一个圆鼓鼓的大口袋上,那里面似乎装着一个甜瓜大小的物体。当死灵法师发现队长在注意他时,他又看似随意地把手拿开了。

“我相信确实如此,”扎尔不情愿地承认。“但看样子,我和你的研究一样走入了歧途。”

“所以金子没了?”本吉恩悲戚地问。

肯特里尔对本吉恩皱起了眉头。“闭嘴。至于你——”他用剑尖点了点扎尔的喉咙,“——我觉得你并没有老实交代。”

“毫无疑问,队长,”柯夫·辛补充道。“我们应当看紧这家伙,最好捆起来。是的,捆起来比较稳妥。”

肯特里尔迄今为止头一回与雇主所见略同。所有人都知道死灵法师不可信任。没准有一瓶毒药或者别的什么药剂已经藏在了扎尔的袖子里,正蓄势待发。

就在他们谈话间,尼米尔山的阴影越拉越长,几乎把他们也笼罩其中。一阵刺骨的寒风刮起,几个佣兵发起抖来。扎尔的斗篷在风中狂野地飘舞,肯特里尔也紧了紧衬衫领子好抵挡寒意。

“尼米尔山区一向很冷,”死灵法师评论道,“如果你们想待在乌瑞附近,最好穿得暖和些。”

“意义何在?”欧斯卡嘟囔着,“尽是破石头和空坟墓!白忙活一场……”

“我们需要的可不仅仅是斗篷,”另一个佣兵赞同扎尔的说法,“天再黑下去,我们就得要火把来照亮了!”

此话不假。被山峰的阴影笼罩的区域已然暗如午夜,而在几步远的地方,阴影之外依然洒满落日余晖。这不寻常的黑暗已经模糊了乌瑞城的轮廓,一行人在此地观望得越久,就越发陷入那种不见五指的黑暗之中。

“我们回营地去,”肯特里尔建议,“也包括你,扎尔大师。”

苍白的死灵法师欠了欠身,在四个人的监视下朝营地走去。古斯特飞快地帮柯夫·辛收拾好卷轴和护符之后就顺从地跟着维兹耶雷,好似一个大号的木偶。肯特里尔待在原地,等到所有人都离开,然后扫了一眼四周以确保没有落下什么东西。

当他的视线扫过废墟时,他呆住了。

远远地一座塔楼顶端闪过一道亮光。

他眨了眨眼,心想这大概是自己的幻觉——接着他看到了第二道光,远在城市的另一端。

肯特里尔·杜蒙队长浑身神经紧绷,脑后汗毛直竖。一盏接一盏,一片璀璨的灯火在这座死城中雨后春华般地绽放。乌瑞,这座传奇国度,就这样在他眼前死而复生。

“辛!”他大喊,视线却没法从这奇迹上移开。“辛!”

在灯火的照耀下,这座废墟看起来再也不是断壁残垣了。残破的城墙已然完好如初,倒塌的卫塔如今傲然耸立。肯特里尔甚至能发誓他看到城堞上插满了旗帜,在渐强的晚风中猎猎作响。

“是真的……”一个熟悉的声音在他身旁喃喃道。肯特里尔向下一瞥,看到干瘪的维兹耶雷法师正盯着这片奇景,脸上的表情如痴如醉,好似一个得到了世上最棒的玩具的孩子。“它是真的……”

佣兵们聚集在杜蒙队长身边,张大嘴巴看着传说之城乌瑞。就连死灵法师扎尔面对此情此景也显得有些吃惊。眼下没人盯着这个黑衣法师了,但肯特里尔毫不担心,因为扎尔明显没打算逃跑。这个奇迹不仅攫住了其他人,同样也攫住了这个死灵法师。

“传说是真的,”扎尔低语,“你是对的,胡巴特。”

“我们还等什么?”辛突然爆出一句,“我们长途跋涉,历尽千难万险,为的就是这个时刻!杜蒙!你的人将会得到金子,还有更多!它就在那儿,唾手可得!”

佣兵们这才回过神来。“他说的没错!”本吉恩笑道,“金子!满城的金子!”

在财宝的诱惑下,就连肯特里尔也放松了警惕。传说乌瑞是史上最为富足的国度之一,财宝猎人前来追寻乌瑞财富的故事数不胜数,但无一例外都以失败告终。这也就意味着留给他们的宝藏原封未动,足以使他们富可敌国。

“你们不会是认真的吧,”扎尔插言,“乌瑞的财富只属于乌瑞。你们这是劫掠死者。”

“他们可没死,你忘了吗?”肯特里尔指出,“他们走了……如果是那样的话,他们没带上的东西一定就是他们不想要的。辛说的没错。那全都是我们的了。”

死灵法师看起来还想争辩,但队长的说法令他无法反驳。他终是极其不情愿地点了点头。

肯特里尔转向维兹耶雷,问道:“那些灯光是怎么回事?我们会有麻烦吗?”

“一派胡言!故事说得很清楚,乌瑞人的飞升就发生在短短几分钟之内。如果我们眼前的乌瑞正是他们离开时的那个,他们当然来不及把灯都熄灭。在现世之外,时间微渺难计,城中只一日,世上已千年。没准我们还能找到珍馐佳肴和玉液琼浆,正等着你的人享用。这个解释你满意吗?”

这个额外福利在佣兵之中引起一阵欢呼。杜蒙队长觉得法师这套逻辑中有些地方稍显可疑,但他一时半会儿也想不出来究竟哪里不妥,便将心头的疑虑甩在了一边。想到那无尽的财富就令他兴奋得难以自抑。

“好了好了!”他朝手下人喊道,“收拾好东西!带上绳子和火把,我可不打算单靠城里的灯照亮!别忘了拿上口袋!快点!”

肯特里尔的人带着十倍于之前的热情动作起来。柯夫·辛也在做着准备,法师拿出了他的法杖,并且从腰间的袋子里取出三条项链全都挂在脖子上。尽管队长对他的雇主看不顺眼,不过一旦他们进了城,他还是打算跟着辛进行搜寻。维兹耶雷所寻找的魔法器物周围一定也堆满了其他财宝。

让每个人吃惊的是,当小队整装待发时,死灵法师也站在一旁等着他们。佣兵们为了即将到手的金子忙得热火朝天,根本没人还对死灵法师留着心眼,但看样子,扎尔也为这个魔法国度深深着迷。他再一次把手放在那个圆鼓鼓的袋子上,但当肯特里尔走近时,瘦削的死灵法师抖了抖斗篷遮住了它。

“我跟你们一起去。”他坚定地说。

肯特里尔并不喜欢这个主意,然而令他惊讶的是,辛竟然立刻就同意了。

“你当然要来,”维兹耶雷宣布,“你的学识和经验将会是无价之宝。你和我还有杜蒙队长一起,这是理所应当的。”

扎尔像刚才一样面无表情地鞠了一躬。“当然。”

 暗黑3社区推荐:《暗影王国》小说翻译第一章

佣兵们没有对死灵法师的加入提出抗议,不过他们都与他保持着相当的距离。城市的外墙现在已经变得完好无损,于是一行人点起了火把,在扎尔的引领下朝着乌瑞的大门走去。大家都隐隐担心这座固若金汤的城池大门紧闭,但他们走近才发现这种担忧有些多余——城门大开,吊桥也已经放了下来。

“就好像在邀请我们进去似的。”肯特里尔如此评论。

柯夫·辛冷哼一声。“那我们究竟傻站在这儿干嘛?”

一行人拔出武器,高举火把走了进去。

乍看之下,乌瑞城中的景象就好像居民们已经尽数离去,甚或仅仅是进入了梦乡。他们先前看到的已成断壁残垣的建筑此时完好如初,本已锈蚀殆尽的街灯现下将街道照得亮如白昼。明亮的灯光在塔尖上和深巷中闪烁,整个城市灯火通明。就连小队脚下的砖石也像是新扫过一般洁净。

然而四下里阒然无声,连鸟鸣虫唱都没有。

乌瑞城看似重返人间,但这寂寥的景象揭示了城中居民那无疑是惊世骇俗的命运。

一队人继续深入,直到脚下的大街分出三条岔路。肯特里尔一一查看了一番,命令道:“古斯特!带四个人往右边走一百步。阿尔伯德!你,本吉恩和另外四个人往左走。其余的人跟我来。只一百步,不要冒进。然后以你们最快的速度回到这里会和。”

他没给扎尔分配队伍,更没指明要死灵法师跟着他,但扎尔仍旧跟来了。肯特里尔走在最前面,欧斯卡和另一个人在他的侧翼。队长一边警惕地扫视着街道,一边数着步子小心前行。

他们走过一幢幢房屋。有些房子里亮着灯,但内里一个活物也没有。

“检查一下那扇门,”肯特里尔指着左边的一家店铺,向欧斯卡命令道。这座建筑里的灯光比其他房子都要亮,立刻就吸引了队长的注意,就好像火焰吸引飞蛾一般。

在另一名佣兵的警戒下,欧斯卡推了推那扇门,门立刻就打开了。斗士探身进去看了一眼,松了口气,回头叫道,“是家陶器店,队长!墙上挂满了花里胡哨的玩意儿!轮盘上还有一个看起来刚捏好的。”他的丑脸面露贪婪之色。“要不要看看钱柜里有没有货色?”

“别管它。店又不会跑了——说得好像等你逛遍全城还看得上那点钱似的!”

佣兵们大笑起来,就连辛也少有地笑了两声,但扎尔仍旧无动于衷。肯特里尔注意到他又碰了碰那个大袋子。

“你那袋子里装的什么,死灵法师?”

“一件纪念品,没别的。”

“我觉得可不止——”

一声尖叫在乌瑞空旷曲折的街巷中回荡。

“那听起来像是我们的人!”欧斯卡倒吸一口气。

队长一只脚已经在回去的路上了。“那就是我们的人!跑起来,你们这些白痴!”

尖叫声没有持续,但随即传来了咒骂声和兵刃交接的声响,以及像是某种野兽发出的低沉邪恶的咆哮。

古斯特和他的人在原来的岔路口与肯特里尔会和了。没人言语,大家一起向尖叫声传来的岔路赶去。

阿尔伯德是个高个子但有点娘气的白发斗士,来自杜蒙队长故乡以北的地区。此刻他正朝着另外四人大喊大叫,每个人脸上都写满了惊慌失措。阿尔伯德脚边,靠近街道右侧的地方躺着一个支离破碎的人形。肯特里尔直走到近旁才认出了本吉恩鲜血淋漓的尸体。

“怎么回事?”队长责问道。

“有什么东西跳出来把他撕成了碎片,然后飞一样地跑掉了,我们都没看清是个什么东西!”

“是一只猫!”另一个人坚持道,一脸迷惑。“一只可怕的大猫……”

“我只看到一团黑影!”阿尔伯德坚称。

“黑影才不会像这样把人开膛破肚!”

肯特里尔看了辛一眼。“怎么说?”

法师举起法杖,在空气中画着圆圈。他双眼向上翻了片刻,然后说道:“无论它是什么,现在都已经不在附近了,杜蒙。”

“你确定吗?”扎尔问。“不是所有东西都可以用魔法轻易探测到的。”

“你感应到什么了吗,蠢材?”

扎尔抽出肯特里尔早先看到过的象牙匕首,当着目瞪口呆的佣兵们的面挑破了自己的手指。几滴血液顺着匕首的锋刃蜿蜒而下,与此同时,死灵法师口中默念着咒语。

匕首闪出一道强光,接着又暗淡下去,恢复了原状。

“我什么也没探测到,”苍白的死灵法师汇报了结果,“但这绝不意味着周围什么都没有。”

肯特里尔骂了一句,转向阿尔伯德。“那东西杀了本吉恩之后往哪边去了?”

“我觉得……它往左边那座房子去了。”

“瞎说!”另一个佣兵插嘴,“它拐到那边那条黑巷子里去了!”

“你们都是蠢货!”早先那个说是猫的佣兵叫道,“它转了个身原路跑掉了!我就是这么看清它是什么东西的!”

其余的人都像看疯子一样看着阿尔伯德的小队。古斯特的一个手下朝着近旁的建筑啐了一口,冷笑道,“队长,我开始觉得,本吉恩没准是被他们自己人杀的呢?”

佣兵们自相残杀也不是什么稀奇事,但杜蒙队长认为这回不是。不过他仍然觉得应该进一步盘问一下这几个人。“本吉恩出事的时候,你们都在哪?”

“我们像你吩咐的那样散开探查,队长,”阿尔伯德回应,“裘达斯在那边,我在他边上,本吉恩就在托坎现在站着的位置——”他朝那个指控他谋杀的人做了个手势,“——就在那——”

话音未落,一道模糊的黑影从托坎边上的门廊里蹿了出来,给了这个不幸的佣兵当胸一击。

托坎发出一声和本吉恩别无二致的惨叫。足有一尺长的弯曲利爪撕裂了他的皮甲和血肉,露出猩红的肋骨和破碎的内脏。托坎难以置信地低头望向自己那骇人的伤口——然后扑倒在地,死了。

一只凶兽从建筑的阴影中跳了出来,对着众人嘶嘶低吼。它可以勉强被称为一只猫,但这世上绝对没有哪只猫直立起来有七尺高,还有着没有瞳孔的血红眼睛。它钢针一般的毛皮在灯光下呈现炭黑色。这怪猫发出一声令人血液凝固的吼啸,露出两排猛虎似的的尖牙。

 暗黑3社区推荐:《暗影王国》小说翻译第一章

“钳形阵列!”肯特里尔叫道,“钳形阵列!”

队长熟悉的命令让佣兵们克服了恐惧。他们很快各就各位,切断了怪兽的后路。

怪猫一边抽打着带刺的尾巴,一边一步步向众人逼近。它血红的眼睛挨个盯着众人,似乎要将每个人都掂量一番。

“它在干嘛?”

“大概在决定接下来吃谁?”

“队列中禁止交谈!”肯特里尔呵斥道。怪兽的视线从其他人身上移开,盯住了他。杜蒙队长对上了这可怕的凝视,尽管内心里恐惧异常,但仍没有分毫退缩。

最终,这头怪物首先移开了目光。它缓缓地后退了几步,似乎要夺路而逃了。

杜蒙队长可不会让它就这么跑了。他非常清楚,追着猎物到它的老巢简直愚蠢透顶。还有一种更糟的情况,如果他们跟丢了的话,这怪物很可能会再次偷袭他们。“阿尔伯德!欧斯卡!你们和——”

怪猫发出一声石破天惊的咆哮,身体一缩,直向他扑来。

肯特里尔根本来不及反应。利爪唰地从怪物的肉垫中亮了出来,正是这双镰刀一样的利爪将他的两个手下都撕成了碎片。队长知道自己很快就要像那两人一样惨遭横死,但是这怪物太快了,他甚至连一秒钟都争取不了。

这时,一道速度足以和怪兽媲美的黑影在半空中与怪猫撞在了一起。尽管身量不及怪物,但力道之大以至于两者都摔倒在街道上。

这不速之客的肢端闪出一道白光,肯特里尔一开始以为那是它的爪子,但随即看清那是一把匕首——一把象牙匕首。

危急时刻,是扎尔挡在了队长身前。

肯特里尔从未在人类之中得见如此的灵巧与速度。尽管身披肥大的斗篷,死灵法师仍能在怪猫的利爪间闪转腾挪,轻盈得如同是在跳舞。这怪物对着扎尔左抓右咬,但尽数落空。苍白的施法者看准机会,一跃跳上了体型巨大的对手的后背,将手中的匕首猛地刺了进去。

匕首刺入的地方闪过一道翠绿的光芒,尽管扎尔只造成了一个极浅的伤口,怪兽却发出了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嚎。它发疯般地挣扎着,终于把死灵法师甩了下来。

肯特里尔果断地冲了上去,他绝不能容忍有人为他而死。他左劈右砍,欧斯卡、裘达斯和另外两人也加入了战团。与此同时,另一个人把死灵法师拖到了安全地带。

怪猫朝着死灵法师挥出一击,但扑了个空。肯特里尔对着狂怒的怪兽发起突刺,将它的注意力又引回了自己身上。

眼看队伍的领袖就要丧生在利爪之下,欧斯卡和裘达斯及时从两侧同时发起了攻击。怪物的脑袋转向裘达斯,后者闪身后跳逃过一劫。而另一边的欧斯卡仍然没有被怪猫发现,他趁此机会刺向怪物缺乏保护的肋侧。

长剑深入怪物的血肉,足有一尺多深。怪猫尖叫一声开始对他发难。欧斯卡赶忙抽回他的剑,想要尽力逃离尖牙利爪的攻击范围。

他犯了一个致命错误。

带刺的尾巴狠狠地抽中了始料未及的佣兵,力道不亚于钉锤的全力一击。

随着一声清晰可闻的碎裂声,这比武器毫不逊色的尾巴轻易击碎了欧斯卡的后脑,鲜血和脑浆飞溅到他旁边的两人身上。欧斯卡瞪着一双不瞑的眼睛倒下了,他的剑颓然落在他身旁。

肯特里尔愤怒了。他提着剑直取怪物的咽喉。怪猫转向他,却被另一侧的动作分散了注意力。在众人的全力夹击下,它犹豫了片刻。

这片刻就是杜蒙队长需要的全部。他用尽全身力量将长剑刺入了怪物肌肉虬结的脖颈,深得直没到剑柄。

怪猫连连后退,肯特里尔的剑被它挣得脱手飞出。它的生命正从那道致命伤口流失,疼痛使它发狂搬地对着周围的事物乱抓乱咬。阿尔伯德的脑袋差点被它削了下来,众人急忙退开,希望怪物能死得快些。

但这身负重伤的怪物仍然没有忘记肯特里尔。即使在这种状况下,它的迅捷也是这些人类所望尘莫及的。一眨不眨的红眼睛锁定了肯特里尔,两个猎手狂怒地瞪着对方,而从那双猩红色的眼珠里,队长清晰地看到了死亡的模样。

古斯特及时出手了。野蛮人发出一声比怪猫有过之而无不及的吼啸,从它的后方高高跃起。怪兽试图回身应对这个赤膊的巨人,但古斯特举起双臂护住脖子,同时抓住了肯特里尔的剑柄。怪猫无法转身,拿他毫无办法,古斯特用他惊人的膂力扭转剑刃,进一步撕裂那道鲜血淋漓的伤口。

终于,这头杀人如麻的野兽倒下了。它还挣扎着想要爬起来,但终是重重地跌了回去。古斯特浑身肌肉绷得仿佛就快断裂,但野蛮人依旧死不松手。那可怕的尾巴凶险地朝他抽打着,却够不到他。

“干掉它!”肯特里尔下令。

包括扎尔在内的其他人一拥而上,这回大家都对那条尾巴长了个心眼。肯特里尔捡起欧斯卡的剑,加入到狂劈乱砍的行列之中。杀死那只怪物实际上只用了一分钟,但感觉上竟有一个钟头那么漫长。

就在肯特里尔怀疑这东西根本杀不死时,怪猫喷出一口气……然后一动不动了。

众人丝毫不敢放松。古斯特松了手,但其他人都举着武器全神警戒,生怕这怪物再度暴起。杜蒙队长又刺了一剑,怪物毫无反应,大家这才相信它已经死了。

“你还好吗?”在发生了这么多事情之后,这声音简直平静得过分。

肯特里尔转过身,看到死灵法师扎尔站在他面前。这场灾难对死灵法师的身心似乎没有产生分毫触动,他依旧是那副漠然的样子。放在其他时候,这种表现定会使佣兵队长起疑,但扎尔刚刚救了他的命,他永远也不会忘记这一点。

“谢谢你,扎尔大师。若不是你及时出手相救,恐怕我早已身首异处了。”

死灵法师脸上掠过一抹幽灵般的微笑。“叫我扎尔就好。丛林住民深知人须得比野兽反应更快,否则小小年纪就会被吃掉。”

肯特里尔不太确定死灵法师是不是在逗趣,只得礼貌地点点头作为回答。接着他转向队伍中唯一一个全程袖手旁观的人。

“辛!操你妈的,辛!你那些自吹自擂的把戏都上哪儿去了?我以为你们这些维兹耶雷法师无所不能!有三个人死了,你却作壁上观?”

不知为何,这矮个法师总能在看着一个比他高出半身的斗士时盛气凌人。“我在一旁警戒,以防更多这种的怪物出现——你觉得你那点虾兵蟹将能同时应付两个吗?”

“队长,”阿尔伯德插言,“队长,咱们走吧。给多少金子都值不上冒这个险。”

“走?”另一个佣兵吼道,“事到如今,我绝不空手而回!”

“但是你能活着回去。”

肯特里尔扫视着手下。“全都闭嘴!”

“离开可能是最明智的选择。”扎尔建议。

辛朝着死灵法师挥舞着木头法杖。“一派胡言!这座城市里数不清的财富和奇迹,都等着我们!依我看,这只野兽在乌瑞重现之前就住在废墟里,只不过我们一直没碰上它。鉴于没有其他野兽出来帮忙,我敢确定它是独居的。不会再有其他危险了!绝对没有!”

就在这时,音乐声响了起来。

“那是从哪儿来的?”裘达斯嘟哝道。

“四面八方!”他的同伴们回答。

一点不错。音乐声环伺在他们周围,来处难辨。那是一支由笛子独奏的简洁曲调,悲喜参半,百转千回。肯特里尔心中的两种冲动在互搏,一种在催他翩翩起舞,另一种则要他夺路而逃。

乐声中融进了一个男性轻柔的笑声。

肯特里尔右边远远地出现了一个影子……一个人影。

阿尔伯德指向街尾。“队长,那家酒馆里有人!”

“有骑手往这边来了!”另一个佣兵喊道。

“那个老头!他刚才还不在那儿!”

一行人所在的这条刚才还空无一人的街道,此时瞬间挤满了人,有走路的,有骑马的,或者就站在街上原地发呆。他们身着色彩缤纷的宽松衣饰,男女老幼,形貌各异,百态俱全。

问题在于,肯特里尔能透过他们每个人的身体看到后面的建筑……

“把全世界的钱都给我也不干,辛!”队长把佣兵们召集到身边。“所有人,立刻向大门行进!不许掉队,不许逗留,听明白了吗?”

没一个佣兵反对。劫掠一座空城是一回事,被困在一座鬼城里就是另一回事了……

“绝不!”维兹耶雷啐道,“我们离成功只有一步之遥!”他嘴上这么说着,但看到扎尔和佣兵们离开,他还是寸步不离地跟了上去。

肯特里尔想起了死灵法师,便问他:“扎尔!你是这方面的专家。你怎么看?”

“您的指令是最稳妥的做法,队长。”

“你能对这些鬼魂做点什么吗?”

苍白的死灵法师皱起眉头。“我应该可以施展结界让它们无法近前,但这些鬼魂有点不对劲。不与它们对抗,和平撤出乌瑞是最佳选择。”

扎尔的警告让肯特里尔的担忧有增无减。就连扎尔都觉得乌瑞的鬼魂令人不安,那么他们最好赶紧离开,越快越好。

目前为止,这些鬼魂都安分守己,甚至没有意识到闯入者的存在。笛声依旧奏着乐曲,随着时间渐强,但它也没有对一行人造成任何伤害。

“我看到大门了!”阿尔伯德喊道,“就在——”

他噎住了。佣兵们齐刷刷地停下了脚步,一张张脸上血色全无。他们唯一的逃生之路……乌瑞敞开的大门……

已然紧紧地关上了。

城门还是那座城门,但和他们进来时大不一样了。吊桥升了起来,坚实的门闩将大门封得严严实实。祸不单行,城门前已经聚集了一群形容可怖的鬼魂——这暗影王国仅剩的住民。一双双凹陷无神的眼睛全都死死盯着肯特里尔和他的同伴们。

乐音绕梁。他们耳畔回荡着男子的轻笑声。

(未完待续)

本文来源:凯恩之角 责任编辑:叶星辰_NG2798
分享到:
0人参与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