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爱玩网,独一无二的你快来取一个独一无二的昵称吧!

凯恩之角 20年后的今天,《暗黑破坏神II》依旧持续激励着暴雪

20年后的今天,《暗黑破坏神II》依旧持续激励着暴雪

今天是《暗黑破坏神II》的20周年,官方特别发布了一篇回顾博文,里面提到了游戏的一些开发历程,以及现在暗黑项目组工作人员的美好回忆,我们进行了翻译,下面就和我们一起来看看这款伟大的游戏是如何影响着暴雪和暴雪的员工们的吧。

原文地址

“哦,我得忍着不睡才行……因为一旦入梦,回忆就会涌上心头。修道院的回忆,以及占据修道院的邪恶势力!梦境,回忆……我根本分不清两者的区别。“——马瑞斯

打造经典

二十年前,当我们开始创造《暗黑破坏神II》时,目标看起来十分简单:修复《暗黑破坏神》的重大问题,并拓展上一代游戏的元素。虽然开发人员并没有明确提出要颠覆动作类RPG的风格,也并不打算影响之后整整一代人的游戏设计,但《暗黑破坏神II》最终产生的效果就是这样。

开发团队希望相较于前作,《暗黑破坏神II》内容更多、游戏性更好、节奏更快、冲击力更强。整个故事分成各具特色的章节,在巨大的可探索户外区域展开,取代了幽闭恐怖的崔斯特姆大教堂。相比前作中基础的战士、游侠和巫师,新增了包括旋风般的野蛮人和虔诚的圣骑士(毁灭之王扩展包新增两个职业,刺客和德鲁伊)在内的五个全新角色职业。在呈现性别和种族多样性的同时,这些新职业均包含30个独特的可选技能,与《暗黑破坏神》中的共享法术书大为不同。一些特定技能,比如强力的旋风斩、圣骑士的增益光环、以及死灵法师的召唤仆从等,为我们后续的诸多作品奠定了基础。最终,更强力的道具,更大的属性差别,使每名玩家通过选择角色职业、装备、属性和技能来真正表现自我的与众不同。

我们暴雪员工中有许多都拥有玩《暗黑破坏神II》的美好回忆。对我们来说,它代表了童年回忆、友情建立以及无穷无尽的欢乐,也激励着我们成年后投身电子游戏行业。一起来看看我们办公室中的一些趣闻吧。

暴雪员工们的《暗黑破坏神II》

Rod Fergusson——《暗黑破坏神》系列总监
对我来说,《暗黑破坏神II》是我和我哥哥之间的情感纽带。他长我九岁,所以我小时候常常感觉自己是独生子,尤其是在他离家上大学的时候。那时我才八岁。在那之后的许多年里,电子游戏就成了我们之间为数不多的联系之一。毕竟,他是第一个带我玩游戏的人。

时间很快到了2001年,我们之间相距1400英里之遥 – 他住在曼尼托巴省温尼伯,我住在华盛顿州西雅图。为保持联系,我们决定,每年我都会选一个加长周末飞到他家玩游戏,每天玩四个小时。那一年,我们准备玩《暗黑破坏神II》。

我抵达温尼伯那一天正是2001年6月21日,《毁灭之王》发售的日子。所以从机场去他家的路上我们去了商店,买了两份游戏。接下来的4天里我们什么都没做,一直在玩《暗黑破坏神II》联机模式。经过无数个小时不眠不休狂饮咖啡后,我们打通了主线游戏以及扩展包内容!  

这段共同情感的经历对我和哥哥来说意义非凡,我们至今依旧会谈起。事实上,当我告诉他我在暴雪就任《暗黑破坏神》系列总监时,他在短信中发来如下内容——“《暗黑破坏神II》扩展包《毁灭之王》于2001年6月21日发售。虽然在某种程度上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但我依然觉得往事历历在目。实在是我们兄弟之间的美好回忆。”

Lance Kimberlin——战网及线上产品经理

我第一次听到(并跳了起来)“啊……新鲜的肉!”的时候,我就爱上了《暗黑破坏神》。1999年,我在Babbage上预购了《暗黑破坏神II》,然后等到海枯石烂才收到游戏——典藏版,70000份中的#23097号。我仍然保存着包装盒、光碟和史诗《暗黑破坏神》手办。我在这款游戏中肝了多少个小时?呃……我们还是不谈为妙。

Jesse McCree——《暗黑破坏神IV》首席游戏设计师

我喜欢《暗黑破坏神II》,因为它超好玩!这款游戏出现在我职业生涯的早期,是引导我成为游戏设计师的游戏之一,它使我理解到,简单但制作精良的游戏循环和操作的重要性。最重要的是,我喜欢《暗黑破坏神II》世界中的基调风格。作为《暗黑破坏神IV》首席游戏设计师,这一点时常启发着我!

Lily Gardner——《暗黑破坏神IV》助理游戏制作人
如果要简单概括一下《暗黑破坏神II》对我的意义,而不是小说式的长篇大论,可能有点困难。但考虑到我对游戏的热爱以及我在游戏行业的职业生涯(特别是在暴雪)都深受其影响,我还是得好好说下!

我年轻的时候,就已经玩过很多游戏了。在我成长过程中,我先是看着我爸爸在电脑上玩游戏敲代码,之后我也开始玩游戏——从《美少女战士》解谜游戏到《模拟人生》,以及更多游戏。然而,我第一款接触的暴雪游戏是《暗黑破坏神II》以及《毁灭之王》。

当我回想起12岁那年的夏天,我想起了所有玩刺客的记忆——这位凶猛的、力量与武艺结合的女性旋风——探索蜘蛛洞,惊叹于鲜血和血腥的氛围,然后痛骂自己缺乏远见,没有事先囤够回城卷轴。我还记得我对一个隐藏关卡嘿嘿地不停傻笑……

我对于黑暗与恶魔事物的喜爱以及连续数周沉迷于游戏中的热情并没有逐渐褪去。这都得归功于《暗黑破坏神II》。如果我没有在庇护之地逗留许久,也许我此生都不会想为暴雪工作,也未必会进入游戏行业,我甚至也不会养成哥特式的品味。

所以,我要感谢《暗黑破坏神II》,也感谢所有那些拥有令人难以置信才华的人们,是他们的努力将这款作品变成了现实!

暗黑破坏神的影响

多年来,《暗黑破坏神II》的设计元素出现在了多款暴雪游戏中,有时是因为它们能够解决特定的游戏需求,有时则仅仅是因为它们带来诸多乐趣。《魔兽争霸III》包含了从特定拾取列表中随机掉落的特点,以及英雄单位拥有可分配的经验等级和技能点,使得英雄可以根据玩家策略定制。

在之后的《魔兽世界》中,从最初发售一直到《大地的裂变》扩展包,《暗黑破坏神II》标志性的技能树系统都对天赋系统产生了影响。《暗黑破坏神II》的影响显而易见,从每个角色职业的三技能树到加点分配系统,这些特色使玩家可以对自己的角色进行定制,并且当玩家在特定技能上投入点数时,可以解锁更多强力技能作为奖励。

《暗黑破坏神II》中一些最强大的敌人——勇士怪和精英怪——会用一系列不可预测的随机能力来挑战英雄,使得战场更加危险恐怖。增加随机敌人能力的设计理念作为进阶挑战和奖励玩家的一种方式,至今仍存在于《魔兽世界》史诗钥石地下城词缀、《星际争霸II》的指挥官合作模式以及众所周知的《暗黑破坏神III》中。

不朽的秘诀

如今,《暗黑破坏神II》依旧深受欢迎,而在2020年,那些非常钟情于此的玩家将继续寻找新的方式来探索游戏。有些人更喜欢只有自定义场景才能提供的差异化体验,而也有人只是选择创造性地使用自己发现的规则来玩《暗黑破坏神II》。包括下列几种玩法:

赤裸怒火
“裸奔”全程不穿装备。除药水外不可拾取其它道具。玩家同意只依靠职业技能和团队合作来取胜。每个职业携带一项能帮助到队伍的特殊能力,通常单个玩家这么做肯定会失败。“裸奔”主要以打通混沌界并征服“超级首领”而告终——全程不装备任何道具!

铁人锦标赛
铁人这个概念很简单。八名玩家均以全新的专家模式角色开始游戏。所有人一起参与游戏,只使用找到的道具升到9级——任何之前找到的装备都禁止使用。然后,整支队伍返回城镇,互相拼杀,至死方休。最后活着的人就是胜利者。

竞速通关
除了随机生成的地图和道具,不同的职业和模式(无论是否专家模式)都使得《暗黑破坏神II》的竞速赛令人兴奋。世界最快通关记录不断被打破,因为紧急策略变化(以及一点运气)使得没有哪项记录能够长期牢不可破。

圣杯
圣杯任务的目标是单枪匹马收集游戏内所有套装和所有唯一物品(意味着你必须看到物品掉落,不允许交易!)。由于这主要是一个单人挑战,一些玩家喜欢使用表格或应用程序来记录已掉落的物品,而另一些玩家则使用mod,为游戏添加无限储物箱功能,以便将每个物品都保存在他们令人印象深刻的收藏中。 

邪恶永生

当我们回顾《暗黑破坏神II》走过的二十年,我们意识到自己从游戏中习得的经验是如何塑造了暴雪,我们也期待这些经验能够继续影响我们今后制作的游戏(特别是《暗黑破坏神》系列)。

无论当时你身处何处,也无论你何时开始玩《暗黑破坏神II》——我们很高兴能和你分享这些回忆。庇护之地已经存在了整整二十年,而英勇的人们仍在为驱逐这个世界的恐惧、仇恨和毁灭而奋斗——穿越恐怖阴暗之地,收获炫目至宝。加油!

本文来源:凯恩之角

跟帖34条跟帖

跟帖成功,查看我的跟帖

    热门跟帖

      最新跟帖

          跟帖成功,查看我的跟帖

          意见反馈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ICP备案:粤B2-20090191

          ©1997-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