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爱玩网,独一无二的你快来取一个独一无二的昵称吧!

凯恩之角 暗黑3装备考证:三魔之猎与库勒之死

暗黑3装备考证:三魔之猎与库勒之死

上一期的装备考证我们聊了黑暗流放与赫拉迪姆兄弟会,今天我们就和大家继续来聊聊黑暗流放后的三魔之猎,以及赫拉迪姆兄弟会中的核心人物之一—佐敦·库勒。

相关阅读

暗黑3装备考证:黑暗流放与赫拉迪姆兄弟会

当然,如果只是光有对抗魔神的战士的话,还不足以战胜三魔神,泰瑞尔十分清楚,对于恶魔来说,只将他们击杀是远远不够的——与天使们阵亡后会在水晶穹顶重生一样,恶魔们遭到击杀后,也会在烈焰地狱中重生——因为,赫拉迪姆必须要让这些恶魔们处于一个非生非死的状态之下,才能算是取得了真正的胜利。

为此,泰瑞尔不惜动用了“世界之石”的威能,他将自己保有的三块“世界之石”的碎片重新加工改造,最终制成了拥有能够禁锢魔神灵魂能力的强大法器——灵魂石。三块灵魂石分别对应三位魔神:青玉灵魂石用来禁锢墨菲斯托,琥珀灵魂石用来禁锢巴尔,猩红灵魂石则用来禁锢迪亚波罗。

灵魂石制成后,泰瑞尔将之交给塔·拉夏,但塔·拉夏作为赫拉迪姆的领袖事务繁忙,为避免灵魂石有失,他将之托付给了兄弟会的另一位法师。

这位法师的名字,叫佐敦·库勒。

佐敦·库勒是一位出身于恩奈得部族的法师,精通转化与附魔之术。在加入赫拉迪姆之初,佐敦·库勒就凭借自己精湛的法术技艺让同侪刮目相看,也因此他才会被领袖委以如此重任。

我相信看到这里很多人都会觉得塔·拉夏看错了人。确实,如果我们只看佐敦·库勒日后的行径的话,只会认为他是一位十足阴谋家;但正如没有天生的恶人一样,佐敦·库勒的那些诡秘行径,也并不是从一开始就策划好的——迪卡德·凯恩的先祖杰瑞德·凯恩等人留下来的赫拉迪姆文献书卷中,详细地记录下了佐敦·库勒曾经的模样:

他从万物之中瞥见盎然生机,时机已经成熟。他在尚且向善的岁月里,一直梦想着将自己的同袍提升至全新境界。或许在所有赫拉迪姆中,唯有库勒拥有足够的力量和智慧,能将心中朝思暮想的新世界化为现实,那将是一个更好的世界,一个完美无瑕的世界。

从杰瑞德的叙述中,我们不难看出,佐敦·库勒曾是一个目标远大的乐观的理想主义者。但就算是这样的一个人,在领受过保管灵魂石的任务之后,最终也免不了变得怪异而阴沉。

在取得三颗灵魂石后,精通物质转化法术的佐敦·库勒自然迫不及待的钻研起这些强大的魔法道具来,然而越是深入,佐敦·库勒就越是着迷,他的赫拉迪姆同侪们曾多次见到这位醉心于神秘知识的法师数日彻夜不眠。最终,也正是这些庞大的知识,压垮了这位法师的精神——因为沉迷这些知识,佐敦·库勒的身体日渐消瘦,最终变得骨瘦如柴,而他作为一个人类应有的情感,也随之丧失殆尽,变成了被知识操控着的行尸走肉。

这也许,就是来自知识的诅咒。 

但就算在这种情况下,佐敦·库勒依旧积极的参与了“三魔之猎”的行动——即便是深邃的奥秘,也无法磨灭他的决心,坚持要将地狱三魔神的灵魂囚禁,还世界、还人类一个安宁。

除了三颗灵魂石外,赫拉迪姆的成员们也制造一些能协助己方完成任务的道具,例如:赫拉迪克之杖、赫拉迪克之锤,以及重要性仅次于灵魂石的,被众人称之为“魔盒”的魔法道具。

魔盒的制作过程异常的艰辛,众多铁匠与法师不眠不休的耗费了数周的精力才将其制作完成。这项魔法道具蕴含着巨大的力量,通过对嬗变术和炼金术原理的应用,魔盒甚至可以完成人类法师无法完成的强大的转变系法术。

可凡事有利必有弊,魔盒的功能虽然强大,其负面的影响也极其巨大,但可惜的是在赫拉迪姆文献断断续续的记载中,我们并没有能够提取到有效的信息,从而得知魔盒究竟给赫拉迪姆们造成了怎样的危难。

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真的一无所知,曾经同迪卡德·凯恩一起追踪“黑暗流浪者”的那些英雄们也许还记得,他们曾在鲁·高因面对过的一个巨大而恐怖的赫拉迪克木乃伊的,那个怪物的名字,叫做罗达门特。

总而言之,最终赫拉迪姆们还是决定让魔盒远离自己的组织,因此他们中的某些人携带着魔盒远赴亚瑞特山,将之交托给了不擅法术的野蛮人们来保管,同时为了避免因失去魔盒导致组织实力被削弱,赫拉迪姆们又创造了一个弱化版替代品——赫拉迪克方块。

“三魔之猎”开始于凯基斯坦历1004年。首先被抓获的魔神是三魔神中最狡猾奸诈的憎恨之王墨菲斯托,当时墨菲斯托正附身于某位凯基斯坦上层人士,利用这副躯壳的影响力煽动凯基斯坦的民众。赫拉迪姆的法师们使用青玉灵魂石同调了魔神的灵魂,揭开了墨菲斯托的伪装,使其无所遁形。

战斗即时开始,双方在凯基斯坦城区的繁华闹市大打出手,虽然最终制服并囚禁了墨菲斯托的灵魂,但在战后清点之时,赫拉迪姆却发现自己的贸然出手使得大量的无辜民众被卷入战端,失去了生命——那并非他们所乐见的,赫拉迪姆创立的初衷就是为了保护庇护之地的民众免遭魔神的荼毒,他们不能本末倒置的,罔顾民众的性命来实现自己的目标。

为此,塔·拉夏与法师们做了反思,随后众人订下了誓言,再也不能在人口稠密的地区与魔神交战。

随着墨菲斯托的落网,另一个问题出现了:赫拉迪姆们不能随身携带着囚禁有魔神灵魂的灵魂石继续行动,一旦任务中出了差错造成灵魂石的损伤,轻则影响封印效果,重则可能当场将被囚禁的魔神释放出来——那将是法师们的灭顶之灾。

于是,在再三思虑之后,领袖塔·拉夏决定将青玉灵魂石交给当地的一个与自己交情匪浅的宗教派系——萨卡兰姆,代为看管。

这也是萨卡兰姆崛起的重要原因之一,日后,这个教派将会在赫拉迪姆与墨菲斯托的交战处兴建起属于他们自己的城市,崔凡克。

解决了青玉灵魂石的问题后,赫拉迪姆法师们开始继续追捕其余的两位魔神,然而当得知自己兄弟遭到囚禁的消息后,巴尔与迪亚波罗迅速逃窜。尽管赫拉迪姆们在凯基斯坦布下了天罗地网,也没能阻止两位魔神。最终,巴尔和迪亚波罗离开了凯基斯坦,他们跨过双子海,进入了西方大陆。

渡海过后,巴尔与迪亚波罗各自寻找着自己的藏身之地。或许是因为相信了“最危险的地方最安全”这句谚语,巴尔选择了鲁·高因作为自己的藏身之所——这里是所有从东方大陆渡过双子海前往西方大陆人员的必经之路——他算定赫拉迪姆一渡过海就会迅速深入西方大陆中寻找自己的踪迹,这样自己便可暂时躲过追捕。

但巴尔没有意识到,他并没有那么聪明,赫拉迪姆也没有那么愚蠢。远涉重洋的赫拉迪姆并没有急于深入,塔·拉夏敏锐地察觉到了巴尔的阴谋,但为了避免再次出现牵涉无辜民众的问题,法师们并没有急于出手,而是耐心地等待着时机。

果然,巴尔没有能够沉得住气,只三天时间,他便按耐不住,北出鲁·高因进入灼热荒原。眼看时机已到,赫拉迪姆紧随其后,迅速出击,在这个人烟稀少的地方展开了对巴尔的抓捕行动。

毁灭之王因自己的自作聪明被人看破而恼羞成怒,他愤怒地向赫拉迪姆发起了攻击。双方鏖战多日,从地上的荒原一路打到地下的洞穴之中,在赫拉迪姆紧密的攻势之下,巴尔渐渐支撑不住,局面逆转了过来。

身处困境的毁灭之王发起了最后的困兽之斗,他施展了一次猛烈的进攻,但目标却并非赫拉迪姆的法师,而是法师们用来囚禁他的道具,琥珀灵魂石。

巴尔最终被击败了,但因为他的攻击,琥珀灵魂石也遭到了破坏,碎裂成无数的小块。对这件事的记载,赫拉迪姆内部发生了分歧,杰瑞德·凯恩的好友诺尔·提拉与其他法师们的意见相左,许多法师都认为是因为佐敦·库勒未能妥当看管琥珀灵魂石,才导致了后续的事件发生;但诺尔·提拉并不那么认为,他觉得正是因为佐敦·库勒,赫拉迪姆最终才能够使用破碎的琥珀灵魂石封印毁灭之王——但无论是何种观点,事实是不会变的:为了达成目标,赫拉迪姆光荣的领导者塔·拉夏,牺牲了自己。

佐敦·库勒对于灵魂石的研究确实是有效的,也是他首先发现了破碎的灵魂石依旧葆有囚禁灵魂的作用,但是效力将大打折扣的情况;因此,在当时的现场,佐敦·库勒的意见对于急需解决眼前难题的众人来说十分重要。佐敦·库勒也确实不负众望,他提出也许可以利用一具人类的肉身来作为灵魂石碎片的媒介,通过魂体交换将魔神的精魄禁锢于其间,以此来达到同灵魂石一样的效力——从日后三魔神囚禁的效果来看,这种方式竟然比单纯使用灵魂石囚禁魔神的效果更加显著。

但这种方法终究过于残酷,在场的法师必须要有一个人甘愿自我牺牲。在死亡面前,众人沉默了,在场的每一个人都是生死与共的同袍,谁也不愿自己的兄弟去做这个牺牲者。

但沉默并不能解决问题,身为领袖,塔·拉夏知道此刻自己必须做出表率,他义无反顾的站了出来,自愿成为禁锢魔神的牺牲者。

严格来说,塔·拉夏并没有被“葬”在那里:在插入灵魂石碎片前,塔·拉夏命赫拉迪姆们制造了一块巨大的,布满封印法术符文的禁锢之石,用锁链将自己的身体与符文石紧紧固锁在了一起——就这样,无论是在精神上,还是肉体上,塔·拉夏都成为了禁锢巴尔的坚不可摧的牢笼。

在塔·拉夏牺牲的时候,赫拉迪姆的法师们再次见到了大天使泰瑞尔——这位正义天使对塔·拉夏高尚的自我牺牲肃然起敬,他亲自主持了塔·拉夏的“葬礼”,并亲手将琥珀灵魂石的碎片插入了塔·拉夏的胸膛之中。

就这样,那一天,赫拉迪姆的兄弟们永远失去了他们最敬爱的领袖。

离开那片墓穴之后,赫拉迪姆的法师们使用赫拉迪克之杖彻底封闭了墓穴——除非有人再度持有完整的赫拉迪克之杖到此释放解除的法术,否则“塔·拉夏之墓”的入口将永远无法被人找到。

失去了塔·拉夏后,赫拉迪姆并没有陷入到群龙无首的混乱境地,他们共同推举出法师杰瑞德·凯恩作为赫拉迪姆的新任领袖。在短暂的悲痛之后,众人即刻启程,继续深入西方大陆,追捕仅存的最后一位魔神迪亚波罗,以完成自己的使命。

搜寻迪亚波罗的过程整整耗费了这些法师十年的光阴,但最终他们还是在堪杜拉斯境内捕捉到了这个魔神的踪迹。最后一战没有任何的意外和差池,迪亚波罗遭到法师们的围攻,被彻底击败,其灵魂也被顺利地封印在猩红灵魂石中。

至此,历时十五年的“三魔之猎”终于宣告终结。在这十五年的时间里,难以计数的法师们在行动中失去了生命,有些甚至还只是法师学徒;除了少数的类似塔·拉夏一样的大法师外,大多数的牺牲者甚至连名字都没有留下来,可他们所为的,却只是一个没有任何回报的行动……

然而,难以置信的是,赫拉迪姆中没有一个人在行动中途选择退缩,他们深知自己的行为对这个世界来说意义重大,那并非个人得失所能衡量的问题——心中有火,眼中有光。赫拉迪姆就是支撑着这个孱弱不堪的世界继续前行的辉光,每一次的闪耀,都代表着这个世界向着未知的未来迈进的一步,纵使下一秒自己就会熄灭,可他们坚信,一定会有另一束光芒接替自己的责任。

“三魔之猎”结束了,但没有一个人会庆祝这苦涩的胜利。残存的赫拉迪姆们累了,他们在战斗最后结束的塔桑河畔修建了一座小修道院,暂时定居在那里,最后一颗猩红灵魂石则被藏匿在修道院地下那些幽暗深邃的洞穴陵寝之中。

这是泰瑞尔最后一次出现在赫拉迪姆面前,他指示法师们一定要严加看管这颗灵魂石,避免魔神再度为祸人间。之后,正义大天使失去了踪影,再也没有同法师们进行过联络——在此之前,泰瑞尔要时刻小心同赫拉迪姆的联系,避免高阶天堂的同僚们发现庇护之地情况的变化;而事到如今,既然事情已经结束,泰瑞尔也没有必要再做出更多可能暴露这些计划的行为。

没有了泰瑞尔的指示,赫拉迪姆也失去了目标,出身各异的法师们为赫拉迪姆的前途展开了多方的争论,而在这些争论中,有两个法师的言论最为重要:

一位是杰瑞德·凯恩,身为赫拉迪姆的第二任领袖,杰瑞德下令保存了有关“三魔之猎”的文献记录,并同其他法师们一起商议制定了赫拉迪姆兄弟会的管理规则——塔·拉夏时代的赫拉迪姆几乎完全是由他的个人魅力以及众人的热枕所支撑起来的。如今塔·拉夏已死,众人的热忱也随着任务的结束而逐渐减退,因此订立一个有明确文字记录的规则制度势在必行——这一点也并没有遭到法师们的反对。自此,赫拉迪姆兄弟会也终于成为了一个受明文条目约束的规范化组织。

至于另一位重要的法师,便是佐敦·库勒了。我们曾提到佐敦·库勒自钻研灵魂石后人性逐渐丧失的情况,但实际上他的“问题”远不止于此。通过钻研灵魂石的奥秘,佐敦·库勒开始怀疑和提防高阶天堂,尤其是在赫拉迪姆失去了与泰瑞尔的联系后,佐敦·库勒更是变本加厉,他在其他赫拉迪姆面前痛斥天使议会的行径,当所有人都在歌颂泰瑞尔投出了保全人类的一票之时,只有他指出天使议会提出灭绝人类的提案对人类来说本身就是一项危机;佐敦·库勒认为人类不能依靠天使和恶魔任何一方,只有激发自身血脉的潜力,自己保全自己,才不会招致最终的灭亡。

事实上,从现在来看,佐敦·库勒的言论不仅并非没有道理,反而是无比正确,甚至极端具有前瞻性和先锋性。但在那个时候,纵使最聪慧睿智的法师们,也不能理解佐敦·库勒的言行——毕竟作为天使代表的泰瑞尔一直在向人类释放出“善意”。

不被理解的佐敦·库勒最终选择脱离了赫拉迪姆兄弟会,他独自一人返回了东部大陆,继续自己的研究。在凯基斯坦王国名城卡尔蒂姆外的凄凉沙漠中,佐敦·库勒运用自己的巅峰之力操纵大地,在流沙之下建立起一座庞大的藏书馆,这里也是他未来的研究室和葬身之所。

其实,导致佐敦·库勒脱离赫拉迪姆兄弟会的原因并不全都是因为其他的赫拉迪姆法师,佐敦·库勒本人也有着很大的责任:因为汲取了灵魂石的奥秘,佐敦·库勒对于世界的理解和认知发生了巨大的改变,但自视甚高的他一方面没有选择将自己的知识分享奉献给其他的法师同袍;另一方面又因为其他法师不理解他的见解和主张而鄙视甚至羞辱他人——实际上,佐敦·库勒大多数时候并没有在传达自己的道理,他是在强迫别人在不了解事实的前提下就接受甚至赞同自己的想法。

然而我们都知道,那根本就不可能,任何人都不可能在没有得知任何前提的条件下接受一个与自己的常识几乎完全违背的观点,更不要说赞同了。

因此这个疯狂的法师最终遭到兄弟会同袍的“杀害”也就毫不意外了。

之所以说佐敦·库勒是个“疯狂的法师”,和他最终制造出的那件改变了高阶天堂、庇护之地以及烈焰地狱三个世界的强大法器——黑暗灵魂石,有着不可或缺的关系。

作为灵魂石研究专家,佐敦·库勒发现了一个重要信息——灵魂石并非只是用来束缚恶魔灵魂的专用道具,而是可以用来束缚一切生物灵魂的万用道具——这个发现改变了佐敦·库勒的研究方向,他清楚地意识到,只要为灵魂石找到一个能与一切灵魂都能进行同调的状态,那么他便可以制造出一个能够同时捕获天使和恶魔灵魂的强大法器。

对于高阶天堂和烈焰地狱的不信任,以及在古代书卷上了解到的有关“奈非天”的知识刺激了佐敦·库勒的神经,他越发的相信只有人类才是真正的和谐的产物,代表“善”的天使与代表“恶”的恶魔都是残损的生物——在古代的创世神话中,独一之神阿努最初正是善与恶的和谐统一,而阿努的死亡恰好是因为他与自己所舍弃的恶幻化而成的邪龙萨迈特相斗的结果;如果当初阿努没有将善恶区分,他将永远是宇宙之间最强大的生物——而如今,善与恶再一次在人类的身上交融,那所代表的意义,自是不言而喻的。

佐敦·库勒坚信这点,为了实现自己宏伟的目标,这位失去人性的法师开始不顾一切的实验起来,他利用某些手段制造了出了“黑暗灵魂石”的雏形,并开始了惨无人道的实验——他的实验对象包括所有的生物,天使、恶魔以及人类。佐敦·库勒一方面利用魔法手段捕获了数量众多的天使和恶魔,将其残杀后尝试把他们的灵魂逼入黑暗灵魂石中;另一方面,他又通过阴谋和欺诈哄骗无辜的民众来到他的藏书馆,在将之活生生的开膛破肚后,利用黑暗灵魂石汲取所谓的“奈非天精神”——这种血腥的实验但凡有一丝人性都能将实验者逼疯,但佐敦·库勒偏偏失去了这种“累赘”,他冷酷而又精确地执行着一项又一项惨无人道的研究工作,直到他嗜血残杀的名声传到那些已经阔别已久的,他的赫拉迪姆兄弟会的同袍的耳朵里。

赫拉迪姆兄弟会不会容忍佐敦·库勒的暴行再继续下去——无论他说的那些理论是真是假,都不是他肆意残害生灵的借口!

自那次订立规范的会议之后,赫拉迪姆兄弟会便分散在了世界各地,只有杰瑞德·凯恩与诺尔·提拉等少数法师驻守在堪杜拉斯的修道院里,而这一次,因为佐敦·库勒的暴行,众人重聚在了一起商讨处置办法。最终,兄弟会决定在一个星期之后,由伊本·法哈德等数人负责,前往卡尔蒂姆突袭佐敦·库勒的藏书馆,务必将其消灭。

与此同时,佐敦·库勒针对黑暗灵魂石的研究也已经接近了尾声,就在这位法师以为大功即将告成之际,伊本·法哈德的突袭队伍攻入了他的地下藏书馆,双方展开激烈的战斗,直到佐敦·库勒最终落败。

然而此时的众人才发现,佐敦·库勒的变化比他们想象的还要巨大——这位法师已经为自己练就了“不死之身”,他那受诅咒的血脉支撑着他的生命,法师们在对其兵刃加身后发现,佐敦·库勒的身上流出产物的竟是沙子,而非血液。

疯狂的佐敦·库勒品味着这些曾经的同袍们的惊愕,他肆意嘲弄着他们,仿佛自己才是胜利者。最终,伊本·法哈德等人决定,要使用一种最黑暗的办法来终结佐敦·库勒的生命,他们把佐敦·库勒的身躯肢解开来,将头颅、血液、精魄、灵魂、躯干分别封印在不同的地方——在庇护之地的历史上,上一个有这种待遇的法师,叫做“血腥督军”巴图克——除非有人能重新将这些部分找到拼接在一起,否则这个疯狂的法师永远都不会再有复活的机会。

可就算是在伊本·法哈德封印佐敦·库勒肢体的过程中,这个死去法师的头颅依然在喋喋不休地嘲笑着他们一行人的徒劳,仿佛他已经算准,在未来的某一天自己必然会重新复活一样——那自大骄傲的神情和语气,让兄弟会的法师们不寒而栗。

随着佐敦·库勒之死,庇护之地很长一段时间内都不再有能够重新聚集所有赫拉迪姆兄弟会成员的事件发生了。随着时间的流逝,兄弟会的成员逐渐老去,并最终归于尘土。

赫拉迪姆兄弟会虽然强大,但终究是一个秘密团体,随着这些知晓其中奥秘和事迹的人一个接一个死去,兄弟会也逐渐凋零,以至于最后只剩下了杰瑞德·凯恩家族这一脉还有传承者,然而他的那些后裔绝大部分也并非什么专业的法师,甚至完全没有接触过任何的魔法。

但这并不意味着赫拉迪姆兄弟会的传承就此消亡。恰恰相反,在未来,这个世界重新陷入危机的时候,赫拉迪姆将再次兴盛起来,无数的英雄们挺身而出,再度成为了支撑这个世界继续前进的辉光:迪卡德·凯恩、扎伊尔、加瑞斯·劳、洛拉斯·纳尔……或许他们当中有的人已经熄灭,但正如曾经的智者们所坚信的那样,他们也同样相信,会有其他的光芒接替自己的道路,引领着这个世界继续向前方迈进。

你便是火,你便是光。

本文来源:凯恩之角

跟帖42条跟帖

跟帖成功,查看我的跟帖

    热门跟帖

      最新跟帖

          跟帖成功,查看我的跟帖

          意见反馈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ICP备案:粤B2-20090191

          ©1997-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