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爱玩网,独一无二的你快来取一个独一无二的昵称吧!

凯恩之角 Diablo传说·诅咒宝石:修道院营救行动

Diablo传说·诅咒宝石:修道院营救行动

本文为论坛玩家创作的暗黑破坏神同人小说,剧情承接2代结局,在世界之石带来的大爆炸十年之后,曾经惊天动地的战斗成为世人们辛劳之余的传说,一个围绕着诅咒宝石的凡人故事,就此开始。上一期我们聊到了主角一行准备进入修道院营救先知,本次就是营救行动的开始。

次日正午,留下凯恩和马科留守在集合点,凯尔、修洛和托格尔,三人躲避着守卫的目光来到了城墙之下,找到做了标记的偏门后,修洛用托格尔的小刀轻松撬开了年久失修的门锁,三人顺利的进入了修道院的外侧回廊。

有着罗萨留下的地图和凯尔的带领,三人小队迅速的、无声无息的在无数人皮恶魔眼皮底下穿过了一道有一道门,直至看到地下室的入口。入口的石阶曾在多年前罗格和贾卡尔的战争中被破坏殆尽,但此刻凯尔看到的却是修缮一新重新装潢过的华丽大门。

“看来贾卡尔还是忘不了身为人类的尊严,一切都是按照人类的标准整修的。”凯尔压低声音对修洛说道。

托格尔正准备向大门走去,被修洛一把拉住,修洛扭头问凯尔,“通道入口只有这一个吗?”

“还有一个,不过是连接着东门的,这边只能从这里走。”

“贾卡尔还没有上城,我们一路上也没有碰到,说明……”正说着,修洛做了一个禁声的手势,指挥着三人迅速后退,找了一间角落里的房间,修洛很快撬开了锁闪身进去,谁知这房间里有人!不容分说,修洛一个疾步展开拳剑便刺入了敌人的咽喉,托格尔和凯尔两人随后关上了门,整个过程没有发出一点声响。等回头看向修洛时,托格尔才发现自己兄弟此刻呆若木鸡的望着面前的地上一动不动——

那是一具披着法袍的骸骨,虽然四肢俱全,但绝不是正常人类的遗骸,它全身长满了绿色的尸斑,通体散发着腐烂的气息,没有眼睑的眼窝里向外凸着两枚血红的眼球,修洛看着恐怖的尸骸回头向凯尔投去了害怕又疑惑的目光。

“被放逐者。”凯尔明白修洛的疑惑和恐惧,轻声解释道,“和贾卡尔一样曾经是堕落的人类法师,但作为邪教徒,他们也被当做恶魔的食粮,精华被抽尽而死去后留下的遗骸也不得安宁,被恶魔的力量复活成为活死人,但法力依然强大,如果不是你毫无疑虑的迅捷一击,恐怕此刻我们被贾卡尔发现了。”

“做得好,兄弟!”托格尔轻轻拍了拍修洛的肩膀,“这些恶魔死有余辜!”

“是真的。”修洛好像没听到托格尔的话,“我,我小时候的梦,梦里的那种恐惧,是真的。”

凯尔看着颤抖的修洛,皱了皱眉,将手的放在了修洛背上,轻微的驱动了寒冰之力,试图让修洛冷静下来,“朋友,你可能是第一次亲眼目睹这种邪恶,希望你能够冷静下来,我不清楚你小时候做过什么样的噩梦,但此刻你面对的,就是真实的邪恶。消除邪恶,保护世人一直以来就是盲眼修道院的职责所在,虽然我不是修道士,但如果可以,希望能够让我帮你祛除内心的黑暗。”

“……如果可以,希望能够让我帮你祛除内心的黑暗……”

凯尔的话就像一道似曾相识的光芒照进了修洛的内心,迷茫与痛苦瞬间烟消云散,“抱歉,让你们担心了。”

看着修洛的目光由浊至清,托格尔长出一口气,“两位,你们谁能确认一下敌人是不是走远了?”

修洛和凯尔相视一笑,走近门边将耳朵贴在墙上听了下,点头确认后,三人轻轻开门走了出去。

贾卡尔已经上城,随时都有可能回来,留给他们的时间不多了。

走过通道,贾卡尔的巢穴的样子让三人很快找到了关押先知的监牢——一座辉煌的地下宫殿,旁边修建着一座牢房。但困难也随之而来——足足有五名守卫看守着先知的监牢,远超他们的预计,而更多的恶魔就分散在这地下墓穴的各个角落,如果硬来,惊动了其他敌人,就算救得出先知,也逃不出去。

修洛努力的回忆着父亲教给他以少敌多的方法,“你说过他们都是披着人皮的恶魔。”

“对。”

“而且,这些年贾卡尔一直也维持着自己人类的外表,就连修缮破损的建筑和自己的巢穴都维持着人类的华丽标准,那么可以看出这个贾卡尔虽然已经堕落成魔,但他的欲望却仍然和人类一样,追逐着权力和奢华。那么,他训练恶魔也一定是按照人类的标准来进行的,这样看来,我们的行动还是有希望的。”

“纪律严明的话,应该是我们更难成功了才对吧?”托格尔疑惑的问。

“不,”凯尔好像明白了修洛的打算,“恶魔不像人类,虽然对主人的恐惧和依附心理让它们天生对主人忠诚,但在纪律方面,它们不像人类,可以用使命和荣誉来维持,只有最基础的两种办法可以让他们遵守规则。”

“奖赏和处罚。”修洛接着讲到,“通过这种训练的人,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得到奖赏的机会,也不会去触碰任何让自己会受到惩罚的东西,一会儿,我装作受伤,他们就会被‘捉到犯人’这个功劳所驱动而前来抓我,还不会通知其他守卫,因为他们要独享这份奖赏。”

“不,”凯尔打断了修洛,“捉到一个受伤的罗格,远比捉到一个受伤的普通人的功劳要大得多,所以,由我来引开守卫!”

修洛看着罗格坚定的眼神,点了点头同意了。

计划妥当,凯尔瘸着腿倒在了宫殿前,看到朝自己走来的守卫后,“惶恐”的坐在地上向后挪动身体,想要逃跑。五名守卫中的队长叽里咕噜的向手下下达了指令,三个士兵朝这个受伤的罗格冲了过来,伤者强忍着疼痛逃入了宫殿墙壁的拐角,守卫也随之跑了过来,然而,迎接他们的,却是一只箭矢、一把匕首和一只拳刃。毫无声息的解决了三个喽啰,凯尔轻声发出一声闷哼,象征着自己被恶魔“处决”,这声闷哼成功的让剩下的两名首位发出了邪恶的笑声。但不见捉到俘虏的守卫回来,队长有些担心了,如果三个小弟不听话把俘虏吃掉,那预计的奖赏恐怕就得换成鞭子了,不放心的他也走过来查看了。

看到地上躺着的三名守卫,队长心里明白了,有人入侵,正待他发出警报的吼声,头顶传来一句人类的声音,“嘿!”托格尔爬在墙上正对着他笑,可就在他抬头的同时,藏在阴影里的修洛便像蛇一样弹起,利落的割断了恶魔的喉咙。与此同时,不远处也发出了一声不易察觉的弓弦之声,凯尔也得手了。五名守卫全部解决,恶魔死去后,人类外皮很快便开始脱离,看着脱落后露出里面猩红的恶魔皮肤和惨白的獠牙,修洛冲托格尔点了点头,两人不敢迟疑,来到了关押先知的监牢前。

这座监牢更像是一个不能自由出入的普通房间,里面各种家具一应俱全,先知正坐在那里闭目养神,看到闯进来的三人后,先知微笑示意,可是当凯尔前来搀扶她时大家才发现,原来先知的双腿已经被恶魔残忍的折断,阿卡拉轻轻拍了下愤怒的凯尔,“没有关系,能够再见到你,已经是我最大的幸运了。”

“阿卡拉先知您好,请让我和凯尔带着您撤退,额,抱歉了。”托格尔朝先知行了一礼后,一把将其抱了起来,冲凯尔和修洛点了下头,便走了出去。

“你也快跟上,托格尔一个人没办法应付外面的情况,我这里会很快结束,我能追上你们的。”修洛开始了对人偶的布置,头也不回的对凯尔说道。

“谢谢你们,一定要跟上来!”凯尔感激的朝修洛行了一礼后追了出去。

昨天夜里的人偶装扮练习,给修洛的行动提供了相当大的帮助。

“还好提前练习了,不然这么多年没做过老爸教的东西,手都生了。”看着做好的布局,修洛松了口气,就算贾卡尔能够识别这“骗局”,也能够给他们提供足够的逃离时间了。锁好门,藏好了死去的恶魔,修洛转身正打算原路返回时,突然愣在原地,总感觉有些遗漏,他回头看了看藏匿恶魔尸体的位置,仍想不到有哪些地方不妥,摇了摇头,希望自己是想多了吧,按照计划,原路返回。

幸运的是,贾卡尔没有在通道截住修洛,但修洛也没能追上凯尔他们,修洛只希望他们已经安全。虽然自己一个人行动起来更为隐蔽,不过修洛也不敢大意,一路藏在阴影里,双手的拳剑也从未收起。

昏暗的兵营里到处都是游荡的恶魔,看着它们披着人皮在火光中不自然的挪动着,修洛的心中一阵恶心,父亲的信、老师的话、外界的传闻和小时候的噩梦,以及四年前所遭受的折磨的苦痛回忆纷纷涌上心头——它们不是强盗,不是犯人,不是变节的佣兵,它们是恶魔,是纯粹邪恶的爪牙,那令人恐惧的,是纯粹的恐惧!

修洛心中一阵悸动,躲在墙角的一个货架的阴影后面,努力的平复着颤抖的身体,但耳边逐渐增多的恶魔们杂乱的脚步声,令人更加绝望,不应该这么快被识破的,不应该这么快的!

“嗯~”一个戏虐的声音从兵营深处响起,“跟这群充满恶臭的邪恶之物在一起的时间久了,生人的味道是那么的清新。”

“……心如止水……气运周天……”修洛躲在暗处努力的在心中默念着岩超行者曾经教给自己的禅定真言,虽然这些依然陌生的语言自己并不能很好的理解,但脑海里流动的这些文字总能让自己安定下来。

“怎么了,不打算出来见一面吗?虽然你杀死了守卫,但盲目之眼依然被我锁在宫殿之中,你这个小贼啊,比起两年前来的那位可差的远了。”

“两年前?”修洛从禅定中抬起了头,父亲潜入时见过贾卡尔?

“你是如何发现的?”修洛慢慢从阴影中走了出来,但他双手背后,并不打算马上投入战斗。

“呵呵~好一个年轻有为的小英雄啊。”对方年轻的相貌令贾卡尔有些意外,没有一定时间的训练和经验,是不可能从自己眼皮子底下溜来溜去的,“你干掉守卫的时候,不觉得有些难闻吗?虽然整个修道院里都是恶魔难闻的恶臭,但你不觉得恶魔死去的时候,这种味道更浓了些吗?”

恶魔死亡之时散发的更浓的气息,那就是自己刚才发觉的不妥之处。

“如果你不做反抗,乖乖的跟我回去,回答我一些问题,说不定我会让你得到一些世人们梦寐以求的力量。”见对手愣在当场,贾卡尔上前了一步,希望用伪善的语言来收服这位潜入者。

“之前的潜入者也失败了吗?”

“啊,你问之前的那位啊,那位确实是位高手……”好久没有说过这么多的话了,贾卡尔很是享受与猎物之间的语言游戏,“只可惜,他太贪心了,得到了人间的神器,还不满足,居然还想……呵呵呵,不过,豹人爪上的毒素,可不是世上的医生们治得好的,如果你也想尝试一下的话。”说着向修洛展示了他用豹人利爪制成尾部的法杖。

修洛努力把视线从那柄法杖的尾部移开,看了看四周把自己团团围住的恶魔士兵,心中默默的计算着敌人的数量,“原来你是闻到了死亡之息,怪不得这么快就追过来了,”修洛确认了先知和友人的安全,也见到了重伤父亲的恶魔,此刻心中已无疑惑,“既然逃不了了,嘿,法师!”贾卡尔对这个称呼不由得愣了一下,修洛接着说道,“既然你很久没有见过生人了,有没有兴趣亲自来场决斗?”

“年轻人很有心计嘛,不过这个提议倒是深得我心。”说罢甩开了披风,手持法杖朝修洛走去,随着距离越来越近,法杖顶端也开始凝聚着令人畏惧的灼热之息。

面对表情愈发狰狞的堕落巫师,修洛后退半步,展开拳剑摆好了架势,可就在修洛亮出拳剑的同时,巫师立刻原地消失,随后出现在他那群恶魔仆人的身后,已经蓄势待发的火球也从法杖顶端消失,一片片恶魔皮肤像鳞片一样从他脸上和身上浮现,与此同时,口中语气也不再轻佻,盯着修洛手中的拳剑,缓缓念出了那个令他恐惧不已的组织名字:“维兹贾塔。”

(注:维兹贾塔:著名的法师部落维兹杰雷曾经因为研习恶魔的魔法而兴盛,也因其败落。后来残余的巫师发誓永远唾弃恶魔的魔法并重新修炼自然力的魔法. 为了避免同样灾难再次发生, 他们秘密制定了一个宗旨: 修炼魔法是为了保卫整个部落, 消灭恶魔. 这就是后来的Viz-Jaq'taar, 魔法杀手--也就是人们常说的维兹贾塔——刺客组织,如果哪位法师再次堕落,刺客组织必会毫不留情的将其消灭。)

“终于,你们还是找到我了,原来我才是你真正的目标,”撤掉伪装法术,露出恶魔之躯的贾卡尔再也没有了那份曾经的潇洒,丑陋不堪的它恶狠狠的对修洛吼道,“但你休想接近我,痛楚女士已经赋予了我你无法战胜的力量,”说话间,法杖再次凝聚出炽热的光芒,“杀了他!”一道令人目眩的光芒扭曲着从法杖顶端爆裂而出,修洛早已看穿这次攻击的方向,在被法术击中前闪身躲开了,而贾卡尔一击不中,便不再攻击,转身朝自己主人的方向逃去。

虽然不明白贾卡尔为什么惧怕自己手中的拳剑,但贾卡尔逃走后蜂拥而至的恶魔士兵令修洛没有时间再去思考具体的原因。

双手格挡掉远处羊头人奋力掷来的短矛,立刻低头躲过背后骷髅战士挥过的巨斧,抬头时顺势将拳剑刺入骷髅的脊柱,来不及看散落一地的碎骨,一个侧踹踢飞了一只企图偷袭自己的堕落魔,与此同时,还要提防远处为数不多的被放逐者手中溃烂的法杖中爆出的火球和空中那一团不停喷射毒镖的虫群。

火球攻击还算是容易避开,可是那一团虫群确实给修洛造成了不小的困扰,修洛凭着敏锐的目光和身法斩断了几只个头稍大一点的毒虫,但于事无补,虫群的攻击并没有收到多大的影响,而配合着一只巨型羊头人的巨斧下劈,一颗火球险些击中刚刚躲开斧刃的修洛。如果不是四周充斥着恶臭的死亡之息,修洛此刻应该可以闻得到自己头发烧焦的味道了,羊头人的巨斧并没有给躲过一劫的修洛多少反应的时间,自下而上斜着朝修洛的腰间抡了过来。看着巨斧的个头,修洛心想这样沉重的巨斧要进行如此连贯的下劈上挑的攻击,也只有这种个头的恶魔做的到了,心里惊讶着,整个人却瞬间朝羊头人贴了过去——巨斧抡起来虽然威力巨大,但一旦被近身,即使是拥有可怕力量的恶魔也来不及做出防守的反应——修洛贴近后握紧拳剑对准羊头人的胸口就是一轮重拳猛攻 。

周围的恶魔看着倒下去的巨大身影,眼中也写满了恐惧——对这个手握拳剑之人背后的死亡的恐惧,恶魔的攻击出现了短暂的停顿,而这短短的一瞬间,修洛看着刚才被火球爆裂而轰碎的地面想到了对付虫群的好办法。轻松的击退了几只复活过来的堕落魔,修洛冲向了在外围不停施法复活恶魔的堕落巫师和手持法杖喷射火球的被放逐者。消灭了恶魔的复活之源,修洛将堕落巫师的法杖折断一半用力朝虫群掷去,转身对被放逐者投去了另一半,很顺利,两个虚招成功的吸引了两边敌人的仇恨,虫群稳在空中朝修洛射出了一连串的毒镖,而这边的不死法师也朝对面释放了数个巨大火球,修洛暗自一笑,脚上一套瞬身步法躲开飞到近前的毒镖,反向冲到了被放逐者的身后。威力巨大的火球术装上了虫群,巨大的能量在空中爆裂,一直困扰着修洛的虫群也随之消亡,而修洛手上也不停歇,两把拳剑击倒了全部的不死法师。然而,还有数不清的恶魔挡在自己和兵营的出口之间,修洛沉住了气,努力聚起全身的精力,朝恶魔大军冲了过去。

修洛并不像凯尔那样经过系统的战斗训练,面对撕去伪装的恶魔们潮水般的攻击,修洛只是凭借着从小练就的敏捷身手,几年前从武僧师父那里习得的瞬身术和简单的拳法,以及这副曾隶属于那个自己不知道的强大组织的拳剑带给他的一些莫名的勇气和力量。虽然自己干掉了不少恶魔,也没有受多严重的伤,但巨大的体力消耗已经令修洛快喘不上气了,修洛边战边退,终于退出了昏暗的兵营,来到了开阔的外侧回廊,通过一连串的瞬身刺击,修洛摆脱了身边的七八只堕落魔,回身一跃而起,跳上了回廊围墙的顶部,恶魔们望着居高临下的修洛,出乎意料的并没有攻上来的打算,算是给了修洛一个休息的机会。拳剑在格斗和偷袭时确实是威力强大的武器,但面对众多敌人,短处便显露无疑,修洛跳上围墙前,从一个碎掉的骷髅手中夺过了一柄破损的长剑,想以此增加自己的攻击距离,来对抗想要爬上来的恶魔爪牙,他心里明白,恶魔们可能对自己高高在上的位置有些疑惑,但攻上来只是个时间问题。

随着一只堕落监工的嘶吼,一群堕落魔围在了柱子下面开始向上攀爬,但它们笨拙的手脚并没有给修洛带来多少威胁,随着修洛手中长剑的劈砍突刺,地上恶魔的尸体开始越积越多,但恶魔们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攻击间隔越来越短的修洛突然明白过来,恶魔们是打算把死去同伴的尸体当做坡道来对自己发起进攻,但他面对四周围得密不透风的敌人,也想不到任何可以脱身的办法。不过令他欣慰的是,此刻,清醒的先知肯定已经帮助凯恩老师一起施展了那个封禁咒语,也就是说,自己的牺牲,已经成功的为世人们争取了最宝贵的时间,将来,凯恩老师、凯尔,还有好兄弟托格尔,一定会带领着人类的英雄大军,将世上的邪恶彻底消灭殆尽,为自己复仇。

想到这里,一种从未有过的轻松感传遍了修洛全身,此刻柱子周边已经尽是恶魔尸骸,随着监工的再一次嘶吼,无数恶魔从四面八方朝他涌来,修洛丢掉破损的长剑,再次握紧这副曾属于那个他不知道名字的伟大英雄的拳剑,发出一声怒吼,向着冲到近前的恶魔刺出。

如果你想查看小说完整原文,请点击这里

本文来源:凯恩之角

跟帖10条跟帖

跟帖成功,查看我的跟帖

    热门跟帖

      最新跟帖

          跟帖成功,查看我的跟帖

          意见反馈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