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爱玩网,独一无二的你快来取一个独一无二的昵称吧!

凯恩之角 多玛之书:预言师波亚斯克的占卜

多玛之书:预言师波亚斯克的占卜

本文作者凯恩之角 西红柿精,转载请注明出处!

预言师

我是维辛人预言师波亚斯克,师从伟大的先知,从今天起,将负责李奥瑞克大人的解梦、占卜和预知事宜。

此书将记载从今往后我的任何一次占卜和预知,包括但不限于大人的命令。

他在荒野中救了我一命,我理当用我的知识来为他效力。

大人的梦境

“我梦见我和我的阿西拉一同,可是她只穿着几条破布,像个囚犯。”

大人后来征发了整个领土的裁缝,为阿西拉夫人缝制了一千条裙子。

大人的梦境

我梦见自己的庭院里,天空中滴下七滴雨,然后我向西走了三步,变成了一只带翼的狮子。

我说:这预示着七天以后,最高评议会将下达决议,将李奥瑞克遣往西方,越过沼泽、大海和山脉,在那里成为一位王。

大人听了我的解梦,笑笑说,虽然他救了我,但并不需要我用这种方式来哄他高兴。这是什么话。我是个预言师,不是弄臣。

出行前的一次占卜

“众亮星中有暗星,亮星与暗星一同踏入黑洞。”

李奥瑞克大人的梦境成真了,最高评议会将西方一片富饶的土地封给了身为崔凡克皇室成员的大人,将他封为坎杜拉斯王。

但是我不知道这次占卜中的亮星和暗星与黑洞是什么意思,这看上去与我们平时接触的东西相差太远,很难解释。最后我只能用这个结果请未来的国王当心混在人群中的奸诈小人。大人表示他的老部下中不会有那种人。

抵达坎杜拉斯的占卜,关于王宫选址

“危房。”

这是个十分诡异的占卜结果。为了得到一个稍微明晰一点的指向,我违背了老师的教导,在短时间内为同样的事情占卜了两次。第二次的结果是:

“凶宅。”

在我还没把占卜结果呈上给新加冕的国王时,我的徒弟便过来找我,一脸担忧地对我说,陛下听了大主教的建议,把地址选在了一座破烂老教堂旁边,已经命令工部大臣着手准备了。

拉扎鲁斯大主教是国王陛下的心腹,毕竟是神职人员,选在教堂边,想必也有信仰方面的考量,更何况陛下本人就是个虔诚的撒卡兰姆信徒。

那就这样吧。我们维辛人的占卜还犯不上和撒卡兰姆较劲。

哎,这附近总有一股奇怪的腐臭气息。也许有死老鼠。

一次占卜,关于阿西拉王后、弄臣索托诺布、阿尔坎·特维斯将军谁才是叛徒

“希努斯。”

这颗星在星相学中代表“无”。

没有叛徒。可是他们最后全都被斩首示众——甚至连特维斯将军的妻女也一并处刑。我见过那个女孩,她才十二岁,鼻梁上堆满了可爱的小雀斑,喜欢诗歌与绘画。她的母亲带上礼物请我占卜,我没把结果如实相告,只告诉她们,这段时间最好出行以躲避不和。我知道这么说也没什么用,她们不会离开的,李奥瑞克陛下的星盘太强大了,甚至……受制于更加强大的不明力量。

一次占卜,关于上议院谁在秘密谋反

“希努斯。”

一次占卜,关于马瑞、瓦尔佳丝·诺瓦斯、兰妮·朵莫尔三位侍女长谁妄图毒死国王陛下

“希努斯。”

最后她们都被砍了头。

一次占卜,关于艾伯莱希特王子的去向

“太阳在那里落,夏风从那里来,它们中间的位置,有一座小村庄。”

一个叫做崔斯特姆的小镇。

我的占卜只能说明方位,却不能指示具体的缘故。陛下坚持认为是那些镇民绑架了小王子来威胁他,大王子已经准备出发了营救他的弟弟了,我不知道要怎么理解这些事情,我希望我能老实地安静地当个问什么答什么的水晶球。

占卜与解梦,关于出征威斯特玛

“朕梦见威斯特玛大军压境,接连攻下了几座城。加斯迪安叫嚷着要让朕交出坎杜拉斯。他们怎么能突然挑起战争?坎杜拉斯与威斯特玛从来都是友好的邻邦,他们怎么会做这种事?侍从!让拉齐达南过来!我要让加斯迪安小儿瞧瞧,坎杜拉斯才不是好捏的软柿子!”

“梦魇的虚像。”

占卜结果显示这只是被梦魇纠缠而产生的虚像,也就是说威斯特玛的进攻完全是无稽之谈。我希望我们的陛下能从梦魇中冷静下来,也希望拉齐达南将军能好好劝劝他。

私自进行的占卜,关于为什么陛下会变得疯狂

“牧师。”

陛下变得疯狂是因为牧师?现在的陛下谁也不见,除了他的家族告解,心腹之臣拉扎鲁斯大主教外就没有其他了——就连最近的占卜事项,都是大主教手下的修士送来的。这可不是个好兆头。

明天我将把我的占卜结果上呈国王,虽然他除了拉扎鲁斯的话什么也听不进去,但我还要赌一把。万一我的谏言能让他清醒一点呢,也算报了救命和知遇之恩了。

明天一早我就启程出发。

如果你想阅读往期的多玛之书,可以点击这里进入多玛之书专栏页面进行查看。

本文来源:凯恩之角

跟帖15条跟帖

跟帖成功,查看我的跟帖

    热门跟帖

      最新跟帖

          跟帖成功,查看我的跟帖

          意见反馈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