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爱玩网,独一无二的你快来取一个独一无二的昵称吧!

凯恩之角 天堂之巅到底发生了什么?来自林登的自白

天堂之巅到底发生了什么?来自林登的自白

本文作者凯恩之角 mediumdog,转载请注明出处!

“该死!林登,你最好把你知道的统统说出来!在天堂之巅中,究竟发生了什么!维拉究竟在哪里?”

泰瑞尔左手揪住这位痞子的领子,把他直接举在半空,右手的宝剑圣羽之辉直指他的喉咙,愤怒让剑尖微微颤抖。身旁数位赫拉迪姆成员手持长矛,也纷纷封住林登的要害。矛头经过附魔的锋利陨铁蓝光涌动,哪怕是恶魔的鳞甲也可以轻易刺穿。

“干什么,你这无知的天使!放我下来,我与此事无关……至少不是你所想的那种关系!放我下来,我会解释这一切!”

大天使把林登一把扔到椅子上,周围呆若木鸡的酒客趁着这气氛缓和的一瞬间倾巢而出,整个酒馆只剩下这位罗格和赫拉迪姆一行。

“我相信你,因为我从宝剑中没有感受到那样的邪恶——背叛人类,与恶魔签订契约;但它也在向我低喃你并不无辜,”大天使从隔壁桌上伸手拿来一杯客人没来及下口的麦酒,扔在林登面前。“这是你最后的机会,告诉我们,在天堂上究竟发生了什么?”

林登接过杯子一饮而尽,冰冷的酒精刺激了他干渴的喉咙,布满血丝的双眼似乎回复了一点往日的神气。他缓缓张口,将一切娓娓道来。

-------------------------------

“击退戍卫要塞潮水般的恶魔,成功封印阿兹莫丹的喜悦尚未消退,那场莫名的巨大爆炸便将所有人的心情重新拉回冰点。黑暗灵魂石消失、死灵法师尤娜在爆炸中失踪、莉亚成为载体让大魔神重新降临人世。这一切带来的绝望和恐怖是任何人都难以承受的——你也在那里,泰瑞尔。就在你昏迷不醒,整个赫拉迪姆彷徨无助的时候,女猎魔人维拉决定发动奇袭,在天堂大门前将大魔神击败,她认为这是人类最后的机会。”

“迪亚波罗打开的去往天堂的传送门充满混乱和危险,除了最强大的恶魔本身,别人根本没有办法直接通过。天才少女李敏组织赫拉迪姆的法师们,勉强找到方法从中打通了一道不稳定的通路。但她说只能把三个人沿着恶魔传送的轨迹,送到高阶天堂。”

“‘时间不等人,’维拉一边把她刚刚在舞会上解开的褐色头发重新扎起,一边对着我们几名最强大的战士说道。‘我听泰瑞尔说过你们战斗时的英勇。虽然我习惯于独自追猎恶魔,但对于这次的猎物,我也并非有完全的把握。为了让我们能有更好的配合,能否向我展示下你们最拿手的能力?’”

“寇马克早就跃跃欲试,直接反手一个持盾冲刺,单凭盾牌和空气的撞击就产生巨大的冲击波,空爆的威力可以震晕哪怕最巨大的恶魔;然后他将右手的长剑插入土地之中,金色的光芒逐渐在他身体上汇聚,治愈的力量充满在场的每个人。紧接着,魔女艾莉娜舞动法杖,无需咏唱便释放的连锁闪电(Chain Lightning)将要塞坍塌的巨石直接击碎,她又挥舞右手,一层抵御投掷物的保护罩笼罩着我们所有人。”

“维拉点点头,脸上的不安逐渐被信心所代替。我也不甘示弱,直接使出我的拿手绝技:卑鄙打击。我先是假装漫不经心地散步,啊鞋带开了,然后我借着弯腰系鞋带的机会,出其不意地从地上抓起一把泥土扔向假想敌人的脸上,接着我猛冲上去,拼命地用右腿踢击。在围观战士们的一片死寂中,艾莉娜困惑地询问在我在干什么。我解释说:‘我先用尘土迷住恶魔的眼睛——当然,前提是这次的恶魔有眼睛的话——然后趁其不能视物的时候,猛烈地踢击它的小腿胫骨,这是人最脆弱的部位之一,一般人一定会轰然倒地——当然,前提是这次的大魔神也和人一样都有胫骨的话。’”

“‘你们都是英勇的战士,这真是一个艰难的选择,’维拉轻快地说道,‘林登,我想你的技能树更适合在这里保护我们的营地——你知道,赫拉迪姆、泰瑞尔之类的;他们都是我们重要的战力,大概吧。寇马克、艾莉娜,我很荣幸地邀请你们与我同行。我们只休息一晚,明天清晨李敏会打开传送门,我们即刻出发。’”

林登接着说道:“你知道,老泰,追逐财富是我的天性。拜托,那里可不是一般村镇的金库,那里是高阶天堂,我绝不能错过的地方——既然死后我没法升上天堂,自然要在生前去拜访一次!我见过维拉的身手,在她打败迪亚波罗后,作为她亲密的战友,我想天使们一定不会介意我拿一些纪念品作为谢礼的。你懂的,秦端雨,毕竟你在那里住过。”

“Cut the shit,林登!我不关心这些无关紧要的细节,尤其是你那些低级无聊的想法。快点儿告诉我,他们和迪亚波罗的战斗究竟怎样,你又是怎么跑到天堂上去的?”泰瑞尔焦虑又愤怒地用拳头锤着桌子。

“Easy, my angel,”林登赶忙摆摆手安抚住秦端雨,又接着说,“总之,我深夜潜入了维拉的房间,本想劝说她带上我一同面对这可怕的恶魔。谁知她已经沐浴更衣,只穿着平时猎人轻盔下的一件轻薄衬衫,腿上则什么都没有穿,洁白的肤色让窗外的月光也会羞愧。她的栗色短发轻柔地披在肩头,没有修剪过却恰到好处。比起平时的冷艳,此时的她更多了一丝柔弱。她对我说自己其实也很害怕,但肩上的责任让她无法顾及这些。我轻轻地拉住她的手,把她揽入怀中。维拉没有反抗,她胸口的柔软压在我的手臂,让我难以呼吸。第二天早晨,她和寇马克以及艾莉娜……”

“等等!”泰瑞尔迅速地打断林登的讲述,:“怎么直接跳到第二天早上了?该死,这是关于人类命运的大事。细节!我需要细节!”

“是你让我跳过细节的,”林登冷冷地说,“所以你将得不到细节。”此话一出,周围围观的赫拉迪姆成员不禁发出惋惜的叹气声。

-------------------------------

“总之,在维拉一行进入传送门,门口波动的幻影尚未消失的时候,我趁所有人不备,猛然一个鱼跃跳入传送门中。恍惚中不知过了多久,我竟然准确地降落在高阶天堂的储物室中!”

“我兴奋地把宝物装入我早已备好的口袋,忙碌中却被门外的嘶吼和撞击的巨响打断。我透过门缝观察,却看到广场上巨大的迪亚波罗受伤跪倒在地休息,身下是寇马克和艾莉娜残破的身体,而维拉也已经伤痕累累。”

“我从没想到这场战斗会是这样的结果,正当我不知所措的时候,尤娜从穹顶飞身而下,手中巨大的镰刀划开恶魔的身体,接着数支导弹一样的锋利骨矛贯穿了大魔神的身体。鲜红的、人类似的血液从它的胸腔喷薄而出。迪亚波罗匍匐在地,发出痛苦的嘶声。突然间,它的身体猛然缩小,又变成了莉亚少女的模样,显然是已无力维持大魔神的全盛身体。”

“我惊讶不已,偷偷潜行靠近,藏身在断壁之后。尤娜看着眼前的莉亚,突然崩溃地扔下手中的武器痛哭流涕,显然是无法对她下手。而偷窥着这一切的我,注意到莉亚已经掏出一把紫色的弯刀。”

“我毫不犹豫地一个箭步冲上前去,将刚才揣到怀里到的一袋宝石附魔粉末掷到莉亚的身上,经过圣力附魔的粉末一碰到恶魔的身体,青色的火焰便像火球一样爆炸开来。无数尖刺和触手从迪亚波罗的身体里钻出,像海草一样疯狂地舞动。”

“莉亚的身体摇晃着退到平台的边缘,我赶忙冲上去,猛踢它纤细的小腿胫骨。清脆的断裂声让我感到无比心安。恶魔失去平衡,在它坠落的一瞬间,我掏出祖传的祝福匕首——准确的说,是一位赌徒兄弟的祖传匕首(愿他的灵魂安息)——刺向它胸口的黑色结晶石。本来这普通的祝福武器应该是伤不到这大魔神分毫,但此时虚弱甚至无法保持形态的迪亚波罗脆弱得像一个婴儿。它被直接刺中要害,在一片燃烧中化为灰烬。”

“想不到这场命运之战的结尾竟然是这样,”泰瑞尔惊讶地难以自已,周围的赫拉迪姆们也是在震惊中说不出一句话。大天使手中圣羽之辉的光芒平和而温柔,具有审判之力的宝剑显然知道眼前的这个男人并没有说谎。

“那么,维拉呢,尤娜呢?”

“尤娜在莉亚坠落后,便摇晃着离开了那里,显然是受到了巨大的打击,但我相信她会没事儿的,毕竟拉斯玛的祭祀对于生死的认知远在一切人之上。”

“而维拉,在那夜激情后,她对我说自己已经怀上了我的孩子。但她明白我是一个浪子,不能把全部的心系在一个女人身上,她决定自己回到家乡,把孩子生下来,并抚养长大。” 林登平静地说道。周围的赫拉迪姆都惊呆了。

圣羽之辉突然光芒暴涨,红色的光柱直冲天际,并发出愤怒的“呜呜”声,显然是感受到了巨大的谎言与欺骗。秦端雨和赫拉迪姆们这才从震惊中醒悟过来,知道自己被林登坦诚后的戏谑所愚弄。林登虽然是拯救世界的英雄,但玩弄猎魔人维拉粉丝团的感情确是难以饶恕的错误。赫拉迪姆们重操旧业,把他捆绑起来,并在荒漠中建起七座一模一样的监牢,把林登关在其中的一座。从此,人们再也没有见过这位行侠仗义的英雄。

本文来源:凯恩之角

跟帖48条跟帖

跟帖成功,查看我的跟帖

    热门跟帖

      最新跟帖

          跟帖成功,查看我的跟帖

          意见反馈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