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爱玩网,独一无二的你快来取一个独一无二的昵称吧!

凯恩之角 Diablo传说·诅咒宝石:卡尔蒂姆风波起(上)

Diablo传说·诅咒宝石:卡尔蒂姆风波起(上)

本文为论坛玩家创作的暗黑破坏神同人小说,剧情承接2代结局,在世界之石带来的大爆炸十年之后,曾经惊天动地的战斗成为世人们辛劳之余的传说,一个围绕着诅咒宝石的凡人故事,就此开始。

本文作者凯恩之角 Finwё,转载请注明出处!

我的童年,是在噩梦中度过的。几乎所有邻居的孩子都做过同样的噩梦:“没有怪兽,没有幽灵,只有未知的、无法逃脱的、纯粹的恐惧”。别的大人们总是不理会小孩子关于噩梦的描述,认为我们只是想要逃避应有的学习与劳动,只有我的父亲在认真听了我的噩梦之后,开始和邻居们讨论这件事。但除了镇上的一位教师,再没有得到更多人的关注。父亲与老师交流了很久,之后他便带我离开了故乡,还带着邻居们家里的钱袋和对我们的咒骂。

——修洛.风步

邮差和棋渣

凯基斯坦历,1277年

东方瑰宝——卡尔蒂姆,一个似乎永远都在明媚阳光照耀下的繁荣都市,全世界的贸易中心,凯基斯坦王国最令人骄傲的城市。每个人都在快乐的忙碌着。外城集市里的一个小摊位上,一个年轻人正在奋笔疾书。

“拉文,虽然你很久没有回来了,但奶奶知道你比我想象的要坚强得多,就像你父亲一样尽忠职守,不用挂念我,我过得很好。”

“奶奶您看这么写可以吗?”年轻人写完最后一笔,歪头看向旁边坐着的的老人。老人点点头,“恩,就这样吧,孩子。来,这是两个银币,一个随信给我的孙子,另一个给你当做邮费,谢谢你啊小风,一直帮我这个老太太送信啊,呵呵呵呵。”说着,放下银币,颤颤巍巍的离开了。

年轻人名叫修洛,从事代人写信、帮人送信或者物品的跑腿工作,因为速度快效率高,所以外号风步,时间久了,熟悉的人一般叫他小风。修洛目送老人离开,心里很不是滋味。老人的孙子在皇宫卫队里当差,已经2个月没有回信了,他暗自下定决心,这次一定等到他孙子轮值的时候亲自把信交给他,顺便帮他带个回信给这个挂念晚辈的老太太,哪怕是个口信也好。

卡尔蒂姆的太阳落山很晚,每天黄昏时修洛都要到内城的酒馆里坐一会,点一大杯啤酒,解渴的同时,听过往商贩们谈论着各地的见闻。

今天修洛也早早的收起小桌,和旁边的水果贩打了招呼便背起包袱往内城赶去,“今晚就在酒馆混一晚吧,明天早点去皇宫门口等着,一定要等到拉文。”

绿洲酒馆就在中心喷泉北边不远,据说很久以前有法师为这座喷泉施过魔法,如果能够把硬币刚刚好投在泉眼旁边的环形沟里的话,就能够交上好运,很多游客尝试,但大多数都被泉水冲到了环形沟外的大池子中,极少数投中的人们究竟交上了什么好运倒是没人去深究,不过也不能完全说传说骗人,毕竟投中的人确实是获得了一份纯真的快乐,这种快乐很难得,尤其对告别了童年的大人们来说是那么的珍贵。

“嗨~修洛,要不要来一局啊?”

刚走进酒馆就被老熟人——棋渣托格尔那粗壮的胳膊一把揽住。托格尔和修洛是在港口吉库尔认识的,结果二人一前一后都来到了卡尔蒂姆城。修洛凭硬本事跑腿送信,托格尔则是继续着当水手时在船上学来的游戏——赌棋过日子。年轻时托格尔在船上做过一段时间水手,他的长官教给了他一套棋术,可以随心所欲的操控棋局,想赢就赢,想输,也能输的完全不漏痕迹。不过托格尔却在另一种场合将它发扬了光大——赌局。但时间久了,人们就多少能明白过来这是个套了,于是托格尔就收获了“棋渣”这个称号。慢慢的,和他赌棋的人越来越少,他也就只能在酒馆摆些残局供人挑战了。虽然现在不赌了,但棋渣的称号却牢牢地扣在了他头上。

“好啊,不过我可没钱给你。哈哈哈哈”

两人笑着坐下,可棋渣却没有摆棋的意思,端起酒杯,慢慢说道:“今天来了一个商队。”

“嗯,然后呢?有什么有意思的故事吗?”

“队伍里有个油头小子,是从国王港来的。”

“……”

见修洛不说话,托格尔往前凑了凑:“嘿,兄弟,听说那边繁荣的很那,有机会你也带老哥回你老家找点赚钱的法子呗。”

“这么多年没回去了,我还是觉得这边过得舒服,阳光多好,即使晚上也灯火辉煌,找不到一丝阴暗,又不像港口那么潮湿。”修洛笑着说道,“不说这个了,贝鲁斯今天有讲新的故事吗?”

酒馆老板和消失的怪老头

“哦吼,我好像听到有人提到我的名字了。”一个大肚壮汉捧着三大杯啤酒站在了两人桌前。

贝鲁斯是酒馆老板,人很温柔,只是长得人高马大,尤其是小时候因为逗猫玩的时候脸上被抓出的那道伤疤,更让人觉得这是个危险人物。他为托格尔的棋术所折服,托格尔也正好能混些免费的啤酒喝。而修洛来酒馆的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这个憨厚的酒馆老板总是有一些奇奇怪怪的故事和传说让他感兴趣。不过,据贝鲁斯说,他的这些故事也是从别处听来的。

原来多年前,有个乞丐一样的老头来到了卡尔蒂姆投亲,后来亲戚家里意外失火被烧光了,只留下他和他年幼的侄女两人相依为命,虽然他们身边总是会发生一些怪异的事情,但老头儿却有着许多自己深信不疑的传说,酒馆老板也是因为兴趣使然,总把这些传说当成有意思的故事来听。有一天,他们突然离开了卡尔蒂姆,有人说看见他们和别的人一起去了南面的库拉斯特——那可不是什么太平的地方。过了一段日子,老头又带着侄女回来了,但形容大变,两人有说有笑,人变得很有精神,衣着也光鲜了许多。怪老头在卡尔蒂姆大图书馆逗留了几年,又给贝鲁斯讲了许多精彩的英雄传说后,两人再次离开了这座贸易之都。而贝鲁斯则把老头讲的传说添油加醋的编成了故事,不时地在酒馆里给客人讲述,说到精彩的地方,总能趁机多卖出几大杯啤酒,也因此吸引了不少人为听故事而光顾酒馆,给他的生意也带来了不少好处。修洛,就是他的忠实听众之一。

贝鲁斯总说有种预感未来这个老头会再回来,可每当修洛打听那个怪老头的情况时总是被他打岔说到别处。有一次被修洛纠缠的实在受不了了,贝鲁斯深吸了一口气,表情异常严肃的低声问修洛:“你真的想要知道吗?你有承受这些秘密带来的压力的觉悟吗?”修罗反倒一下子被他的神情吓到而不敢追问了。

大盗贼的诅咒宝石

“新故事没有,不过有意思的传闻倒是有一条。”贝鲁斯坐下后冲着修洛怪笑着说道。

“哦,什么有意思的传闻?”

不等贝鲁斯说话,托格尔接着道“嗨~我跟他说过了,咱老弟不感兴趣。”

“不感兴趣?”贝鲁斯很奇怪“还有小风不感兴趣的神秘事件吗?”

“什么神秘事件?”修洛马上提起了兴趣。贝鲁斯斜了棋渣一眼后接着说:“今天来了一个商队,就坐在那边,看那个小胡子——”顺着贝鲁斯指的方向,修洛看到一个留着八字胡和梳着小背头的青年正在玩骰子,贝鲁斯接着道:“那小子来自国王港。”

“……”

“哈哈哈哈哈……”托格尔拍桌子笑了起来“我就说他不感兴趣吧。”贝鲁斯一把推开托格尔,“听我说完!”

“传说里国王港那个盗贼行会正在满世界找他们的前任首领,就是那个传说级的人物,听了他的名字所有人都会不由自主的捂好钱包,他的大名跟小风还有点像,你叫风步,他叫做——风手!”

托格尔听到这笑着一把搂住修洛,“说!你和他什么关系!”

“风步这个代号还是贝鲁斯给我起的,你说我能和他有什么关系!”修洛挣扎着对贝鲁斯问:“他应该消失很久了,为什么现在要找他啊?”

“据说他手里有一块宝石,就是十年前那场大地震之后,新出现的一种宝石,据说这种宝石受到了恶魔的诅咒,一旦落在地上,就会立刻钻进土里消失,然后附近区域就会被诅咒,出现非常可怕的事情!虽说这种石头对我们普通人确实没什么用处,但对于懂魔法的人来说,就是极为难得的研究材料。现在,这种石头正在被仙塞的法师部族悬赏,据说赏金足足有十万金币呢,而且还能够受邀去仙塞做客呢,想想都不可思议,那谜一样的地方可不是一般人能去的。”

托格尔扶正了自己掉下来的下巴问道:“那这个风手为什么不去拿悬赏,而要躲起来啊?”

“法师又不止仙塞一个地方有,”贝鲁斯灌了口啤酒,狡猾的看了看两位朋友,“你知道赏金现在在黑市上已经炒到多高了吗——一百万金币啊!我开酒馆一个月也就赚几百金币,那可真是不可想象的财富啊!”

“一百万还不满足,不愧是见过世面的大盗贼啊。”修洛笑着说,“换成是我,十万我都去仙塞了。”

“那你还真是没见过世面,”托格尔和贝鲁斯对视了一眼,继续说道“这种级别的交易,谁能保证你安全的拿钱走人?”贝鲁斯接着说:“尤其还是跟法师交易,可能出现的厄运太多了。风手再厉害,也就是个盗贼,在法师面前,他可是什么花招都使不出来的。”

“那他可以以盗贼行会的名义来交易啊。”

“哈哈哈哈,”托格尔又笑了,“天真的老弟,你还真把盗贼行会当成普通的契约行会了,对那帮人来说,可没有什么荣誉和信用可言。一个退休的老大,和一只没了牙的老狮子没什么两样,真让他们找到,是不会有什么好结果的。”

“哎,老狮子啊,呵呵。”修洛伸了个懒腰,看着天花板上老旧的烛灯,摇晃的烛火一跳一跳的,就像随时都会跳下来一样。

老狮子也是狮子,那种力量不是鬣狗们有资格觊觎的。国王港啊,算了吧,还是好好想想明天怎么能搞到皇宫守卫轮值的信息比较重要。修洛一边和两位老朋友喝酒扯淡,一边暗自想着。

(未完待续)

本文来源:凯恩之角

跟帖8条跟帖

跟帖成功,查看我的跟帖

    热门跟帖

      最新跟帖

          跟帖成功,查看我的跟帖

          意见反馈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