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爱玩网,独一无二的你快来取一个独一无二的昵称吧!

凯恩之角 暗黑装备故事(中):军神拉基斯与不败的野蛮人

暗黑装备故事(中):军神拉基斯与不败的野蛮人

上期回顾

暗黑装备故事(上):萨卡兰姆与威斯特玛创建史

上期故事中我们提到了拉基斯为了自己的目的开启了西征,他西征的第一站是鲁·高因——之所以称之为“第一站”而非“第一战”,是因为鲁·高因并没有选择与这支西征大军抗衡。

鲁·高因是西方大陆最靠近东方的海港城市,航运贸易极度繁荣。早在很久以前,来自凯基斯坦的商人和教士就已经把萨卡兰姆信仰传播到了这里——与其说是敌人,倒不如说鲁·高因是萨卡兰姆信仰在西方大陆的桥头堡。

鲁·高因人民热烈欢迎了西征大军的到来,统治城市的苏丹与鲁·高因贸易公会早就达成了一致,他们称自己愿意为拉基斯的军队提供给养和兵源的补充,以换取城市的自治权,拉基斯也接受了这个条件,毕竟此次西征的目的并不是为了扩大凯基斯坦的统治权。

但并非所有王国城市都如同鲁·高因一样对萨卡兰姆信仰表示欢迎。当西征大军从鲁·高因开拔西行,进入埃拉诺克沙漠之后,他们遭到了艾葛罗德人的袭击。

艾葛罗德王国位于西方大陆北部的群山之间,其统治权一直向南延伸到拉基斯侵入的埃拉诺克沙漠之中。艾葛罗德王国中流传着一种名为“萨菩提”的神秘宗教,该宗教以一千零一位自然神明作为自己的信仰基石,崇尚对秩序与混乱平衡的维护,以达到自然的和谐——这与萨卡兰姆信仰从根源上就是冲突的。

因此,当艾葛罗德得知拉基斯的西征大军侵入到自己领土中的时候,他们即刻决定对其宣战。

在埃拉诺克滚烫的沙浪之中,艾葛罗德与拉基斯展开了正面交锋,却屡遭败绩——这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艾葛罗德的统治基础在山岳之中,他们的军队本就不擅长在开阔的平原地带作战;而拉基斯则正相反,凯基斯坦的辽阔领土让他获得了大量的平原作战经验——正所谓“以己之长,攻彼之短”,深谙兵法的拉基斯是很明白这个道理的。

当艾葛罗德意识到自己没办法继续在沙漠地带的作战中占到便宜的时候,他们选择了弃守,向北撤退回到群山之中。虽然这并非是艾葛罗德的诱敌之计,但是拉基斯北进的行动还是让军队遭受了很大的损失:面对逐渐逼近王都的萨卡兰姆大军,艾葛罗德的领袖“尊者”们决定派出王国最强大的战士——“武僧”们来进行对抗,这些据说能通过呼唤大地神明而获得无边之力的神秘战士们在沙漠北部的泰摩群山之间多次伏击突袭拉基斯的军队,给后者造成了巨大的人员伤亡。

随着损失与日俱增,拉基斯意识到不能再像这样继续强攻艾葛罗德了——这将是一场得不偿失的战争——将军下令放弃对了艾葛罗德的入侵,大军转头向西翻过泰摩山脉后,再继续北上。

与艾葛罗德的战争就这样算是没头没尾地结束了。艾葛罗德永远的失去了自己在南方沙漠地区地领土,但他们顽强的抵抗也阻挡了拉基斯的脚步,这也导致拉基斯在接下来的进军途中不得不时刻防备着背后,避免受到眼前的敌人和艾葛罗德人的夹击——为此,这位将军下令在泰摩群山之中修建了著名的东门要塞,用以防备艾葛罗德人。

命运有时候就像一个玩笑,这场西征就好像是在告诫拉基斯自己并非战无不胜一样——在他刚刚从艾葛罗德手中吃了亏,准备改换下一个目标继续自己的征途的时候,下一个失败随即到来了。

翻越泰摩山脉继续北上的拉基斯必然会与野蛮人部族相接触:这群世代以守卫亚瑞特山为使命的战士们并没有兴趣倾听萨卡兰姆那些无聊的宗教戒律,因为他们那自古以来流淌在血脉中的神圣使命可比这宗教思想要重要的多得多。

与野蛮人的战争对拉基斯来说是最头痛的。这些战士身型高大、勇猛无畏,他们也不像艾葛罗德人一样使用什么突袭埋伏的战术,只从正面怒吼着冲向自己的军阵就能让那些普通战士胆战心惊、丧失斗志——面对这样的敌人,拉基斯的谋略兵法根本施展不开,这是一群似乎永远不会丧失战斗意志、永远不知道恐惧溃败为何物的敌人。

面对这样的敌人,拉基斯的失败也是理所当然的——除非野蛮人群体从内部腐烂,或者全员灭亡,否则没人能登上亚瑞特山顶一步。

 

拉基斯西征的北上之旅彻底失败了,无论是艾葛罗德还是野蛮人,他都没有能力将之彻底战胜。但这并不意味着拉基斯的西征是失败的——实际上,我们应该说,这次西征之旅没能战胜的敌人只有这两个。

恩斯汀格与堪杜拉斯,这两个弱小的人类王国没有丝毫抵抗的就向拉基斯投降了,它们也清楚,就凭自己那不足艾葛罗德零头的弱小国力,选择抵抗就是自寻死路。这是一项正确的决策,这两个兵不血刃就皈依萨卡兰姆信仰的王国也因此获得了与鲁·高因一样的自治权。

随着北部战事的失利和中部地区的臣服,拉基斯终于放下心来准备开赴南方的战场,这一次他的敌人没有了神秘宗教的护佑和血缘使命的加持,将军终于可以一展自己的谋略和战法了。

生活在西方大陆南部的,是九个相互争斗的人类部族,他们彼此仇视,相互之间攻伐不断。这种混乱的局势刚好可以为拉基斯所用——“利而诱之,乱而取之”此乃用兵之道。

拉基斯并没有直接使用大军压境的做法强行征服这些部族,他先是以一个友好的姿态来到这些原住民当中,学习他们的语言,了解他们的文化,尊重他们的信仰,让自己融入到当地人之中——借机向他们传播萨卡兰姆信仰。

紧接着,通过政治联姻的手段,拉基斯成为了九大部族其中之一的欧塔尔部族的姻亲眷属,让自己有一个能够参与部族政治事物的身份,并以此为跳板,通过利诱要挟等手段,让九大部族中势力较为弱小的四个部族归顺到了自己的旗下。

最后,当拉基斯认为时机成熟的时候,他才正式向九大部族中势力最大、敌意最深的哈斯兰部族宣战。尽管哈斯兰部族的实力在九大部族中足以称得上最强,但面对拉基斯,这些原住民就显得如此弱小了。

在拉基斯的攻势下,哈斯兰部族损失惨重,死伤不计其数。但拉基斯并不打算给他们任何喘息之机,他的目的很明确——要用哈斯兰的鲜血,巩固自己的统治。最终,在戴尔河一战,拉基斯全歼了哈斯兰的军队,斩杀了敌方主将,获得了决定性的胜利。

经此一役,再也没有哪个部族敢与拉基斯抗衡,其余三个试图保持中立的部族连同哈斯兰的幸存者一起向拉基斯投降,各大部族的人民都选择接受了这个外来者对此地的统治。

 

随着凯基斯坦对于拉基斯统治权的承认,这位将军终于光明正大的成为了国王。他整合了九大部族原有的领土,以“威斯特玛”来命名这片土地,并随后修建了一个与王国同名的河港城市作为自己的首都。

拉基斯为什么要将这里选为自己的统治之地呢?事到如今我们终于可以揭晓这个谜底了。事实上,拉基斯的整个西征过程并不只是为了所谓的散播信仰而进行的,他的最终目的,是为了寻找那些失落的古城。

早在拉基斯还没有建立如此功业的时候,他就从一些古籍中得知了奈非天以及科乌斯城的存在——是的,在当时的庇护之地,绝大多数普通人类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曾有过一群拥有如此强悍力量的先祖的存在——奈非天的故事让拉基斯很感兴趣:他迫切的想知道为什么人类的先祖能够拥有匹敌天使和恶魔的力量,而现在的人类又为什么会失去了这种力量……

以上的种种问题激起了拉基斯的探索欲,他很期待自己未来某一天能够亲自揭开这一切的谜团,甚至如果可以,他希望能够重新唤起人类身上的那股力量。因此,拉基斯才欣然接受了塔萨拉大帝西征的要求,他计划借此机会寻找那些失落的奈非天遗迹,从中寻求问题的答案。

在与哈斯兰的战争结束后,拉基斯的部队偶然之间发现了一处古代遗迹,经过确认后,拉基斯惊喜的发现,这里就是他一直苦苦寻觅的众多奈非天遗址中的一个——失落之城,科乌斯。

科乌斯兴建于远古时代——那个布尔凯索和拉斯玛也许还存活于世的时代,那个人人都是奈非天的时代,一位名为建城者戴德萨的奈非天与他的同胞们为了在此定居而修建了这座城市,随后另一位名为尊贵的林达的奈非天为城市注入了魔法,使之拥有能够抵御天使与恶魔侵袭的能力——“抵御天使与恶魔”这种事对今人来说根本不敢想象,但对于那个时代的奈非天来说,这也许只是小事一桩。

然而随着时间的流逝,以及天使与恶魔对庇护之地的干涉,奈非天逐渐消亡了,科乌斯之城也随着这片土地的沼泽化而深陷在了地底,成为了一个古老的传说。

但如今,这片土地终于又一次兴盛了起来:在拉基斯发掘出这片遗址之后,他决定将首都,也就是那座与王国同名的河港城市——威斯特玛修建在这座遗迹之上;同时,为了表达对科乌斯的敬意,他决定将科乌斯遗迹中的狼形图腾当成自己的家徽。

就这样,这个名为威斯特玛的王国,在凯基斯坦历1060年正式宣布建国。

在之后的岁月里,威斯特玛在拉基斯的治理之下越发繁荣,甚至逐渐取代了鲁·高因,成为西方大陆的政治、经济中心。

然而与日渐繁荣的王国相反的,拉基斯解开奈非天秘密的过程却始终停滞不前,虽然这位君王经常在这座地下遗址之中流连忘返,但这种行为并没有能够解答他的那些疑问——遗迹只是静静的伫立在那里,凝望着这位在此间沉思的君王,不发出一丝声响。

这种情况持续了近十年之久,直到某一天拉基斯偶然得知了北方野蛮人神圣使命的具体内容:野蛮人看守的并不只是亚瑞特山,更重要的,是山顶的神器——“世界之石”。拉基斯敏锐的察觉到,世界之石很有可能是解开问题的关键。

于是,在时隔多年以后,这位王者再一次挥师北进,向亚瑞特山的野蛮人发起了进攻。可惜这一次,依然是以失败收场。

最终,直到死亡降临的那一刻,拉基斯也没能解开这些远古先祖的秘密。这位百岁老人在睡梦中溘然长逝,威斯特玛遵照这位伟大君王的遗嘱,将他葬在了科乌斯遗迹的核心区域,也就是如今我们所说的“拉基斯之墓”中。

(未完待续)

本文来源:凯恩之角

跟帖20条跟帖

跟帖成功,查看我的跟帖

    热门跟帖

      最新跟帖

          跟帖成功,查看我的跟帖

          意见反馈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