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爱玩网,独一无二的你快来取一个独一无二的昵称吧!

凯恩之角 多玛之书:祝福的箭袋与家妮的锋芒

多玛之书:祝福的箭袋与家妮的锋芒

本文作者凯恩之角 西红柿精,转载请注明出处!

“库奈,你是吸血鬼吗?”

每当库奈“狩猎”回来,都是东方泛白,天刚破晓的时候。复仇者营地门口值夜的守卫每每这样问他,他都会哑着嗓子回答

“是。”

当然谁也知道他在开玩笑,因为人人都知道,这世界上恶魔有的是,吸血鬼还真就是茶余饭后的玩笑话。

“你知道吗,那些死灵法师也是白头发。听说他们天天熬夜,头发都熬白了,你看你也……”库奈在守卫的咕聒噪中渐行渐远,赶在第一缕晨光照到他之前,钻进了自己的灵柩一般的、不祥的帐篷。

他摘下兜帽,丝丝白发散了下来。他不是天生就这样,只是几个月前,突然一夜白头。除了头发花白,库奈皮肤也很苍白,眼睛有些发红,平日昼伏夜出,看起来也确实像个吸血鬼。有人说他不是人类,他的朋友,无情的科瓦安似乎了解过事情的始末,他是这样解释的:“库奈得了一种皮炎病,被阳光照到会起红疹子,难受得很。”既然他的朋友都这么说了,猎魔人们也就不再多问什么。毕竟复仇之事要紧,只要他们的同伴还敏捷有力,思维清晰,那不管他是不是吸血鬼,都是复仇者营地的好猎人。

然而有谁会想到恶魔们会挑这样的时间前来突袭呢。天上没有一丝的云,阳光死命地炙烤着大地,荒原上稀疏的植物有气无力地卷着叶片,停在叶片上的虫子一动也不动,如同死了一般。

复仇者营地建立在恩斯汀格的荒野之中,远离城镇,为的就是不让恶魔们上门寻仇的时候伤及无辜。往常落单的恶魔们摸到这人迹罕至的地方,多半是东游西逛不小心碰上,触了霉头,被守在瞭望塔楼里的守卫一顿飞箭射成刺猬。间或有小股的魔怪小队自己提着头送上门,也只够营地里的复仇凶神们一人一下,身体还没热起来,敌人就死光了。

所以,有时候猎魔人们也会踩着血肉模糊的尸体发出这样的感慨:“当年居然就是这玩意害死我全家……”

然过去是过去,现在是现在。曾经站在尸堆中无措大哭的孩子,如今已经成了老练的猎手。

但今天不一样——恶魔们的大军,从荒野尽头飞扬的灰尘中集结,浩浩荡荡地进犯。

它们黑暗邪恶的影子把烈日灼烧的大地和天空生生地染得阴霾,空气污浊而焦燥,而此时的复仇者营地,正好是一个防守空虚的时候。营地里都是学徒,还有孩子,维拉失踪了,乔森老了,科瓦安到卡尔蒂姆去了,眼光毒辣的家妮已经于数月前牺牲,只留下了她的匕首。匕首辗转交到了库奈手里,打那以后,库奈的头发就全白了。

“库奈,你是吸血鬼吗?”

地狱众魔,那些平时只要给它的要害来上两三箭就会倒下死去的垃圾,面对真正的猎魔人时像一只鸡的垃圾,当他们眼前剩下老人、学徒和孩子的时候,却凶猛如同虎狼。

乔森本来已经不再出门狩猎,担任起营地的教官来了。在这危急关头也不得不拿起弩枪来,用经验和技术来弥补身体机能的不足。

孩子们被领到地下室去了,他们都是战乱中的孤儿,已经受过一次苦,只有天晓得还能不能承受第二次。

学徒们则一边防御一边退却,一边退却一边倒下。

曾几何时他们就是被领到地下室里避难的孩子。他们在尘土、鲜血、箭矢和弓弦中成长,他们咬着牙齿忍耐着痛疼,为的并不是在一次突袭中丧命。

然而这并不由得他们。尽管战争无情,但它也只是命运手里的刀子。

天色比刚才更暗了,暗如黑夜。恶魔们叫嚣着,因为视野受阻而不敢前进,只停在原地,胡乱地挥舞着粗劣却致命的兵器

那座不祥的帐篷被谁从里面撩开了。那人手中握着一道锐利的光。比黑暗更加黑暗、以至于荡出深蓝色的薄影凝聚在那人背后,形如双翼。三道寒芒闪过,三只恶魔成了尸体。

那是库奈。他依旧穿着那身漆黑的皮甲,只是腰间挂着他的箭袋,手中握着家妮留给他的锋芒之匕。他以前说过的,那箭袋被祝福过,能让射出去的箭从一支变成三支。此时此刻,箭袋上的祝福也同样施在了匕首上。

恶魔们的突袭,变成了库奈一个人的杀戮演出。漆黑的魔血渗入干结的泥土,在地上和起了恶臭的泥。恶魔的尸体像是被拍扁了,它们没了质量和体积,没了细节和色彩,变得轻、薄而透明,成了一道会流动的影子,最后汇入了库奈的影子里。

不知在场的人们有没有谁注意到,那时正值午间,烈日当头,而库奈的影子却在地上,拖了长长的一条。

这是一个就连科瓦安都不知道的秘密——库奈确实不是人类,或者说,已经不再是人类了。

而那个秘密,家妮知道。

如果你想阅读往期的多玛之书,可以点击这里进入多玛之书专栏页面进行查看。

本文来源:凯恩之角

跟帖31条跟帖

跟帖成功,查看我的跟帖

    热门跟帖

      最新跟帖

          跟帖成功,查看我的跟帖

          意见反馈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