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爱玩网,独一无二的你快来取一个独一无二的昵称吧!

凯恩之角 暗黑破坏神六一故事:斯奎特梦游奇想郡

暗黑破坏神六一故事:斯奎特梦游奇想郡

夜深了,庇护之地的天空仿佛一块纯黑色的天鹅绒帷幕,星星们如同钻石版点缀其上。柔和的星光和月光如同轻纱,轻抚着斯奎特的脸蛋,她翻了个身,露出了枕在头下的,白天刚刚从新崔斯特姆商人那里收购来的木仗,进入了甜美的梦境。

斯奎特的梦境一开始是一条很长很长的通道,七彩斑斓的光芒环绕着她,各种光怪陆离的景观包裹在气泡内在通道的内壁浮浮沉沉:有直立会说话的羊头人灵魂,挥舞着生锈双剑的蓝皮堕落魔,握着长戟从巨蛇口中长出的半人等等,好在庇护之地的小孩们从小就被教育不要随便接触那些不了解的事物,斯奎特小心的在它们中间蹦蹦跳跳,成功的走到了通道的出口。

一个奇妙的世界展现在她眼前:带着装饰性蝴蝶结的礼物盒与装满金币的罐子被随意的丢在树下,原本浮现在天空中的云朵现在咧着嘴笑着排列在地面,彩虹在云朵间展开,奇异的光芒闪烁着在天空舞动,这是一个迥异于庇护之地的奇妙之境。

就在斯奎特沉浸在初入此地的惊讶中时,一个尖细的声音传入了她的耳朵。

“哦,天啊,一个人类!一个小姑娘!一个女孩!星辰公主在上!你是怎么进来的!?”

斯奎特循着声音转过头,第一时间并没有看见声音的主人,直到它发出“在这里、在这里”的呼喊声,才将视角下移,看见了——看见了一朵小花。

 

由于在梦中的缘故,斯奎特很容易的接受了“花朵会说话”这件事情,她蹲了下来,向小花询问。

“你好,请问这儿是哪里?”

“在问问题之前请先报上自己的名字!”虽然花儿很小,但它的声音非常有气势。

“我是梅希雏菊,这儿是星辰公主统治下的奇想郡,不过公主目前不在这儿,现在这儿管事的是威廉爵士,他是《闪耀之根与可爱小熊联合委员会》的会长——而我是副会长。”

“抱歉,我叫斯奎特,这是我父亲给我起的名字,从他离开我之后我一直一个人过。”

“星辰公主会原谅你的。那么,斯,斯奎特对吧,你是从哪儿来的?”梅希雏菊提问,但紧接着,它又以完全不给人发言机会的速度说道:“对了,先来挑选你的礼物把!每个人都有权利在今天拿到礼物,无趣的大人除外!”

还没来得及说什么的斯奎特被梅希雏菊用根部拽着裤脚,走近了被精心打包好的礼物盒上。在后者“快挑、快挑”的催促中选择了一个粉红色的礼盒,在她拆开绸带之后,一道光伴随着着喝彩声和七彩的礼花从礼盒中飞出,钻进了斯奎特的胸口。

“这是什么?”

“这是星辰公主为奇想郡的人们准备的‘可爱的礼盒’,礼盒里面装着让我们永远不会变成乏味而无聊的大人们的星辰之力。”梅希雏菊一边回答着一边跳起来撞了下路边的云朵,那云朵抖了个机灵,洒下了金币和棉花糖。

“我们也不是每天都能得到礼物的,只有每年的六月一号,每个人的礼物才会突然出现在他面前的地上,听威廉爵士说,这个是为了纪念那些纯真而美好的时光而特别设置的节日。”

梅希雏菊吵吵闹闹的回答着问题,一边用根部矫健的在斯奎特身边跑来跑去,就沙漠中的长脚兔一样。

“哦,对了,我们还得去敲皮纳塔!”

在领着斯奎特打碎了三个罐子,逗弄了五朵欢乐云和吃掉了九个蘑菇之后,梅希雏菊突然说道。

“正好让你认识一下威廉爵士,他可是我们他是《闪耀之根与可爱小熊联合委员会》的会长——而我是副会长!”它看起来对自己的身份非常自豪。

于是斯奎特和梅希雏菊便上路了,他们一路穿过了彩虹之门,踩着荷叶渡过了小小之河,教训了邪恶的奥利弗,还和超级闪亮甜心——彩虹独角兽的代言人——喝了下午茶。最后,他们终于走到了皮纳塔的面前。

“在仙塞的春节,人们会用不同颜色的纸包裹成牛或水牛的形状,并装饰上甲胄,在里面放上糖果和奇思妙想,最后让你这样纯真的小孩拿棍子把他们打破,以此祈愿永远年轻纯洁。而在奇想郡,皮纳塔的定义发生了一些变化。”

同样不是很高的威廉爵士努力的挺直了自己的后背,让肚子的布料变得平整,用一副努力装出来的老学究的口气对斯奎特说教。

“但是具体的变化只有星辰公主才知道,毕竟我只是一只布偶熊,也许你动手把这个皮纳塔打破我们就知道了。”

梅希雏菊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了根糖果棍子,它一边吃力的把它递给斯奎特,一边问:“对了,你还没说你是从哪儿来的呢!”

“我现在住在卡尔蒂姆城,我的父亲来自崔斯特姆,在那儿被恶魔摧毁之前,他幸运的因为运送货物离开了那里。”

“崔斯特姆吗?我听说过那儿,好像有一只恶魔被封印在那儿的地底,但是那个恶魔叫什么我就不知道了,毕竟我只是一只布偶熊。”

威廉爵士还是用那副装出来的老学究口气说着,但他的腰弯了下来,肚子上的布料起了褶皱,他赶忙伸手去打理,却因为手臂不够长而苦恼着。

“好像是叫,叫迪亚波罗对吧。”梅希雏菊回答道。

在迪亚波罗这个名字从小花的口中吐出的时候,一道闪电从天上划过,一切都变样了:彩虹变得破败而灰暗、河流变得浑浊而汹涌、地上的蘑菇变得腐败,金币罐里面跳出了癞蛤蟆、梅希雏菊花朵上的笑脸变成了狰狞的血口,而威廉爵士,它在弯腰努力了很久之后终于打理好了肚子上的布料——几只扭曲的手臂撑开了他的肚子,散发着扭曲而恐惧的气息。

看见这样的场景,斯奎特尖叫着挥舞着手中的糖果棍,在几下胡乱的动作中打碎了身边的皮纳塔,一阵苍白色的闪电划过,她看见皮纳塔中涌出了——

——“醒醒,孩子!”

从梦境中醒过来的斯奎特第一眼看见的是沈老贪长满皱纹的面孔。

“今天收摊前我发现你在对着米丽安的镜子化妆,是么?”看见斯奎特醒了过来,沈老贪松了口气,和蔼的问道。

“我只是,只是在梳辫子。”惊魂未定,斯奎特小声的回答。

“以后不要这样了,附魔师的镜子会动摇小孩子的灵魂!”沈老贪严肃的说道,接着他又嘱咐了几句,让斯奎特保证之后再也不这样做了。

“没什么事了,安心睡吧孩子。”听见沈老贪这句话,斯奎特心中小小的不安突然消失了,一阵困意涌上来,她再次进入了梦乡——这次可没有彩虹了。


确认斯奎特睡着之后,沈老贪缓慢的伸手,想要拔出她枕着的牧牛仗。

“我的个子虽然很小,但你如果敢偷我的东西,我一定抽死你。”

突然响起的梦话把年迈的贼神吓了一跳,确认她没有醒来之后,他抽出了牧牛仗,此时,斯奎特的脖颈处,她一直戴着的那条项链正在闪闪发光。

奇想郡是由孩子的梦交织而成的神秘之地,只有最纯净的灵魂才能在午夜梦回之际飘入其中,然而,每个纯真的小孩都有对长大的恐惧,他们害怕自己在长大之后变成乏味而无聊的大人们,越是长大,越是失去,这使得迪亚波罗—恐惧魔王有了腐化这个秘境的机会。希望你的心中永远留着天真纯洁的一块区域,在这个属于孩子的节日找到属于老男孩/女孩的快乐。

本文来源:凯恩之角

跟帖50条跟帖

跟帖成功,查看我的跟帖

    热门跟帖

      最新跟帖

          跟帖成功,查看我的跟帖

          意见反馈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