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爱玩网,独一无二的你快来取一个独一无二的昵称吧!

凯恩之角 多玛之书:沙漠风暴托沙尔

多玛之书:沙漠风暴托沙尔

本文作者凯恩之角 西红柿精,转载请注明出处!

托沙尔孤零零地在黑崖桥边,伸长了脖子,望向远方阿尔卡纳斯的方向。

天色渐渐地暗了,风也越来越大,这个不到二十岁的年轻法师裹紧了领子,没有半点要折返回家的迹象。

由于没有一丝云,沙漠的夜空绚丽得出奇,甚至能看见浅浅的银河,横贯纯黑无光的天幕。无数星辰散落其间,就像——

也许资助人拥有的财富,就像这天上的星星一样。

年轻的法师托沙尔现在在等着的,就是那位先生的使者。在托沙尔从黄昏等到入夜,如果今天之内那位先生的使者还没有到,他就要面临书房被房东收回而露宿沙漠的悲惨命运了。

房东是个彪悍又壮健的妇人,她才不管托沙尔是不是学识渊博天赋异禀的法师,是不是曾在撒瑞圣所获得程艾奖章,只要交不上房租,统统滚出去。

想到这里,托沙尔谈叹了口气。

没有人支持他的研究。

在卡尔蒂姆,人们管他的学术叫什么?歪门邪道!那些人甚至将他扫地出门!号称包容与自由的撒瑞圣所!你信吗!?

托沙尔心里一阵发堵,抬手扬起一阵大风,削断了不远处伫立的胡杨死木。

他掌控风暴的技巧无与伦比,可那些东西对遍地肆虐的恶魔并没有太大的作用,它们又不会傻站着受死,它们会闪避,甚至会借着风势杀人个措手不及,就算是把火焰、冰霜甚至雷霆的力量编织进去,也只是稍微震慑了它们一下而已——它们又不傻。

要想与恶魔作战,必须了解恶魔。

于是他离开了圣所,独自居住在沙漠村庄之中,用父母给予的微薄生活费来交房租,在阴暗的地下室里继续他的研究。

恶魔的种类,喜好,三一神教的发展历史,甚至于如何召唤。这更让人担心,担心托沙尔会逾越那道界线。托沙尔自己呢,至少,他觉得自己仍然恪守程艾大师的戒条——克己,守心。

他不会奴役恶魔,不会利用恶魔谋求私利,不会畜养恶魔,所有对恶魔的研究都将在严密的保安条件下进行,所有研究成果都将用于保护人类的生存。

天几乎全黑了,年轻的法师点亮光珠,荧光照亮了一小片沙地,也算是给使者一个道标。远处有一匹不知道是什么驮兽慢悠悠地踱过来,是那位先生的信使。托沙尔幻想了无数次的项目接洽安保条约,此刻终于将要成为现实了。

信使浑身都裹在厚厚的衣服里,只露出一双浑浊的黄眼睛。信使丢下一袋金币和一封信,什么也没说,骑着驮兽,径自走了,消失在无穷无尽的夜色里,留下长长的硫磺味尾迹。

托沙尔赶紧把袋子捡起来,里面满满的都是鲁·高因金币,杰海因王的胸像清晰可见,足有几百枚。

年轻的法师并不知道一直给他资助的人是谁,只晓得他是个仙塞人,住在鲁·高因,是他困顿中寄出的无数封求援信里唯一一封有所回音的。

他对自己的研究很有兴趣,对自己的理念也十分认同。因而肯资助自己的研究。不过这资助不是无偿的,托沙尔必须在年末之前进行召唤,目标是剧毒君王瓦利法尔。

这与托沙尔的意愿相悖,但如果不照做,那神秘的先生一定不会再对自己进行资助,那事情就会陷入更加难以为继的局面——可是照做的话,谁能保证这个人下次不会提出更加过分的要求呢。

反正无论如何,金币就在眼前

——那可真是好东西啊。

托沙尔随便从袋子里抓出一把来摔在房东脸上,房东连眉头都不敢皱一下,连忙跪下去捡钱。他又饱餐一顿后将一摞金币顿在阿尔卡纳斯最好的饭馆的桌上,告诉服务生不用找了。然后再去出售施法材料的暗巷子里,狠狠地买光看了店里所有的萦雾水晶。那是他平时想也不敢想的奢侈品。

有钱可真好啊。

过了几天奢侈日子的托沙尔感叹道,而他随即发现,资助人先生给他的资金,仅仅够还一部分的债务了。更严重的问题是,他对瓦利法尔这恶魔一无所知。

处处都要用钱,可是钱已经被托沙尔挥霍光了。

怎么办,怎么办。

资助人先生不会再给他更多的钱了,不过……再写一封信去,应该还可以的吧?

——应该……可以……吧……

两个月后,一百五十个金币随回信而至。此刻已经是十二月初了,深夜沙漠的寒风冰冷刺骨,信使骑着驮兽,把金币和回信丢在他面前。信使也换了身材矮小瘦弱的一位,唯一相同的是他们身上的硫磺气味,依然是那么刺鼻。

托沙尔发现了异状。

那封回信里只有两个字:“加油。”对方似乎对要求自己做的事情一点也不关心,那他给自己钱是做什么?难道说这只是施舍,给自己的目标只是为了照顾乞丐的自尊心吗!?

怪不得自己怎么也找不到什么瓦利法尔,果然是这为富不仁的混蛋杜撰出来的吗!?

等着吧,混蛋。

托沙尔把信撕碎,恨恨地踢散了钱袋。

他似乎有一本书,里面讲了罪恶之王阿兹莫丹和他的七原罪。在罪恶之王的手下里,似乎有一位贪婪吧。如果召唤了贪婪之王,也许就永远不用看混蛋们的脸色,也不用再像条狗一样接受他人的施舍了。

不久以后,沙漠里刮起了可怕的暴风,有一个虚无而可怕的身影在风暴中心疯狂地笑着,不断地扬起地上的沙子,看上去就像在抛洒无数的金币。

房东迫于环境的恶化,早早地搬走了。她并没有对租用了自己家地窖的年轻人多加留心,反正很久以前就失踪了。

如果你想阅读往期的多玛之书,可以点击这里进入多玛之书专栏页面进行查看。

本文来源:凯恩之角

跟帖8条跟帖

跟帖成功,查看我的跟帖

    热门跟帖

      最新跟帖

          跟帖成功,查看我的跟帖

          意见反馈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