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爱玩网,独一无二的你快来取一个独一无二的昵称吧!

凯恩之角 多玛之书:当天使与恶魔正邪逆转(上)

多玛之书:当天使与恶魔正邪逆转(上)

在庇护之地,正义终将陨落,邪恶会卷土重来。《风暴英雄》通过英雄皮肤为我们呈现出了大天使们邪恶的模样,那么当天使与恶魔角色互换,正邪逆转之时,又会发生什么样的故事呢?

本文作者凯恩之角 西红柿精,转载请注明出处!

之一

“英普瑞斯,上前。”漆黑的愤怒之王的怒火恒常不灭,唯有在面对他的主人——绝望主母奥莉尔的时候才……英普瑞斯有些畏缩地走上前去,唯唯诺诺地跪下。而就在他膝甲着地的瞬间,燃着铁与血的奥尔麦什·绝望之鞭已经狠狠地抽到了他身上。地狱诸魔中最为高大魁梧的英普瑞斯在那强横而柔韧的力道之下,滚出几码之外,要不是被逆命行者伊瑟瑞尔踩住,恐怕要飞到黑暗堡垒外面去。

愤怒之王的怒火恒常不灭,唯有在面对他的主人——绝望主母奥莉尔的时候才会冷却。

“你丢掉了混沌要塞,英普瑞斯。”奥莉尔端坐王座之上,两腿优雅地交叠,声音温柔,却包含着危险的信息。黑暗堡垒中碧蓝的火焰跳跃着,映在绝望主母那深红的兜帽上,异常的妖娆而可怖。

“是、是泰瑞尔的错!”

“你无权指挥我,英普瑞斯。”黑红相间,仿佛一块燃铁的傲慢之王侍立主母右侧,话语低沉而压抑,仿佛一柄冰冷的巨锤,将英普瑞斯赖以自保的最后壁垒——推卸责任——碾得粉碎:“我不会服侍——“泰瑞尔仿佛想起了什么似的,赶紧住了口。

伊瑟瑞尔冷哼一声,展开了塔鲁萨尔:“混沌要塞落在了高阶天堂手中,短期之内,大天使迪亚波罗会亲自镇守。我所能看到的唯一可能性,就是七个时间量度以后,迪亚波罗返回至高天并派遣莉莉丝或者阿兹莫丹接替他的位置。中间的空档是我们唯一的机会。愤怒与傲慢两位高贵的魔王,不知道我们尊伟的主人肯不肯给你们将功赎罪的机会呢。”

“美德大天使阿兹莫丹也不是个好惹的家伙,我还记得他一个人率领七天使镇守金刚大门,硬是把泰瑞尔给拦下了——那是我们距离胜利最近的一次,你说对吧?泰瑞尔?。”奥莉尔抬起在地狱的烈火中反复锤炼过的邪铁尖爪,伸进傲慢之王的兜帽里,轻轻地抚摸。

“遵命,我的主人。”——来自傲慢之王的恭顺与臣服。

奥莉尔,地狱的主宰,用铁血的手腕统治着这片充满残酷暴行的地方。她的绝望之鞭扫过燃烧地狱,整个地狱莫敢不从。她曾先后征服数个恶魔族类,将无数恶魔归于麾下,包括曾经不可一世的愤怒之王英普瑞斯,地狱的命运之枢伊瑟瑞尔,甚至宣称不会服从于任何人的傲慢之王泰瑞尔。

“还有你呢?马萨伊尔?”随着主母美丽的手指的方向,一个修长的影子缓缓升起。那影子是象牙白的,兜帽上带着长长的鲜红飘带,与这大厅中的色调格格不入。

马萨伊尔安静地悬浮着,没有说话,只转身离开,拖起一道冰冷的雾气。他就连双翼也是惨白的,看起来那么脆弱,却令绝望主母也不敢轻视。

漆黑的愤怒之王爬起来,把一道饱含复杂意味的目光投向了无暇的死神。

“没人能阻止死亡。”死神说。

之二

“英普瑞斯,你的勇敢无人能敌。”那个象牙色的影子轻而虚无,又极为纤细憔悴,仿佛下一秒就要消散在地狱的污浊空气之中,可他的声音就像从最深的深渊中激荡出的回响,低沉、冷漠却有力,萦绕在愤怒之王脑海中,久久不曾散去:“你曾是太阳。”

愤怒之王对太阳有印象。它在虚无的宇宙中恒定,散发着光与火焰,它炽热而明亮,好似自己一样——好似自己一样?英普瑞斯低下头,目光落在自己漆黑的手甲上。难道它曾经是明亮有光的吗。这不可能。

“你在欺骗。”英普瑞斯说。

“是的,你被骗了。”影子向他伸出虚无的手,“愿意和我一起来吗?”

“马萨伊尔!!!”愤怒之王的咆哮,震慑整个燃烧地狱。

没有人回答他。象牙色的影子消散了,苍白的雾气融化在地狱灼热烈焰中,仿佛从来没有存在过。英普瑞斯眼前跃动着黑色的火焰,那是他的象征。他久久地伫立在怒焰大厅之中,面对自己的王座,难以平静。

不过也没有什么不对,愤怒之王,何来平静?

不过……这个马萨伊尔,死之大君,他……

英普瑞斯觉得这种耗费脑筋的事情应该丢给伊瑟瑞尔去做,自己似乎更应该去活动一下筋骨,于是他展开席卷着燃永不熄灭之黑火的双翼,悬停在愤怒领域的上空,将灼热的目光投向荒芜而震颤着的狂暴大地,搜寻着自己看得上眼的对手——

泰瑞尔,傲慢之王。

泰瑞尔每日的日常便是握着邪恶的利剑魔翼之爪-艾尔度因巡视于烈焰地狱,他所经之处,宝剑一挥,便有无数恶魔向他膜拜,并挑战每一位不愿下拜于他的恶魔。然而这位以“绝不服侍任何人”自居的魔王在绝望主母面前乖顺得像只听话的幼兽。

这事很碰巧,英普瑞斯在搜寻势均力敌的对手而非可以随意屠杀的鱼肉,而泰瑞尔发现了不愿意向他鞠躬下拜的家伙。

索拉利昂与艾尔度因碰撞在一起,整个烈焰地狱都为之颤抖哭号。无数恶魔恐惧地匍匐在地,脑袋诚惶诚恐地贴着地面,嘴里发出含混不清的呜咽,像是在祈求他们,不要再战。

灰黄天幕下,象牙白的影子静静地立在远处高耸的山石之上,目睹一切。

恶魔们的哀求并不奏效,两柄铸造于地狱熔炉的神兵一而再再而三地轰然相碰,每次的兵刃相交所爆发出的能量都足以让一群低下的恶魔灰飞烟灭。这就是地狱魔王的力量,在他们的手中,光明与黑暗都能相交辉映。

艾尔度因被它的主人高举过头,正要一剑斩向英普瑞斯的肩膀,这一击是很容易躲开的,英普瑞斯知道,而此时,如果索拉利昂长驱直入的话,定然能洞穿泰瑞尔的胸膛。英普瑞斯遇上了抉择之刻,然他的词典中从来没有“闪身躲过”这样的词汇。

泰瑞尔本该消失,但一道如同凤凰般璀璨又似末日样绝望的美丽身影降临了。

如果我是当时在场的恶魔,可能就会觉得,就让那神兵相接爆发出的威能把我震得魂飞魄散一次死干净算了,我可不要再面对比傲慢与愤怒二位更加可怕的魔神——绝望主母。

绝望之鞭所及之处,就连傲慢与愤怒也必将臣服。

“放肆!”主母怒斥。

象牙白的影子消散了,仿佛从来也没有存在过。

“只有死亡能阻止你们。”这是他消散之前所留下的最后的回响。

(未完待续)

如果你想阅读往期的多玛之书,可以点击这里进入多玛之书专栏页面进行查看。

本文来源:凯恩之角

跟帖24条跟帖

跟帖成功,查看我的跟帖

    热门跟帖

      最新跟帖

          跟帖成功,查看我的跟帖

          意见反馈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