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爱玩网,独一无二的你快来取一个独一无二的昵称吧!

凯恩之角 多玛之书:尸母女王与悲伤仪容

多玛之书:尸母女王与悲伤仪容

本文作者凯恩之角 西红柿精,转载请注明出处!

尸母女王是阿西拉王后的侍女长,死后徘徊在旧崔斯特姆的废墟里,也是奈非天的征伐之路上遇见的第一个任务怪物。而巫医符咒“悲伤仪容”则只存在于久远的数据库之中,从来没有在游戏里出现。今天的多玛之书,要讲的就是关于尸母女王和悲伤易容的故事,一个徘徊于熟悉和陌生之间的故事。

恶夜无光。

午夜的冰冷雾气孤苦无依地飘荡流连,在旧镇废墟徒劳地寻找能够依附成露的花草。风裹挟着腐败的气息在一干碎砖破瓦中间跌跌撞撞,碰掉了铁匠铺那早已锈蚀的招牌。招牌“哐啷”一声摔在地上,在静寂如死的崔斯特姆中激起震耳欲聋的声响。

“格瑞斯瓦尔德的精良武器”。

昂巴鲁女祭司用黑曜石祭祀刀轻轻拨开一大团丛枯死的荆棘,万灵的哀嚎在她的脑海中不停冲撞,像是要把她撕成碎片。

“动作快点,姐妹们。萨温节就要到了,阿西拉王后的厨房需要更多的玫瑰花瓣,她要亲自下厨做玫瑰馅饼给李奥瑞克陛下和王子们呢!”王后陛下的首席侍女玛德琳女士一边发号施令一边亲自动手将满满一篮子白玫瑰提到马车上,白玫瑰香气浓郁,是夹在玫瑰糖馅里增香用的。崔斯特姆玫瑰园芬芳馥郁的阳光洒在年轻姑娘们尖溜溜的指头上,折射出令人目眩神迷的光华。

僵尸们蹒跚着在废墟中,仰着脸,腐败流脓的眼窝空着,或者因为胀气而外凸,直挺挺地瞪着漆黑的天空。它们中的一些女性,则不停地在碎砖破瓦中翻找,把一切肉渣骨屑都塞进嘴里,不加咀嚼便吞下腹中。她们的肚子都浮凸起来,被腐尸碎块撑得只剩一层灰败的薄膜,薄膜里面包裹的东西不停地蠕动,仿佛再过一秒,就将破腹而出。

他们应当回归万灵之地吗。

“但愿赵玉能在我们回去之前就把蜂蜜和蜡烛准备好。”玛德琳点齐了马车上玫瑰花篮子的数量,在写字板上排列的“玫瑰花瓣”一项上作了标记。王宫女仆们拍干净手上残留的馨香花粉,纷纷聚集到马车附近。“回去吧姐妹们,今天大家都辛苦了,回去之后我们可以好好休息一下,还——喂!你!什么人!哪来的野姑娘,快住手!这是专供王室的御用玫瑰园,谁允许你——”玛德琳忽然朝着一丛悉窣作响的玫瑰叫道,女孩子们纷纷转过脸来,准备把进入王室玫瑰园的小偷绳之以法。

或许巴巴祖玛的动作大了些。一个腹部撑的尤其之大的女僵尸,头部扭转了一百八十度,冲着她高声尖嚎,随即弯腰,哇地一声呕吐起来。昂巴鲁女祭司看着那难以名状的、冒着恶臭的一大团秽物,强行忍住胃里的翻江倒海,握紧咒器,后退了几步。她曾在巴斯廷要塞面对无数凶残的恶魔,在听说新崔斯特姆附近告急的时候星夜兼程地赶了会来,然后就对上了这恶心的东西。

这还没完。

其他的女尸也一呼百应地呕吐起来,旧镇废墟中处处都是能把人活活臭死的毒气,偏偏这时候就连风都停下了——大概一并被臭气熏死了。那些女尸呕吐完,纷纷后退,拖着松弛下坠的肚皮,继续从废墟里刨尸体吃。

这也没完。

遍地的呕吐物忽而全都蠕动起来,稀烂的腐肉附着在了骨骼上,骨骼又站立起来,形成一具——或两具新的僵尸。

“姐妹们——抓住她!王后还在等着我们,不能让她——”

僵尸越来越多。倒下的僵尸被尸母重新挖起来,吃掉,呕吐,成为新的僵尸。昂巴鲁人的毒药和吹箭渐渐地已经不能抵御它们。巫医被包围了,他用祭祀刀艰难地打开一小点缺口,那缺口马上又被更多的僵尸填补。最终,她放弃了突围,转而决定沟通万灵之地,请亡者来协助她。

或许尸体已经被吃完了。尸母们纷纷挤上前来,因黑暗力量扭曲而变得尖锐的指甲不断往巫医身上抓去。丛林里的祭祀舞蹈在僵尸的层层包围下跳了起来,咒物在他手中摇晃,它发出无声的惊呼与惨叫,她的面容里写满了惊骇、恐惧与难以形容的悲伤——

“万灵在——”

祭祀舞被打断了,巴巴祖玛觉得自己要完了。她保持咒物在手向前平举的动作,腿上却被某个只有半截的行尸啃了一大口。

尸母女王停了下来,空洞的眼窝里蓦地淌下两行漆黑的腐液。

咒物苍白、惊惧却完好的面容,对上了尸母女王腐烂不堪的脸。

僵尸女仿佛彻底脱力一般跪下来,仰面向天,使劲地嚎叫。嚎了半晌,再也嚎不动了以后,它就彻底腐烂成一滩脓血,周遭的僵尸们,也纷纷坍圮腐烂,永远站不起来了。

“王后,我的王后,陛下到底怎么了?他为什么要这样对您?”

昂巴鲁祭司巴巴祖玛回到新崔斯特姆,告诉镇民僵尸的威胁已经解除。她惊魂未定,可她的咒物,那颗女人的头颅,依旧惊惧、苍白、沉静、悲伤而美丽,纯洁,不染纤尘——仿佛从来没有遭遇过什么尸母,也没有听见过什么哀嚎。

如果你想阅读往期的多玛之书,可以点击这里进入多玛之书专栏页面进行查看。

本文来源:凯恩之角

跟帖23条跟帖

跟帖成功,查看我的跟帖

    热门跟帖

      最新跟帖

          跟帖成功,查看我的跟帖

          意见反馈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