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爱玩网,独一无二的你快来取一个独一无二的昵称吧!

凯恩之角 多玛之书:逃亡者杨朗的妖法裤

多玛之书:逃亡者杨朗的妖法裤

本文作者凯恩之角 西红柿精,转载请注明出处!

永恒森林的寒风咆哮着,裹挟着锋利的雪片,在林地里冲来撞去,好像一头疯狂的猛兽。杨朗躲在一颗大树后面,避开了风,呵暖了手,展开了手里的羊皮纸。

那是维兹贾塔行动名单,名字后面打了红叉的就是已经被干掉的。

吉·扎恩,X。

索姆·桑,X。

马拉斯·拉尔斯。

根本没有自己的名字。

杨朗在法师圈子里的名声差得很,以至于卡尔蒂姆没有一所学院愿意收留他。甚至看见他来了都先下逐客令。倒不是因为他犯了圈子里常见的忌讳,抄袭论文,剽窃成果之类的,而是因为他每申请一间实验室,这实验室就有大概率发生事故。杨朗自己跑得倒是比谁也快,总能化险为夷,从烈火熊熊烟尘滚滚电光四射的实验室里逃出来,发型一丝不乱。

多次警告无果以后,维兹杰雷高阶领主瓦泰克大师把杨朗扫地出门。

尽管时至今日杨朗也不理解为什么自己根本不在名单上也受了追杀。但那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他得怎么躲过近在眼前的追杀,又怎么在追杀里过日子。

四处都在打仗,四处都是恶魔,懂魔法的人总是很容易找到活干。在战况最为激烈的巴斯廷要塞,他负责给一个姑娘的手弩附魔,后来手弩成了神兵利器,姑娘拯救了要塞,他自己也火了一把。

所谓人怕出名就是这个道理。等到“衣着酷炫的天才附魔师”名号传开以后,杨朗便发现总是有个人跟着他,那人是使弓的,戴着面具,一身黑衣,就像幽灵一样。有时候还不只“黑幽灵”一个,还有另外三个人,在巴斯廷要塞的时候就打扮成商人和普通民众,别人都围着大锅巴巴地等着补给的时候,他们几个的目光却四处乱窜,寻找着自己的身影,伺机动手。

那些法师猎手素来以行动迅速、冷酷无情著称,不管逃到天涯海角,他们总是会找上来的。要不是他及时发现了对方,赶紧转移。要不是他给裤子附了魔法,让它又好看穿起来跑得又快,脑袋早就搬家了。

——那是杨朗的宝贝,“杨先生的妖法裤”。

在逃离巴斯廷要塞的路上,杨朗干掉了他们之中的一个人,从那人身上搜到了行动名单。羊皮纸上还写了维兹贾塔们的名字,他们是三人一组行动的。那个被他侥幸弄死的倒霉蛋是小组的头目,本来杨朗还期望剩下的两人失去头领各自散去,可剩下的两人却表现出了难以置信的坚韧不拔,从巴斯廷要塞一直追到了永恒森林。

那几个人都是使刀剑的,那么,那个使弓的是谁呢。赏金猎人吗?

杨朗始终想不明白这一点。

雪不知何时停了。杨朗把羊皮纸揉成一团,塞进了法袍无数的暗袋里。他不能把它扔下,也不能把它就地烧掉——那会暴露他的行踪,让那几个杀手——

不必了,他们已经找上来了。

一个刺客突兀地出现在杨朗面前,拔出了腰间的利刃,将他逼退。那家伙嘴角、鼻孔、眼角都残留着干结的血块,双眼血红浑浊,看起来就像一具会动的尸体。

杨朗是个“规规矩矩”的恩奈德法师,并不擅长战斗,不是所谓的“秘法师”。他能把刺客们的小头目弄死,一靠运气二靠伏击,三靠一把附魔小刀。可惜那刀上的驱魔法术只生效一次,再用就得重新附魔了。

刺客并不跟他多话,一手按住杨朗肩膀,另一手举剑便刺。附魔师急中生智,格开刺来的剑,身形一矮搂住刺客的腰将他按倒在地,随手捞起一块石头,照着脸砸了下去。使出狠劲砸了十多下以后,杨朗心想这下不死也该晕过去了,就收了手。那家伙五官已经被砸得血肉模糊,却横生出一股蛮力,将杨朗推出去老远,撞在大树上,撞了个七荤八素。

枝叶上堆积的雪被猛力一撞,簌簌而落,把他埋在了雪里。

附魔师脑子还没从这一推一埋中清醒过来,便有只灼热的巨爪突破雪堆掐住他的脖子,又把他提了出来。

那个刺客早已面目全非,他自己的头耷拉在一边,一颗长着漆黑弯角的脑袋从那人的颈侧和锁骨间挤了出来,喷吐着恶臭的硫磺气息。是恶魔——那刺客早就死了,一头恶魔占据了他的躯壳,来取自己性命。

“我……错了……我不该……帮……那女的……附魔……”杨朗脖颈被掐住,艰难地说。他知道这话根本唬不住恶魔,只是嘴里多讲一点废话意图拖延时间,好准备点什么能脱身的法术。然不巧的是,他忘了这家伙还有一个队友。果不其然,另一双灼烫的利爪将他背在身后偷偷比划施法手势的双手紧紧扣住,让他什么也不能比划了。

这下完了。

恶魔的爪子在一点一点地收紧,缺氧的大脑已经管不住自己,过往的记忆一点一点地涌上来,覆盖现实,把永恒森林染成崔斯特姆郊外的寒冬。

杨朗已经不记得自己是为何离开仙塞到坎杜拉斯定居的了。他只隐约记得自己有个哥哥,他们二人相依为命。哥哥不苟言笑,一年四季都是黑衣服,靠打猎为生。

在小杨朗生日那天——那是难得的比较清晰的记忆,却不记得是几岁生日了——他穿了鲜艳的新衣服和哥哥在寒冷的冬夜里围在炉子前吃长寿面,他还小,不会用筷子,用勺子捞不到面条,一直哭,哥哥就手把手地教他用筷子。

就在他终于把长寿面吃到嘴里的时候,有什么红红的、很丑的妖怪冲进来,哥哥去摘墙上的弓,大呼着让他快逃。

他就听话地逃了,后来被收养,被发现还有一些魔法的天赋,被送到撒瑞圣所,却再也没见过哥哥。

哥哥肯定死了。

现在自己也要死了。

妖法裤也救不了他。

不远处那个漆黑的人影又再出现,他挽起了弓,瞄准了恶魔的心窝。

如果你想阅读往期的多玛之书,可以点击这里进入多玛之书专栏页面进行查看。

本文来源:凯恩之角

跟帖25条跟帖

跟帖成功,查看我的跟帖

    热门跟帖

      最新跟帖

          跟帖成功,查看我的跟帖

          意见反馈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