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爱玩网,独一无二的你快来取一个独一无二的昵称吧!

凯恩之角 多玛之书:唤魔师杰泽布的醒悟

多玛之书:唤魔师杰泽布的醒悟

在恶魔大军中,有那么一群巫师会的法师,他们看起来弱不禁风,却能召唤地狱犬和使用火球术来阻挡英雄的步伐。今天的故事,就从其中的一位开始......

本文作者凯恩之角 西红柿精,转载请注明出处!

之一

我是去年加入巫师会的,我知道他们都不是什么好鸟,但我没办法,我的家人都被恶魔杀害,我不能让我老婆看见“落枕瘸子” 都害怕半天。老婆不敢说“僵尸”二字,只敢用“落枕瘸子”来形容它们。仿佛僵尸会听见她的话,过来抓她似的。

巫师会的衣服很丑,能戳死人的尖顶帽子,要么紫配绿,病殃殃的,要么就黄得好像条咸萝卜,伙食又差,面包掺糠自不必说,但是那粗劣的食物管够的吃,还准外带,有时候还能吃到些肉,浮在汤里,手指甲般大。

他们教我些魔法,我学得会——还真不是谁都能会的,我亲眼看见有个和我一起入会的家伙,因为学不会丢火球而被赶出教室,然后我就再也没见过他。后来我听着有人传说,那天高层分鲜肉吃了。

——老婆说一定是我太蠢所以才没分到,我说我要是人精还能娶你。

之二

以前村子里信萨卡兰姆的一个老头说,和恶魔勾结的人也会下地狱,变成恶魔。我觉得说的就是我。现在我已经学会召唤一种很丑的地狱生物,学名太长,我一般叫它“剥皮狗”。

老婆说你不要把那鬼玩意儿领回家,别吓着你女儿。我说没事,它乖得很,让坐就坐让跑就跑,让它咬谁就咬谁。后来有一天,它赶走了一个不知怎么摸进来砸我们家罐子偷东西的人,我门家的粮食和我老婆的嫁妆可都藏在那些罐子里。老婆高兴极了,给剥皮狗取了个名字,那是我们商定好了如果生男孩,就给儿子取的名字。

之三

现在要是哪个学徒太蠢,也是会被叉出去。只不过现在能分到鲜肉的人是我,我是他们的“恶兽召唤者杰泽布大师”。我们家可以吃饱了,可我老婆还是害怕。僵尸已经是过去式,她早就习惯了。来往于我身边的东西令她害怕。只有半人高而满嘴尖牙的恶魔小孩,无数尸块缝补而成的巨怪,没了半截还满地乱爬的尸体,老婆说我变了,她才变了,越来越胆小。女人天生就是胆小。

我想和她再要一个孩子,因为女儿不久前被我献祭了。

她不。

不就不吧,那种事儿也强迫不来。我可以去让下面的人去找附近农民家的孩子。

之四

现在我有足够的力量来保护我的家人。虽然代价不小,但一切都是值得的。

放屁。

我们好像总是在奴役妖魔鬼怪,实际上却只是它们的牺牲品。我在崔斯特姆是他们的头儿,却还得听命于麦格妲。麦格妲却在东边向彼列俯首称臣,彼列又是迪亚波罗的……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让那几个大恶魔君临天下,我们之于他,我们所召唤的恶魔,不过是牧场主叫你帮他放一头牛犊。

在这个世界上我渺小得还不如一粒沙。

我已经很久没回家了。我家现在住在新崔斯特姆,有个信萨卡兰姆的老头总在我家门前溜达。

我老婆见我就像见了鬼一样。她看我的眼神好像在看她嘴里说的落枕瘸子。我不笨,我还是回我原来的地盘好了。可是我走了,谁来保护她啊。和恶魔勾结的人,可是要下地狱的。

之五

最近的我都在李奥瑞克庄园,指挥抓来的民夫把场地清理出来,看看还能不能挖出什么皇家宝贝。

有个射箭的家伙闯进了我们的作业现场,我隐约觉得是当时摸进我家砸罐子的那个人。他的箭雨,就连巫师会所能弄出来的最厉害的尸怪都无法抵挡。他离我还很远,但我知道我跑不了了。

我看见了他的徽记。是猎魔人。

我听过他们的传说。对的,有的人遭遇不幸,会从悲伤与恐惧中崛起,愤而复仇,那是别人;有的人则会躲进加害者的羽翼,苟延残喘——而这是我。

而等我终于把一切都搞明白的时候,已经太晚了。

之六

“让你见见血,垃圾!”

相关阅读

多玛之书:来自深渊的猎魔人与他的邪秽之精

多玛之书:重返至暗的崔斯特姆

本文来源:凯恩之角

跟帖26条跟帖

跟帖成功,查看我的跟帖

    热门跟帖

      最新跟帖

          跟帖成功,查看我的跟帖

          意见反馈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