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爱玩网,独一无二的你快来取一个独一无二的昵称吧!

凯恩之角 《凯恩之书》赏析第十部:部族战争

《凯恩之书》赏析第十部:部族战争

特别说明:此篇系列文章只针对书中重点内容进行概括介绍及点评,不对全书进行详细完整翻译 。当你对其中的各种历史名称出现疑问时,请访问暗黑百科,帮助完整了解暗黑历史!

本文作者凯恩之角 高铁动车侠,转载请保留作者及出处!

法师部族战争

在原罪之战过后的几十年间,Kehjan 的人们十分希望能够摆脱这场天启浩劫的阴影,于是他们把这块地方改名为 Kehjistan(凯吉斯坦)。

天人化生,万物滋长,在这片大地逐渐复苏的季节里,法师部族们再一次地掌权了。由于三一神教和圣光大教堂给Ennead部族和Ammuit部族上了最为深刻的一课,法师们现在认识到,说什么也绝对不能再去召唤地狱的恶魔了。而且,为了我们自己好的话,应该让天堂和地狱永远不要再来干预凡人的世界。

在原罪之战以前,共记有7个规模较大的法师部族和另外7个较小的部族,而在那之后,只有原先三个最主要的部族延续了下来,就是 Vizjerei、Ennead 和 Ammuit 了。况且,这次又是Vizjerei部族蓬勃发展,最为人丁兴旺,数以千计的女巫都被他们招致麾下。

让我们重新审视一下这个时期的历史进程,你会感到Vizjerei部族的兴盛是那么地不可思议。根植在他们的巨大成功背后的因素,究竟是什么呢?——咒术和召唤。甚至可以豪不客气地说,这个时代的和平与繁荣,某种程度上是建立在前几代法师们对恶魔的奴役之上的。

毋庸置疑,现在Vizjerei部族的一切行动都要经过严格的“审批”。因为其它法师部族十分清楚,如果情况再一次失控的话,杯具必将会重演。

原罪之战中耐法兰和天使恶魔们翻云覆雨的惊心动魄的真相被隐藏了起来,大众们被告知,那些死去的人们是被某种瘟疫给夺去了生命,而那些删除了记忆的开眼者们也“确认”并“巩固”了这一说法。但还是有少数人知道真相的,他们从中认识到,盲目信仰和宗教狂热并不能避免灾难的发生。事实上,善男信女们皈依宗教还没有多久,原罪之战立马就爆发了。

于是,在庇护所世界里,“信仰”再也没有了它的立足之地。群众们现在只相信自己雪亮的双眼,宗教迅速地萎缩,人们纷纷拜倒在法师部族的石榴裙下,因为法术仰赖的是定性的经验和定量的计算。随着整个王国都开始崇尚逻辑推理和实践研究,再一次地,Al'Raqish——法师议会,洋洋得意地与东部首都Viz-jun的王室成员们一起统治了这片土地。

现存的历史记录告诉我们,随着恐惧的阴霾渐渐散去,人们迈进了一个灵感、研究,以及启迪的时代。哦~~只恨自己晚生了五百年啊!我们仅能靠想象去描绘那个时代的美妙:法师们穿着华丽丽的袍子在大街上招摇过市,回头率直接爆表;高楼大厦拔地而起,文明如雨后春笋般,遍地开花。

《凯恩之书》赏析第十部:部族战争

然后呢,在这史无前例的和平与繁荣的光景中,坑了我们的,自然又是Vizjerei部族。最早的线索来自于在卡迪安附近的一所Ammuit学院废墟中发现的匿名信,应该是某个Ennead部族的官员寄来的:

我下面要说的属于最严格的保密等级。

我们最可靠的消息来源汇报了这样一件事:就在两天前,窃听到5名高阶Vizjerei法师在Yshari圣所深处最隐蔽的密室里,他们吟唱着咒语,毫无疑问地是在进行着召唤仪式。很快就有一阵微弱的震动,随之而来的是撕破喉咙般的尖叫。进去的5名法师中,只有3人出来了。

无需多言,此种行为显然是绝对无法接受的。Vizjerei无视多次警告,一意孤行地重复过去的罪孽,他们的所作所为终将毁灭我们辛辛苦苦构筑起来的一切。我方决定采取行动了,Vizjerei很快就会躺进他们自己掘好的坟墓中。我有理由相信,在这种事态下,我方可以得到贵方的支持和援助。

真心希望您能批准这个请求,因为,是时候该一劳永逸地终结Vizjerei的鲁莽和轻率了。

有证据显示,在这封信之后,Ennead和Ammuit部族就立刻派出刺客去暗杀Vizjerei的高层。然后作为报复,他们自己的一些官员也被Vizjerei残酷地杀害。

之后冲突迅速升级,其导火索是在一次Al'Raqish法师会议上,部族代表们的争执发展成了斗殴,并最终导致多人死亡。

很快地,三个部族的成员们纷纷血染街头。暴力冲突达到最高潮时,Ennead和Ammuit在卡迪安集结了兵力,席卷了Vizjerei在Viz-jun主城的大学院。当尘埃落定,整个学院里连一堵墙都不剩,连一个活口都没留下。于此,所谓的“法师部族战争”正式拉开了序幕。

战火在东部大陆持续蔓延,Vizjerei管理委员会放弃了他们的首都,转而隐藏起来,悄悄地致力于巩固自己的实力。Ennead和Ammuit则歼灭了一些落单而孤立的Vizjerei战士,然后,这两个部族集结起他们的联军,向Vizjerei的主力发起了进攻。

由于数量上的绝对劣势,Vizjerei很快就被包围了,看起来他们正命悬一线地在灭亡的边缘徘徊。就在这个时候,Vizjerei咒术师们的计划终于真正浮出了水面——他们使用了其它部族根本不敢触及的武器:恶魔。

随着大量Ennead和Ammuit的部队被杀害,胜利的天平就此倾覆。来自燃烧地狱最深处的恐怖魔物们踏着无数对手的尸体,杀出一条血路。Ennead和Ammuit联军丢盔弃甲,被一路逼着退回了首都Viz-jun。

在这里我要着重讲一讲两个兄弟,赫拉森(Horazon)和巴特克(Bartuc),因为他们影响了整个法师部族战争的最终结局。下面的叙述是来自于赫拉迪姆之书中,由我的祖先杰瑞德·凯恩所亲授的极少数文献之一:

巴特克是一个极其残忍的法师,他在屠杀敌人时嗜血成性,因此还赢得了“血腥督军”的绰号。据说他的盔甲中注入了恶魔的知觉。在法师部族战争末期,巴特克大杀特杀,无人能挡,不但令他的敌人们闻风丧胆,连己方也渐渐对他开始感到恐惧。

而他的兄弟赫拉森,一个乐于摧毁恶魔们的意志的法师,意识到巴特克走的,是一条不归路。恶魔的腐化在Vizjerei部族中蔓延滋长,巴特克持续不断地召唤出的地狱爪牙们处于完全失控的状态,毁灭它们前进道路上的一切。巴特克将恶魔视作我们人类的主人,而对它们的忠诚将换来慷慨的回报。赫拉森断定,即使Vizjerei最终赢得了战争,文明也将不复存在了,而留给整个部族的,要么是死亡,要么就是沦为燃烧地狱的奴隶。

因此,就在Vizjerei靠着恶魔的力量稳操胜券的时候,管理委员会决定免除巴特克的一切职务。紧接着,巴特克当仁不让地倒戈相向,内战就在这个多灾多难的部族中爆发了。在不计其数的惨烈战斗之后,巴特克的部队占据了上风,然后,血腥督军便向Viz-jun吹响了征服的号角。

巴特克与Vizjerei之间的最后一战在首都Viz-jun高耸的大门前展开了,正当整个部族都快要在巴特克面前全军覆没的时候,赫拉森站了出来,接受他亲兄弟的挑战。

这对兄弟之间灾难性的激突使得Viz-jun的城墙轰然倒塌,而城市也被夷为平地,更有成百上千的人们失去了生命。

但当战火停息,硝烟散尽,而那不洁的血雾也逐渐褪去的时候,赫拉森正站在他的兄弟——血腥督军巴特克——那满目疮痍而血肉模糊的尸体旁边。

在巴特克死后,悲痛万分的赫拉森敏锐地察觉到,召唤术才是杯具的根源。他明白,只要燃烧地狱的爪牙还能进入这个世界,那它们对人类灵魂乃至整个文明世界的侵蚀,就永无休止。

我的祖先留下了有关赫拉森的一段十分有趣的后记,他说:“在Viz-jun的那场战斗之后,赫拉森给自己建造了一个藏身之地,那就是我们所知的神秘避难所。这是一个绝佳的隐蔽处,地狱的眼线无论如何也找不到这里。在那里,赫拉森过着与世隔绝的隐士生活,静静地钻研着奥术魔法,并最终逐渐淡出历史的舞台,成为又一个疑团笼罩的传说。”

尾声:抛开赫拉森的命运不谈,从图片记载中我们了解到,宏伟的Viz-jun都城彻底化作了一片废墟,而法师部族们的集权统治也迎来了它的终结。曾一度被人们顶礼膜拜的法师们,如今遭到了被流放的命运,而且在一些极端例子中,他们还被公开处以了极刑。(事实上,幸存的Vizjerei法师们史无前例地宣布他们将永久放弃召唤法术。为了确保这一项法令得到贯彻落实,还特意部署了被称作Viz-Jaq'taar的法师杀手,将一切变节的法师们统统消灭。)有许多法师从城市里逃出去,来到一些偏远小镇上艰难度日,更有甚者,干脆逃到深山老林或戈壁荒漠中去了。当然,还是有少数部族保留了下来。即使在今天,零零星星的一些Vizjerei法师依然健在,只是惨淡经营着他们苍凉的际遇罢了。

如你们所知,物极必反,历史总是在惊人的相似中波浪式前进,螺旋式上升的。战后,信仰又再一次地凌驾于魔法之上,成为了时代的主导。由于法师们对力量的无限渴望实在令人作呕,暴怒的Kehjistan市民们洗劫了他们的财产,并将他们的堡垒尽数拆毁。在这其中,只有卡迪安的Yshari圣所幸免于难,因为它的地理位置相对较为偏僻,所以没有受到这场暴乱的波及。总体来说,在Kehjistan的几乎每个角落,都有大量的奥术图书馆,以及不计其数的晦涩难懂的书卷被销毁,而且还通过了一项法律,明令禁止魔法的使用。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法师们的辉煌时代,就此画上了一个句号。

下回预告——第十一话:黑暗流放!

本文来源:凯恩之角

跟帖0条跟帖

跟帖成功,查看我的跟帖

    热门跟帖

      最新跟帖

          跟帖成功,查看我的跟帖

          意见反馈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